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翔】遇狐

佛渡世人,却唯独不肯渡我。

00.
“为何不肯渡我?”
佛堂正中跪着一个玄衣男子,他剑眉星目,看上去英俊潇洒,却又因为双手被束在身后显得狼狈不堪。那双眸子里带着血气,像从深渊爬出的厉鬼,他狠狠地盯着那佛,不甘不忿又无可奈何。
须臾后,一声悠长的叹息从天边传来,接着便是那佛开了尊口——
“你杀伐太过,我佛无法渡你。”
佛慈悲地看着跪在那里的狐妖,心生怜悯,曾几何时这狐也是天真过的,以为佛可以庇护他,即使自己吃不饱,也要叼一些吃食来进贡,可佛是不需要这些的,它只渡它该渡之人,而这狐显然不是它能渡得了的,天生的煞星,已是无药可救。
男人看着佛悲天悯人的模样,竟是痴痴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张狂,笑到最后眼角都悄悄流下两滴泪,只是谁也不曾看到。他安静下来,满脸的悲哀,看向身旁人的眼睛里都是死寂,那种耀眼的光芒不见了。
“你可愿渡我?”狐偏头看站在他身边的男子,白衣翩翩,手中却拿着一把战矛,那人没有看他,不知道是不忍心还是不愿意,他没有回答他,狐只好叫了他的名字,“叶修。”
叫叶修的男子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用左手摸了摸狐的脑袋,狐眯了眯眼,像是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段时光,他没有命劫,叶修也不需要证道,他可以肆意地在叶修身上打闹,他甚至可以偷偷地吻一吻他,只是现在这些他们都不能做,他唯一想的只是叶修能渡他。
“佛不欲渡他,那我叶修便渡,这命劫由我而起,自当由我而去,修自请十世轮回,换孙翔安康。”
“罢了,六根不净,你且去,这狐你便渡了吧。”
狐望向男人,眼里是比刚刚更深刻的悲哀,用十世轮回渡一个他,当真值得吗?他不知道也来不及问,他这一生都在为了如何留在叶修身边而努力着,可最后终究还是把那人弄丢了。

01.
叶修以身度化了孙翔,那因为杀戮而沾染上的业果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轻松过,不用背着厚重的包袱前进,只可惜他却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是用叶修的十世轮回换来的。
他想,他必须去找叶修,不做什么,至少要看着他平平安安的。
可世间之大,他又如何知道那人身在何处?容貌是否发生了变化?甚至是名字是不是也发生了改变......这些他都不知道,他只是在这世间寻找着,每到一处便要打听有没有出生就伴有天象的孩子,等待他的结果总是不太好的,所有人都告诉他没有,让他甚至都要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是佛派来的,就是要他永远也找不到叶修,让他尝尝等待那种煎熬的滋味儿。
结果这第一世,等到孙翔找到叶修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座早已无人问津的坟墓,那墓碑上赫然雕刻着“叶修”的名字,而那生辰年岁竟是十五岁,怪不得他总是找他不得,原来这一世叶修竟然是如此英年早逝吗?
孙翔拨开那坟前的野草,眼眶不知为何有些发烫,原本以为早已干涸的泪腺,竟然生生滴出一滴泪,落到干涸的土地上印出深深的痕迹,他蹲下身子,吻了吻那石碑上的名字,起身便离去。
在毗邻的镇子上,他得知了当年的一部分真相,叶修是因为诛九族的大罪被连累的,当他问道是什么罪时,却无人敢再出声了。孙翔不蠢,当然也猜到了背后的厉害关系,必定是有当权之人在背后搞鬼。
暗地里寻找当年陷害叶修一家的主谋,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所有线索都指向了丞相家。若是依照他从前的性子,没有什么是以杀止杀解决不了的问题,只可惜现在他不敢了,因为他所有曾经结下的因果统统都会报应到叶修身上,他只能悄悄地收集证据,甚至为了不引起怀疑,变成狐身被丞相在宫里做妃子的女儿养在身边,才慢慢收集到了足以让丞相一家彻底覆灭的证据。
私藏龙袍、通敌、身为宫妃却与旁人相奸.....
无论是哪一个,都足以让皇帝大发雷霆,诛之九族,孙翔将那些证据全部都偷偷放进了皇帝的御书房,皇帝果然龙颜大怒,立刻便派人去了后宫,丞相女儿被抓了现行,后面的事就跟孙翔预料的一样,曾经一个辉煌的大家族就这样被毁灭。
大仇得报,孙翔这才满意地离去,没有人会留意一只匆匆来又匆匆去的狐狸,这一次他没有感受到天道的惩戒,反而感受到天道降下的功德,这大概也是叶修算计好了的吧,毕竟从以前开始,这人的心思就多得很,而面对他的时候,叶修所有的算计都是在为了自己铺路。
不管是用轮回十世作为条件,去掉他身上满身杀戮留下的业果,还是现在留下一顿烂摊子给自己解决,就为了给自己攒下功德。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了的,佛为何不肯度我,只因我为妖,不为仙,而叶修现在做的事只是在为他最后成仙的道路做打算。

02.
因为叶修留给他的“烂摊子”,孙翔在那里逗留了整整二十年,再找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他的第三世了,也许是因为度化他的原因,每一世叶修都非常短命,最长的一世也不过是第二世的二十年,当然这一切都是司命星君喻文州偷偷告知的,这人曾经和叶修是好友,他自然是信他的,也因为喻文州的提示,这一次他没花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这一世的叶修。
四五岁的年纪,比起孙翔见过的任何一个阶段都可爱,可他到底也拎得清轻重,照着喻文州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变了个模样,便敲响了叶家的大门,看门楣的样子,孙翔就可以猜到这一世叶修的家境也是不错的。
“请问道长找谁?”开门的是叶家的家仆,一见是位道长语气也跟着恭敬起来,这世上崇敬修道之人,就连属于大家族的叶家也不例外,叶家在祖上也曾出过几位修道者,可后来就再没有过,这一次道长亲自拜访,许是看中了大少爷?
孙翔倒是不知道这人心里的弯弯绕绕,开门见山地问:“你府上可有出生就伴异象之人?我欲收之为徒。”
这年头被修道之人收为徒弟是值得人称道的事,更别说少爷才五岁,家仆一听孙翔的话急忙就把他邀进府里,还叫来了叶夫人和叶先生。叶夫人看上去是个精明的人,比起叶先生更谨慎有一些,先是让孙翔证明了一下自己修道者的身份,才肯相信他说出的收徒一说。
“再这样一来,我们家叶修就要拜托给道长您了。”
“不必客气,而且我也不会这么早将他带走,让他再陪您老几年,到他十五岁那年我才来接他,这样可好?”
“那就谢过道长了,我这小儿从小就顽皮,以后还请道长多费心。”说着就让身边的丫鬟去把被关小黑屋的叶修放出来,这孩子从小就是个不省心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给道长添麻烦。
“娘,”隔得老远孙翔便听到这么一声软软的声音,孙翔一眼便看到那个粉雕玉砌的娃娃,眉目间已经有了让孙翔熟悉的感觉,这就是叶修的小时候了,“这位先生是?”
“来,修儿过来,拜见你的师傅,这位孙道长以后就是你师傅了。”
叶修眨眨眼睛,潜意识似乎是不愿意认这个师傅,可他也觉得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他总是觉得自己和眼前的人,应该是更加亲密的关系,而不是现在这样以师徒相称。
“叫师傅啊。”
他听见母亲催促的声音,也能明白母亲的用心良苦,毕竟被一个修道者收为徒弟,意味着寿命的增长,没有哪家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长久的活着,他极早就记事,也记得当初一个算命先生说过的话,短命之相。
“叶修见过师傅。”
五岁的叶修跪在孙翔的跟前恭敬地叫道,可孙翔却没有一点儿高兴,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世占得便宜,在叶修轮回归来之后,铁定又要算到自己身上,左右都是要算到自己身上的,不如就将计就计,让叶修待在自己身边,或许会比较安全吧。
孙翔点头应了一声,摸了摸叶修的脑袋,尽管手都有些颤抖,但还是强装镇定地受了这拜师礼:“如此甚好,那我便待你十五岁再来接你,这十年便好好陪陪夫人先生吧。”说完他也不多留,不顾屋中众人的诧异的目光,旋身消失在了屋里,叶夫人、叶先生连连称奇,而叶修却觉得这人本该就是这样的,甚至应该比现在的样子更加恣意。

03.
十年的时间,对于一只狐狸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他如承诺中那样将叶修接走了,而那一年每一个去叶家参加宴会的人都知道,在叶修十五岁生辰的时候,一个道长坐着一只偌大的青鸾将叶修带走,那场面要多气派有多气派,一直到很久之后,这件事都还在为人津津乐道,那也是这世间最后一次看到修道者的踪迹。
这边人们还在兴高采烈地谈论这只青鸾的来历,那边孙翔已经开始赶人了,作为整件事的知情者,叶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该为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师傅而感到忧愁,至少他做不出这样刚请完人家帮忙就把人赶走这样的事。
“好了好了,你赶紧回族里吧,等他轮回完我让他回族里看看。”孙翔对着面前的青衣少年一点儿也不客气地道,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赶跑谁,只是叶修入轮回制式毕竟知之者是少数,若是被有心之人发现,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叶修不就完全没有生还的机会了吗?现在不比之前,肉体凡胎,还是要谨慎些好。
“前辈,那一帆就先告退了,若有事可随时传唤我兴欣,毕竟我们是叶前辈留下的亲信。”乔一帆向他鞠了一躬,便转身化为青鸾离去了。
叶修看着青衣少年再次变化为青鸾,也没有了之前的惊奇,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孙翔,眼底藏着的狡黠谁都没有发现,他盯着孙翔看了好半天,直到把人看得不太自在了,才开口问:“师傅也能变成青鸾吗?传说中有兽能变成人一说,从前修以为是话本上才有的,没想到今日却看到活的了。”
“你没见过的还多着呢,你师傅我可不是鸟人。”
“那师傅可愿跟徒弟坦诚相待?让徒弟见见师傅本来的样貌,修想师傅的原型应当更好看些才对。”叶修说着满脸期待地看着孙翔,这话说得孙翔是心花怒放,他从前就最爱叶修夸他原型漂亮,谁知道这人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偏偏还能说出他最想听的话,这种时候谁还说得出拒绝的话,别人或许可以,可孙翔不行,尤其是他面对的人是叶修的时候。
孙翔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略带埋怨地看了一眼叶修,那样子让叶修无端想起了自家母亲看向提出无理要求的父亲时的模样,甩了甩头,企图把这样的想法甩出脑袋,可叶修却惊讶地发现,那眼神竟然在他脑海里扎了根,一闭眼就能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
而孙翔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无意识地举动,就能在十五岁的叶修心里留下痕迹,很久之后叶修自己想起来,也不过是叹一句缘分,他和孙翔的姻缘及时开始的莫名其妙,可到底还是天定的,无论怎样,兜兜转转,最后还是最初的那一个。
叶修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周围的地面上都散落着自家师傅的衣物,可孙翔人却是不见了,虽然知道自家师傅不是普通人,但叶修心中的担心却丝毫未少。也不知是不是心里的担忧在作祟,叶修竟然直接叫出来他的名字,对于一向尊师重道的叶修而言,这大概是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可他还是做了:“师傅,孙翔——”
“乱喊什么呢?你师傅的名讳是你能叫的吗?还不快把衣服给小爷掀开!”孙翔的声音从衣服堆里传出来,“小爷”这个熟悉的自称让叶修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片段,但却依旧抓不住,默默把地上散落的衣服掀开,一双溜圆的大眼睛出现在他的眼前,接着是一身极其抢眼的白色皮毛,赫然是一只血统纯正雪狐,叶修从小就偏爱狐狸,这下看着地上趴着的雪狐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若不是想到这可能是他的师傅,估计现在他已经抱起来疯狂地摸他的皮毛了。
孙翔对叶修的表现是极其的不满意,从前这人看到自己的原型,是恨不得将他的毛给撸秃了才好,这会儿却是这种反应,是我孙翔提不动刀了,还是你叶修移情别恋了?
“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为师抱起来!”孙翔站起来,蹭了蹭叶修的裤脚,叶修看着他那口是心非的样子,笑了笑,弯腰轻轻将他抱起来,明明是想让人抱他,偏偏还是这种凶巴巴的语气,也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愿意被这种师傅奴役了。
“师傅,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去南边的嘉世山,我在那儿有座小木屋,总之你不学成不许下山!”孙翔说着还奶凶奶凶地朝叶修龇了龇牙,可偏偏他现在在叶修眼里就是只奶狐狸,没有任何威慑力,不过叶修还是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才让孙翔找回了点儿早就丢得差不多的脸面。
实际上孙翔是个不怎么负责的师傅,上了嘉世山,除了教导叶修如何筑基外,他再没有教过他任何东西,只是扔了几本秘籍给他,若不是叶修不管是轮回前还是轮回后悟性都是一等一的好,可能等到他寿终正寝都不可能有更大的成就,更别说什么筑基修道,长生不老了。
可叶修也不曾怨过,因为他能感受到孙翔其实是想要教导他的,可偏偏孙翔实在不太适合当师傅,每每叶修请教他问题,他思考的时间,叶修自个儿都能领悟了,久而久之叶修也知道自家师傅是个不怎么会教学生的,也不再主动去问了,只是偶尔遇到孙翔比较擅长的方面,他才会再去问上一问,顺便借个机会去看看孙翔。
有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就是个操劳命,忙完了自己的事儿,还要千叮咛万嘱咐师傅的事儿。
孙翔有个不大不小的坏习惯,看闲书看到一半总会睡着,叶修若是能注意到,兴许还能把他叫到床上躺会儿,若是叶修没注意,这人便能在窗边睡上一整天。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师傅似乎从来不知道自己睡着的时候,整个身体就像是死了一样,冻得吓人,这一点叶修也是偶然发现的,他甚至察觉到孙翔也并不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不然在面对自己如此惊慌失措的时候,不会也惊讶地询问起他来。叶修也想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孙翔生出别种感情的,可能从一开始便是吧,那天当他摸到孙翔有些冰冷的身体,面上虽然不显,内心却是心急如焚,还好这人现在还活着,每次一想到这一点,他都有种劫后余生的侥幸。
叶修推门进屋的时候,孙翔又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看了好久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轻轻地将人抱起来朝床走去,怀里的人似乎是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先挣扎了一会儿,便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好,又兀自睡去。这些年,叶修修为进步很快,若是不遇上同孙翔一级别的人,与之一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就意味着,他可以下山了,和孙翔一起。
“叶修.....”刚准备转身离去,叶修便听到孙翔在唤他的名字,不得已他只好又回去,却又听到孙翔的下一句话,他才知道师傅或许是又做了那个同样的梦,“你可愿度我?”
度?如今我连自己都度不了,如何才能度你啊,师傅。

04.
这几日孙翔总有些心神不宁,时常感觉有事发生,可他偏偏不能窥见天机,算不出这究竟是哪里遗漏的问题,这一世应当是叶修活得最长的一世,有他护着,好几十年就这么安稳地过去了,唯一不太好的是,几十年里,他们都没有下过一次山,也怪他太过担忧,怕叶修一下山就出事儿,才把他拘在这山上,如今他已然学成,自己也就不必担心了。
“叶修,明日你便自己下山吧。”
“师傅?你不与我一同下山?”叶修怎么也没想到这次会是自己一个人下山去历练,往常孙翔都是禁止他一人下山的,如今这又是为何?
“你应当自己去闯一闯了,为师能教于你的不多,正好为师最近要回一趟族里,不便带上一个外人。”孙翔很少会说这样的话,可这次他却说了,他分明的察觉到叶修对他那种不纯的心思,若是他们关系如常便就罢了,可这一世他们以师徒相称,若是做出什么事儿,怕是天道又会降罚啊,他赌不起,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做事不顾后果的孙翔了。
叶修可以不清醒,可他必须保持冷静,想好他们的所有退路。
“.....好,我明白了。”叶修开口地艰难,他不难听出孙翔话里的意思,可真正要去执行还是有些困难,为了避免自己临时反悔,叶修在那天晚上就离开了,去凡尘寻找他的大道,而孙翔留在了嘉世山。
叶修这一去便又是好多年,期间他回过嘉世山,可每一次都和孙翔擦肩而过,后来他索性就不回去了,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这世间。他想,如果没有那头恶龙,他当真不会再和孙翔见面了也说不定,那一天他和恶龙两败俱伤,金丹碎裂,脑海里似乎像是破除了什么封印,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他为什么会心悦原本是他“师傅”的孙翔,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狐狸,不都是因为他吗。
“叶修!”原本身在狐族的孙翔心头一颤,便抛下一大帮子人离开了,当他到达目的地时,只看到了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叶修,和他身上笼罩着的来自嘉世山下深潭中巨龙的恶臭,眼神里闪过一丝猩红,深吸了一口气才堪堪忍住身体里躁动的血气,他这样在心尖上护了这么多年的人,那家伙怎么敢?!
“孙翔,你来了啊,”叶修睁开眼,看着他曾经护着的少年,不知从何时已经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人,而他还要在这世间辗转不知多久,“唉,前两世我可是到死都没等到你啊,这一世好不容易等到了,结果你非要当我师傅,你说你该不该罚?”
“说这么多屁话,你快死了,知不知道啊?小爷我又得给你收拾烂摊子!”孙翔被叶修气到了,连刚刚落下来的眼泪都尴尬地停在脸上,不上不下,还是叶修伸手替他抹掉了。
“唉,你别哭啊,我时间快到了,下一世记得早点儿来找我,”叶修摸了摸孙翔的脸道,“这一世占得便宜,以后慢慢还吧。”说着叶修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连放在孙翔身上的手也垂下去,等到腿都跪僵了,孙翔在抱着叶修的身体慢慢站起来,满脸的阴沉,这种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还真是不怎么好啊。
将叶修葬在嘉世山顶,孙翔拿出他许久不用的战矛,到嘉世山下的深潭,把正在养伤的巨龙给搅了出来,这巨龙原本身上就背负了上千条人命,如今他便替这世人将这祸害铲除了。当巨龙咆哮着倒下时,天道再次降下大功德,孙翔整个人都沐浴在一阵金光中,他知道这大概也是在叶修的算计中的,用什么样的方式既能让他泄恨又能让他获得功德,待到功德圆满之时,便是他证道成仙的那一天。
傻瓜。

05.
等到孙翔处理完了恶龙的尸骨,想要去找叶修的下一世时,却被狐族的事务绊住了,如今的狐族族长周泽楷是他的好兄弟,他不可能把族里那些烂摊子扔给他一人处理,只好硬着头皮回了狐族,再次失去了找到叶修这一世的机会。
“文州,这样能行吗?”
“你不信我,也应当相信叶前辈的,这事情是他算到的,早在他入轮回时便嘱托好了,在他第四世时务必绊住孙翔,大抵是怕孙翔为他再犯杀戒吧,毕竟叶前辈这第四世到第九世着实过得不怎么样啊。”喻文州看着司命簿上叶修的后面几世,缓缓开口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若是这几世当真被孙翔看到,叶修这十世的轮回怕就是白入了。
狐族刚换族长,需要处理的事务尤其多,等到孙翔协助周泽楷处理完那些杂事,再去凡间找叶修时,已经是叶修的最后一世了,如果孙翔仔细一些便会发现,叶修第四世到第九世中间只间隔了短短的百年,这就意味着这其中的每一世,叶修都没有活过二十岁,到后来孙翔看到那些遍布叶修神魂的伤口时,才知道这几世叶修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也难怪他要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去找他,这要是被他看到,指不定要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这最后一世,当孙翔找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叶修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有许多功勋的大将军,可偏偏皇帝生性多疑,最忌惮他们这些功高盖主的武将,因此在朝堂之上从不给叶修轻易发言的机会,孙翔除了替叶修不忿之外,只能夜夜进入叶修的梦境中与之相会,以缓解他心中的抑郁,可时间一久,叶修便又开始拐弯抹角地套他的话,孙翔哪里是叶修的对手,才入梦没多久,面子里子都给套了个干净,自从知道孙翔本体是只狐狸以后,叶修就变着法儿的想让他变成狐狸的样子,孙翔哪里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歹也是跟着他过了几世的人,看着叶修眼底藏着的光芒,他大概就知道叶修的想法了,不就是又想把他的毛撸光吗?
“孙翔,当真不可以吗?”
“不行,除了这个要求以外都可以。”
“哦?是嘛,”叶修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表情激起了孙翔野兽的本能,现在他只想赶紧从这个该死的梦境里面脱身,可叶修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把揽过想要逃跑的某人道,“怎么才能在现实中见到你?”
“醒过来就能见到小爷我了。” 孙翔轻轻叹了口气,每天隐身藏在这人身边也是很累的,如果可能谁不想真实地跟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呢?
叶修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的人,眉目看着比梦境中更加清晰,他伸手慢慢描摹着他的轮廓,像是在完成一件历经了好几个轮回都没能完成的事,为什么会如此喜欢一个人呢?明明他只是偶然出现在他身边的精怪,可是他如今却是想要独占他,想让他只看着自己。
“嗯?你还真醒了啊?现在还早呢,我又不会走。”孙翔揉揉眼睛看向叶修,微湿的眼睛让叶修心底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却被他强行压下,把人吓跑了就不好了。
“你困了?过来,躺我身边睡。”叶修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原本他是以为孙翔不敢睡过去的,谁知道这人麻溜地翻身就上来,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小小的鼾声,叶修不禁失笑,是他自己没什么魅力了,还是孙翔太相信自己的定力?不过这样的要求都答应了,应当是有希望的吧,叶修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击了个掌,庆祝一下第一战的胜利。
06.
清晨孙翔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不在了,按照前些日子他的观察来看,这人应该是去上早朝,不过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一点就值得深思了,当今皇帝陛下对叶修虽然忌惮,但是还没有猖狂到敢在这种时候派人杀掉叶修,毕竟这朝上,除了叶修之外,已经没有人能够与狄人匹敌了,这个文弱的国家没有了叶修便岌岌可危。
“在想什么?刚过来你都没看到。”孙翔被人从身后抱住,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他也不挣扎,甚至顺从地靠进那个温暖的怀抱。
“想你为什么回来晚了,皇帝为难你了?”
“那倒没有,只是前几天边疆又不安分了,陛下让我去戍边,这一去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那有什么关系,小爷同你一道去便是了,说不定能帮上忙。”
原本叶修是不同意的,偏偏拼不过孙翔的软磨硬泡,最后只好妥协:“可以是可以,明日一早陪我去一趟报国寺,我去拜拜,让佛祖保佑保佑你这个傻子。”
“我不信佛的,叶修。”他不肯度我,我为何还要信他?
“不信?我也不信,可好歹给自己一个念想,就当陪我去。”最后孙翔还是陪着叶修去了,站在偌大的祠堂里,他只觉得讽刺,不过就当是为叶修祈福了,佛不度我,可好歹也要度叶修吧,如果佛能再次听到他的愿望,他只希望这最后一世叶修能平平安安地度过。
几天之后叶家军出城,孙翔因为没有明确的身份,不甘不愿地变成白狐被叶修抱在怀里,这去边疆的路上也是没有一刻平静的,先是遇到刺杀,后是军队的行军路线被出卖,处置了几个奸细,这才有惊无险的到达的边疆。
等到达了那座边塞之城时,叶修才意识到真实的情况比皇帝所说的还要严重很多,如果这一次他没有带上孙翔,那么他不可能在预定的时间里到达这里,而那时边城将破,他要么战死,要么因为战败回到京城受到制裁,左右逃不过一死,当真是好计策,连整座城的百姓和士兵都可以被当做棋子,只为了能够有理由将他置于死地。
孙翔被勒令待在帐子里,实际上叶修说得没错,战场上刀剑无眼,这不过才几天的时间,伤亡人数已经有很多,甚至就连叶修自己也中了箭,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到底是伤了根本,若是再上战场怕是会出现什么致命的问题,因此他向叶修提议自己代他上战场。不用说,这个提议只说了一半就被叶修拒绝了,不过会轻易放弃就不是孙翔了,翌日,孙翔仗着叶修是普通人,把他施法变成了白狐的模样,而自己幻化成叶修的模样代替他去了战场,不明原因,叶修不愿意让孙翔面对那些杀伐的事情,就像是这样会平添了他的罪孽,可现在他无力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他骑在战马上,手里拿着的是叶修那把奇奇怪怪的武器,他见叶修用过几次,应当是很趁手的才是,他手起刀落之间竟然是比叶修更加浓重的杀伐之气,敌人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他不躲不闪,甚至隐隐有种更加兴奋的感觉,孙翔压抑了很久才把心底那丝嗜血的异样压下,他不能在这里让叶修所有的成果功亏一篑。
他要胜,要没有任何损失的胜,他要叶修继续活着,也不要自己再次堕魔,他就是要和天道争个高低,他不信命,不信道,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信叶修而已。
孙翔在战场上越战越勇,却没有发觉正在他头顶悄悄聚集的雷云,他的功德即将圆满,劫云已至,就等着最后的雷劫了,可这注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雷劫,毕竟孙翔曾经是一只差点儿堕魔的雪狐啊。
天边一声巨响,雷火应声而下,一道一道砸在孙翔的身上,他的身边似乎升起了一道屏障,将外物与他隔绝了,毫无办法他只好一道一道硬生生地抗下那些雷火,即便是再疼也不吭一声。此时叶修早已因为这提前而至的雷劫恢复了记忆,看着雷阵中痛苦的孙翔,他心中升起一阵无奈,这小子总是那么喜欢惹麻烦,现在总该知道教训了,他最后一世的死劫被孙翔替他挡了,天道不会善罢甘休,唯一还能从中作梗的就是这雷劫,不过幸好他的功德够厚。
最后一道雷劫似乎是承载了天道所有的怒火,孙翔举起叶修当年送他的那把战矛却邪站在雷阵之中,直直地朝着那雷光挥去,刹那间宛如天崩地裂,那雷阵中一片火光,像是可以燎尽这荒原。待到那烟雾散去,叶修才进入那屏障中,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孙翔,他身上是渡劫成功以后才会出现的紫光,身上的术法因为主人身体的羸弱而消失,叶修蹲下身抱着伤痕累累的孙翔,低头温柔地道:“孙翔,我们要回家了。”
“你怎么才来啊?叶修,你可以回去了吧?”
“嗯,我带你回去,你现在好好休息,睡一觉。”

07.
因着孙翔的提前成仙,叶修也得以结束了他十世的轮回,天道最后还是承认了孙翔仙的身份,即便这身份是叶修算计来的,而佛也对曾经不肯度化孙翔表示了歉意,可这些孙翔统统都不在意,他不在意天道是否承认自己,因为他只需要一个人承认就行,他也不再需要佛的度化和庇护,因为这些有一个人都可以给他。
而这个人如今睡在他身边,他不用担心他再被人抢走,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他可以堂堂正正地拥有他。
“在看什么?很好看?”
“少臭美了,谁在看你啊?”
“孙翔,哥可还什么都没说呢。”
孙翔背对着叶修偷偷笑着,这种幸福来之不易,他知道叶修为了自己付出了多少,即使他从来没有说起过,可他却偷偷看过他千疮百孔的神魂,那些伤痕不知道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留下的,那些痕迹,即使是药仙王杰希也无法根治。
每当他探进他神识中轻轻抚摸那些伤痕时,叶修总会反过来安慰他,他想人生如此便该知足了,有个人肯如此爱你。
“叶修......”
“怎么了?”
“我有没有说过,我心悦于你。”
叶修轻笑一声,揉了揉孙翔的头发道:“我,亦是如此。”
心悦君兮,君亦知。

评论(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