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2018李轩生贺/双鬼】10:00——焚雪(一发完)

 

 

第一次见到吴羽策的那一天,京城下了一整夜的雪,那袭红衣在白雪之中显得格外妖冶,像是傲立的红梅,又像是让人上瘾的罂粟。

 

 

 

01.

 

昨夜又下了一夜的雪,吴羽策半宿没睡,李轩躺在他的旁边毫无防备,好几次他都可以用力扼住对方的喉咙,可最后还是泄气地放下手。在这个漆黑的深夜,他不得不颓然地承认,他没办法对李轩下手,在这个男人身边越久,他就越不像自己。

 

三年前,接到阁主发出的任务,他从塞北回到江南,阁主似乎早就看出了他有离开的意思,所以承诺这将是他最后一个任务,如果能成功完成他就能脱离虚空阁,去寻求他一直以来渴望的自由,只是他从来都没想过李轩会成为他生命中的意外。

 

“羽策那么早久醒了?昨夜可有睡好?”吴羽策正望着床幔发呆,身体便被抱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胸前突然出现一条长长的手臂,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上,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

 

“醒了就起来,今日圣上不是召你入宫吗?”吴羽策冷淡地推开了李轩,穿着件单衣便起身了,取下挂在架子上的白衣披上,推门而去,完全不去管坐在床上一脸黯然的李轩。

 

说到底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一个王爷对一个戏子一见钟情,一个杀手对自己的目标日久生情。一个拼了命想吐露自己的心声,一个疯了一样只想保持着身体的关系却没想到心先一步沦陷。

 

等到李轩穿戴整齐出来的时候,吴羽策正在后花园里舞剑,剑风飒飒,余光瞥见李轩站在凉亭处看着自己,吴羽策身体一转举剑向李轩袭去,剑尖的锋芒逐渐靠近,李轩却依然没有要闪躲的意思,即便他敏锐得感觉到了一丝sha意。

最终,吴羽策的剑停在了李轩的喉结前,再深一点点便能见xue:“你想死就去找别人,别脏了我的剑。”

 

“我相信阿策不会杀我,不是吗?”吴羽策对李轩的自信啜之以鼻,但他也无法反驳李轩的话,的确他下不了手sha这个男人,这种煎熬的感觉就像是他同样心悦于这个男人,却因为很多原因无法宣之于口。

 

“愚蠢,你该走了。”吴羽策冷淡地转身,那样的表情都快要让李轩忘记,每天晚上在他身下婉转低吟的人是谁。

 

“那我走了,你好好用早膳,别为了跟我滞气什么都不吃。”

 

“我知道,你走吧。”

 

吴羽策面不改色地赶人,等到确认李轩真的离开之后他才转身进了自己的院里,每天这个时候阁主都会飞鸽传书给他,询问自己的任务情况,他已经逃避了整整三年,这一次估计是要下最后通牒了吧。

 

果然一进屋就看到书桌上蹲着一只熟悉的白鸽,它的小爪子上绑着一支信筒,他快步走上前去打开来看,很快就变了脸色。

 

阁主这是什么意思?

 

纸上只有一行字———

 

速回虚空阁。

 

02.

 

说到底只要他一日还未脱离虚空阁,那么他就没有权利反抗阁主的意见和想法,所以这一刻即使他有多不想回到那个压抑漆黑的地方,他还是必须回去。

 

他冥冥中有一种感觉,今天只要他再次踏进虚空阁,想要出来只能是他下定决心sha李轩的那一天了。

 

最后吴羽策还是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封诀别信,大概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吧,虚空的“鬼刻”一出马不si也得去半条命,也只有李轩这个命大的人能在他手里安安稳稳活三年了。

 

“李轩,江湖再见,勿念。”

 

把笔放回原处,吴羽策便踏着轻功离去,屋子仍旧是他初来是的模样,只可惜却再也等不到他的主人,从这一刻起一切终于可以回到起点,被拨乱的时间终于还是要继续转动的,说到底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何必辛苦和对方绑在一起。

 

回到虚空阁,阁主并不在,吴羽策只好回了他原来的房间,原以为三年未住已经是沾满了灰尘,却没想到仍旧是一尘不染的模样。

 

“这些年你不在,你的房间都是阁主亲自打扫的,所以很干净。”似乎看出他的疑惑,跟在后面的李迅出声回答道。他是最早跟着虚空阁阁主的人,了解阁主的所有事情,是阁主最信任的亲信,阁主对吴羽策地痴念,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无法避免,像是被施下了一种叫做吴羽策的魔咒,至死方休。

 

“那就多谢阁主了,”吴羽策的声音依旧没有什么起伏,似乎是在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阁主何时回来?”

 

何时?

 

你那李轩王爷下朝的时间到了,阁主就回来了,当然这种话人精一样的李迅肯定不会说的,只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句:“时间到了,阁主自然会出现,阿策就耐心等待吧。”

 

“你们是想软禁我?”

 

“软禁?阁主他舍不得的,只是让你冷静一下罢了,好好想想吧,你为什么会三年都下不了手sha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李迅把“无关紧要”四个字咬的很重,就是要让他明白,有的人注定命不同。

 

这根本不需要想,还能是什么其他原因吗?不过是sha手拥有了感情罢了,他爱上了自己的任务目标,所以再也没办法下狠手。

 

03.

 

阁主回来的时间很奇怪,是平日里李轩从皇宫回来的那个时间,但是吴羽策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在接到阁主的传唤时也只是和平常一样服从了命令,他似乎又变成了一个没有情绪的sha手,只是机械地服从着每一条指令。

 

阁主的书房在虚空阁顶楼漆黑的密室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在隐隐闪耀。

 

那个曾经收留过他的男人此刻站在他的面前,背对着自己,一声不吭地看着墙上的那副画像,吴羽策一眼望过去,心里陡然一惊,这不是三年前他刚被阁主收留时的模样吗?为何会……

 

“很惊讶?”虚空阁阁主的声音从面具下穿出来,沙哑而有磁性,如果不是吴羽策肯定虚空阁阁主不会被人调包,他甚至怀疑那声音里带着点儿李轩说话的味道。

 

“阿策不敢。”

 

“你该庆幸我是个念旧情的人,否则你知道你会是什么样子,不是吗?”

 

“多谢阁主宽恕,阿策定会将功补过。”吴羽策半跪在虚空阁阁主身后,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他总是这样一副忧愁的样子,却从来没有人能看透他的想法。

 

“将功补过?呵,你能sha得了李轩?”

 

“自然,请阁主再给阿策一次机会,若不能完成,阿策任凭阁主处置。”吴羽策自己心里也没多少把握,他觉得如果再次对上李轩,他自己依然毫无胜算,谁把谁的心攥在手里,谁赢的可能性才越大。

 

“那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三日后,圣上大寿,我将送一批舞姬进宫,你便混入其中,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是,阿策遵命。”吴羽策领了命令便转身离去,完全没有看到他身后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露出了他最熟悉的依恋,那是只有在李轩眼中才能看到的表情。

 

后来的两天吴羽策都没能见到阁主,只是在入宫的前一夜,阁主派李迅给了他一套舞衣,舞衣的颜色是绯hong的,像火焰燃烧的颜色,吴羽策看到那颜色的第一眼就想到了,无论是他第一次见到阁主还是第一次见到李轩的时候,都穿着一身hong衣,似乎是要把自己的生命全都燃烧给这两个对他都极其重要的男人。

 

04.

 

那一夜吴羽策整夜都没睡,他在回忆三年的无数个点点滴滴,到后来情不自禁地大笑到流泪,他和李轩一个是傻子一个是骗子,他傻到相信自己真的没有感情却轻而易举交付真心,李轩骗自己是罂粟闻过之后就上瘾,孰不知他自己才是最让人上瘾的。

 

才不过三天没有见到李轩,吴羽策就快要忘记应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他,是该冷漠还是该笑,亦或是就那样装作素不相识。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在宫门口和李轩相遇了,那个男人还是和往常一样谈笑风生,他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去而感到难过,这一点才是最让吴羽策难受的。

 

他是他的心尖人,而他却是他的陌路人。

 

吴羽策蒙着脸与李轩擦肩而过,在那一瞬间李轩突然回过头望着他的背影,那眼神中藏着深深的眷恋,似乎只需要一个擦肩,他也能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王爷,怎么了吗?”

 

“无事,只是看到故人罢了,我们也该走了,圣上的大寿还需要我等主持。”李轩把视线收回来,转身对着对面的人摇摇头道,有的事终究还是不可说。

 

皇宫里的虚礼太多,吴羽策待着不自在极了,他本就是江湖儿女,哪里会喜欢这样约束的感觉,能忍受也是因为任务罢了。等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等到吴羽策她们上去跳舞了,说起来他已经许久不曾穿过这样的舞衣了,最后一次还是与阁主初见的那一天。

 

礼乐响起的时候,他的身体不自觉地便开始飞舞,像一只即将破茧而出的蝶,拼命舞动着翅膀,绽放着别样的美丽。吴羽策的长相本就雌雄莫辨,再加上如今戴着面纱就显得更加神秘了,许多王公大臣都露出贪婪的表情,像是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入腹中一样。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李轩的目光也一直黏在自己身上,可是他不能在这样的时刻做出任何回应,他只能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今天应该做的事。

 

一舞毕,龙颜大悦,圣上开了尊口要赏赐这些舞女,所有人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只有吴羽策依旧没什么表情。

 

“听说你们还有助兴的节目?表演来看看吧。”

 

听到圣上这样说,所有舞女都纷纷退去,殿上只剩下了吴羽策一个,他放下一直挂在脸上的面纱,众人豆倒吸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吴羽策的美了,带着点儿英气又被那双含情的眼睛给柔软了轮廓。

 

“你要跳什么?说来给朕听听。”

 

“奴是要舞剑的。”

 

“舞剑?不错不错,那朕就看你能舞出个什么名堂来,来人把朕的好剑拿上来!”

 

吴羽策一拿到剑整个人的气质便不同了,充斥着铁xue的味道,那是只有在黄泉路上走过几遭的人身上才会有的,连剑锋都带着凛冽的寒气。

 

李轩是见过吴羽策舞剑的,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同了,像是多了一种能够踏碎虚空的气度,让他的剑都变得锋利能够戳穿任何一切事物。

 

当吴羽策举着剑向着李轩迎面飞扑上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舞得太美,没有人会怀疑他真的打算用这么短的时间去了结一个人的性命。

 

他的剑很锋利,只要再近一点就能穿透他的胸膛。

 

这一次李轩才真正意识到,原来吴羽策是真的想要sha他,那剑上的sha气不是骗人的,只是和上一次一样,他的剑还是停在了离李轩胸口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剑尖还在微微颤动,不难看出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逼迫自己停下。

 

 

“你想我si?”

 

“我输了,我sha不了你,李轩,”吴羽策手里的剑应声落地,圣上这才反应过来忙喊来侍卫护驾,“或许我真的错了。”

 

吴羽策很快就被制服了,他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反抗可以逃跑,可是他都没有,他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来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悲愤,他想要的得不到的话就算了,那他不要了。

 

在吴羽策要被压下去的时候,李轩还是出声制止了,他快步走到吴羽策的面前,捏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正视自己:“吴羽策,你爱过我吗?”

 

吴羽策沉默了好久,久到李轩觉得自己永远都听不到答案的时候,他开口了,清冷的声音淡淡吐出两个字:“爱过。”

 

爱过,好一个爱过啊。

 

“罢了,哪怕爱过也好,”过了许久吴羽策才听到一句悠悠的叹息,“圣上,放过他吧,这本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现在事情都已经有了答案,其他的就过了。”

 

吴羽策睁大了眼睛看向李轩,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楞楞地,久久不能做出反应。

 

“你当真就要这样放过他,他可是想要你的命啊。”

 

“他已经不会了,请圣上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他走吧。”

 

“罢了,随你去吧,来人把这刺客放开。”

 

吴羽策跌坐在大殿上,李轩站在他的身边,那双眼睛里是数不尽的严寒,他想他似乎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了,有一个地方被掏空了来不及补上。

 

“吴羽策,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京城似乎又下雪了,这一天比以往任何一天都下得要大。

 

05.

 

吴羽策是在半夜回到虚空阁的,他到酒楼喝了好几壶酒,直到酒楼都打烊了,他才摇摇晃晃地回了焚雪楼。眼前都是重影,他甚至不清楚自己试怎么一步一步走回虚空阁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剜掉了一块,疼得厉害,却什么都无法言说。

 

站在焚雪楼底下抬头看,原本应该是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却不合时宜的亮起了昏黄的灯光,他的眼睛突然又有了神采,连楼梯都懒得走了,直接从窗户上飞身进屋。

 

只是却没有见到他预想之中的那个人,不过是他的痴望罢了。

 

他余光瞥见坐在自己床边的阁主,然而他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下一秒就装作没有看到过的样子,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的事,直到阁主略微沙哑的声音从这个寂静的空间里传来:“怎么?你似乎很不欢迎我?我听说你和我之间的约定你还是没能实现?”

 

“阁主又何必在这里挖苦我?”吴羽策随意找了个离阁主远些的地方坐下,语气依然冷淡如往常,“我只不过是看上了一个人罢了,然而我对他却是动不得打不得。”

 

“呵,你们这些人自认为很懂情爱,然而懂又有何用,得不到也到不了,只是煎熬和折磨罢了,倒不如跟着我痛快。”阁主的声音从丑陋的面具底下传来,传进吴羽策耳朵的时候仍旧带着些熟悉的感觉,可他却完全没有想过其他方面的可能,比如阁主和某个人是同一个人。

 

“要sha要剐,阿策都没有任何意见。”

 

“我何时说过要sha你了?”不过是想将你占为己有罢了,某人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阁主没有给吴羽策再说话的机会,他直接把吴羽策带到床上,俯身便要去吻他,可是却被吴羽策偏头躲开了,一时间心中的火气在蒸腾:“你为了一个不在意你si 活的男人要忤逆我?”

 

“阿策不敢。”吴羽策没有去看他,如果他能看一看阁主的眼睛就会发现那里面的情绪很复杂,复杂到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看你是敢得不能再敢了。”事实证明没有阁主做不成的事情,只有他愿不愿意去做的事,当吴羽策被压在对方身下狠狠亲吻时,突然觉得没来由的委屈,他想过很多种被惩处的方式,却没想到会是这最屈辱的一种。

 

吴羽策突然不想反抗了,原本还妄图推开阁主的手停了下来,反正横竖都是这样的结局了,江湖儿女本就不应该在乎那样多,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那温暖的身体靠上来,他甚至有点儿贪恋那样的温度,这让他想起了李轩的怀抱。

 

在肢体的接触中,吴羽策突然触碰到一个硬物,他的表情从震惊到了然再到愤怒,只用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抬起手,不顾阁主诧异的眼神,缓缓抚上他的铁质面具,在想要揭开面具的那一刻,他的手却被握住。

 

“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想看看阁主大人还能再隐藏多久而已。”吴羽策轻轻推开阁主握着他的那只手,慢慢揭开了那张面具,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王爷李轩。

 

06.

 

“怎么发现的,我以为我掩饰得很好。”拿掉面具的李轩又变回了那个温柔的闲散王爷,他看着吴羽策的眼睛里仍旧满藏着爱意。

 

“我差一点儿就被骗了,但是今天你忘记把我给你的那块玉坠摘掉了,我亲手做的东西,怎么可能摸不出来?”吴羽策说完空气安静了一秒,然后便听到李轩憋笑的声音。

 

他似乎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之前送这东西出去的时候,他只说了是随便买的,可没说过是他亲手做的,这下什么小心思都暴露了。

 

“抱歉,今天吓到你了。”

 

“李轩,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接近我呢?”

 

“如果我用阁主的身份,你会喜欢上我吗?我只是想把你占为己有罢了,这个念头从我把你带回虚空阁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过,所以策划了那么多,最后也只是为了你一个人而已。”

 

听到李轩的话,吴羽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算了,即使一开始的出发点不同,可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吴羽策从来都是个爱恨分明的人,爱了就是爱了,无论你是哪种身份,只要你是对的人,即使是赴汤蹈火又有何惧呢?

 

他沉默了半晌,终于小心翼翼地探起身子吻了吻李轩的唇,你看,我们都是一样的,至少现在我和你一样,都想要亲吻对方。

 

一腔爱与执,何惧为人知。

 

——END——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