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双鬼】Crazy(一发完)

#15:00的粮,不瞒你说,我觉得我写的就跟这个标题一样疯狂,完全没手感,拉低了整体水平#

#我流狂情paro,不明显的狮子李轩×很明显的猫又策策#

#感觉猫薄荷的作用写的有些牵强哈,请注意食用#

#有一辆假车,害怕被屏,还是走外链吧#

#最后祝轩哥生日快乐哈!!!比心❤#

————————————————————————

01.



喜欢,是什么呢?



李轩曾经看过一句话: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他觉得大概喜欢就是这样默默付出,但是又似乎有哪里不对。



吴羽策曾经看过一句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遇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他觉得喜欢大概是命中注定吧,但是他却又不太相信命运这种玄妙的东西。



李轩和吴羽策,在这个青春的尾巴上,遇到了一个相同的问题——



他们都喜欢上一个了一个从前不曾想过的人,不曾想过会和他在一起,不曾想过会和他共度一生。



02.



“什么啊?你喜欢上李轩了啊?”听到吴羽策的话,方锐吃惊地连嘴巴都忘记闭上了,一向高贵冷艳的吴女士,竟然会喜欢上大二的李轩学长?!虽然一直知道这两个人是竹马竹马的关系,但是之前不是都还好好的吗?这是怎么突然喜欢上的啊?



“很惊奇吗?我喜欢李轩的事。”靠在教学楼的栏杆上,吴羽策瞥了一眼一脸吃惊的方锐,其实喜欢上李轩也是他没有想过的事情,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对方有什么糗事都是知根知底的,对于这样太过熟悉的人,原本是不应该喜欢上的,可是这大概是命吧。



“不是,可是你们都是重种啊,”方锐突然想起来,“重种的繁殖率是很低的,你这样是想让你们家断子绝孙啊,看你爸不恁死你啊!”



“没那么夸张,而且这事儿不是还没成吗?”何止是没成,简直是八字还没一撇,某个人是有喜欢的人的吧。吴羽策这样想着,往楼下一看,正好便看见了和黄少天一起从寝室过来的李轩,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模样,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真是意外地般配啊。



“唉?那不是李轩和黄少天吗?”方锐指着楼下的两个人就对吴羽策喊,只是被叫的人却是转身就走了,“喂喂!吴羽策,你等等我啊!”



不知是方锐声音太大,还是他们之间原本就有些心灵感应,李轩抬头就看到了吴羽策翻飞的衣角,和有些好看的侧颜,即使是在走廊上疾行,也挡不住他原本就优雅的气质,不愧是只猫啊。



“喂,李轩,你和吴羽策怎么了?怎么感觉他最近都在躲你,真没什么事儿?不用帮忙?”



“帮什么忙?你不帮倒忙就好了,乖乖去找你们家喻文州,算我求你了,少天大大。”李轩心里也是一阵烦躁,他也不知道吴羽策是怎么了,也更不知道他和方锐是怎么一会儿事儿,有很多话想问,却终究是没有立场的。



他想问,你为什么会和方锐在一起,你为什么躲着我……只是他有什么立场问呢?说到底他只是住在他隔壁的邻家哥哥,说到底他们只是竹马竹马,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关系了。



喜欢,太磨人了。



李轩喜欢吴羽策,吴羽策喜欢李轩,只是他们都不知道罢了。



03.



时间跑得挺快,吴羽策和李轩这样兜兜转转了快一个星期,或许是忙也或许是厌倦了,李轩已经很久不曾来找过他了,他不知道是不是猫潜在的孽根性,总是会偷偷地很想见那人,可是真正见到的时候,又只想从那人身边逃走,他是只野猫,像是还没被驯服一样,永远游离在世界之外,他只是想停留一下,却没有人愿意当他的避风港。



喜欢一个人太容易,可是让你喜欢的也喜欢你,那就太难了。



这样也挺好的吧,反正他也习惯了独来独往,有没有人陪着都无所谓的,只是还是会有点儿寂寞,有点儿不甘心罢了。



“吴女士,有人找!”吴羽策正趴在寝室的阳台上,向下张望着,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方锐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过来,硬生生地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是谁啊?”吴羽策揉了揉头发,从阳台进去,就看到了蹲在地上正在撸猫的李轩,有些惊讶,但很快心脏就狂跳不止,他明明是一个再冷淡不过的人,却总是在面对李轩的时候,失了方寸。



“阿策!”李轩站起身,快步向吴羽策走过去,顺手就把猫塞在了吴羽策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同类的味道,那猫咪竟然只是在吴羽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睡着了。



“有事儿吗?”吴羽策摸了摸猫的脑袋,别在耳朵后面的头发落下了几缕,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竟然看呆了来传达消息的李轩,太犯规了,这个样子。



“哦哦,对了,别忘了,明天晚上学生会有活动,到时候我过来找你,不许拒绝。”似乎是早就料到吴羽策会拒绝,李轩连忙加了最后那句话,弄得吴羽策想说的话被堵在嘴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瞥了李轩一眼,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谁又知道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呢?忽近忽远,忽冷忽热,似乎是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却又转身便是万丈深渊。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见。”李轩离开的时候,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正蹲在吴羽策身边逗猫的方锐,垂下的手瞬间握成了拳头,为什么总有人会捷足先登呢?明明他才是最早遇到阿策的那个人啊。



他快步走出去,“嘭”得一声将寝室门关上,像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就连坐在床上的吴羽策都被吓了一跳,这人怎么了?该生气的,不应该是我吗?怎么搞得他才是受委屈的那个?



有些事,并非他不愿意想,只是害怕最后都是自作多情罢了,猫,大抵都是害怕被抛弃的,吴羽策也是这样,那个人不曾表示,那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免得到最后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喜欢得多深,受得伤就有多重。



04.



KTV包厢里的灯光闪得人睁不开眼,耳边也全部都是学生会干部们的“鬼哭狼嚎”,偶尔有一两个唱得好些的,却是吴羽策不怎么听过的歌,什么爱要坦荡荡,什么风花雪月几场,这些歌好像都跟他这个人不怎么搭边儿,他坐在那里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却没有任何想要参与的欲望。



格格不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阿策,你也过来唱一首啊!”似乎是看出了吴羽策的窘迫,李轩从人堆里走过来,把吴羽策一把拉过去,差点儿让他跌倒在他怀里。



“你别拉我,我自己会走。”吴羽策挣脱了李轩的手,面无表情地走到点歌机面前,划了几下找出来一首歌,看到歌名的瞬间,整个包厢都要炸了,他们高贵冷艳的吴女士,竟然也有了暗恋的人,看来那些妄图打主意的小子们,就得收收心了。



“哟,《洋葱》啊,我们家阿策是喜欢上谁了啊?”李轩装作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把手搭在了吴羽策的肩上,只是这一次却被推开了,吴羽策坐在那里,像是跟周围的人群都隔离开了一样,他淡淡地唱着,就像是真的把一颗心活生生地剥开了一样。



可是,被这样深深喜欢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李轩觉得自己嫉妒得发疯,但偏偏什么都做不了,毕竟自己又算是他的谁呢?



直到吴羽策一首歌唱完,李轩都没有回过神来,就更没有看到吴羽策最后看向他的那个眼神,浅浅的希翼被掩盖在冷淡背后,然后逐渐被扑灭,再也没有什么念想。



我的情绪,要如何才能传达到你哪里呢?告诉我,李轩。



他的冷淡注定了他的周围不会像李轩那样围满了人,吴羽策撑着脑袋,看着一群人胡闹,觉得有些好笑,也跟着同伴们一起笑起来,有的时候看着有人隔得李轩太近了,他也会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



这些莫名其妙,大概就是所谓的喜欢吧,他喜欢李轩好像已经到了没办法挽回的地步了,想独占他,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潜意识里的那些占有欲被激发了个彻底,有那么一刻,他想冲进人堆里把李轩拉出来,然后告诉那些人“别碰他,他是我的”,但是这些话又怎么说出口呢?



05.



李轩一直被包围在人堆里,连去找吴羽策的机会都没有,偶尔有几个人过来找吴羽策说话,也被他不冷不热的态度给吓走了,在学校里他熟悉的本来也没几个,让他在这种时候跟别人装得有多熟,还是太为难他了。



无聊极了。



吴羽策无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眼睛都开始打架,可天生的戒备心让他没办法在这种喧闹的情况下睡着,他只能硬撑着,随手拨弄着放在桌子上,不知道是谁拿来的一株植物。



彼时李轩正跟学生会的干部们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他从来都是属于游戏黑洞的类型,再加上心思完全放在了吴羽策身上,负面状态一加成,很幸运地便抽到了大冒险。



“看看我们会长抽到了什么!”



“任意亲吻在场的一个同性!”



“这下就有意思了!”



喧闹声,顷刻之间传进了吴羽策的耳朵,他突然抬起头,望向站在人群中的那个人,那个人也正望着他,他看着李轩慢慢走过来,所有动作都好像是放了慢节奏一样,慢得惊人。



鬼使神差地,吴羽策摘了那植物的叶子,放进了嘴里,像是如此便能缓解心中的紧张一样,事实上,好像也真的有这么一个功能,叶子一入口,吴羽策就感觉自己像是要飞升了一样,轻飘飘地飘在空中,连眼前也迷蒙得看不太清楚。



李轩走到吴羽策跟前,原本是想俯身亲吻他的,可是越走近便越是发现吴羽策的状态有些不对,眼神迷离,精神却异常兴奋的样子,让他瞬间有了一种不太好的猜想。



这家伙是猫吧?猫又也算猫吧?



“阿策,吴羽策!你刚刚吃了什么?”听到李轩的询问,吴羽策随手一指,他便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疑似猫薄荷的植物,所以说,一只猫还是没办法抵挡猫薄荷的诱惑吗?



这家伙,也能有这么迷糊的时候,真是少见啊。



虽然知道现在这样总有种趁人之危的感觉,但是李轩是一点儿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的,他抬起吴羽策的下巴,低下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阿策,我能吻你吗?”



吴羽策迷茫地抬头望着他,像是在思考他话的可信度,然后便做了一件让李轩感到惊喜的事——



他抬手搂住了李轩的脖子,把自己送到了狮子的嘴边。



这大概是吴羽策这辈子最疯狂的一次,仗着吃了猫薄荷以后的那股兴奋劲儿,他像是什么都不怕了一样,只是想把所有的话,通通都说出来。



“喜欢你。”



06.



“喜欢你”



“什么?!”李轩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显有些不清醒的人,这个人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喜欢你,李轩。”



他不想再逃了,无论结果是如何的,他只是想让他知道,仅此而已。



“吴羽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李轩的话一出口,整个包厢都寂静了,他们也是没想到,玩儿个大冒险,也能玩儿来这么一出表白的年度大戏,而且表白的人,还是一向淡漠的吴羽策。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后悔?”



“不后悔。”



“那好,同志们,这人我就带走了,你们自己玩儿好啊。”李轩看着这样的吴羽策瞬间有点儿把持不住的感觉,说了那么半天,他吃得那些飞醋算是什么?这人从始至终都是属于自己的,这种感觉真好。



李轩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吴羽策给带走了,带去了哪里,不言而喻,这种时候要是还忍得住,那就真的不是个男人了,这一刻他只想把吴羽策全身都沾上他自己的味道,霸道地告诉所有人,这个人已经名草有主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4966045321908



给吴羽策清理了一下,李轩便也抱着吴羽策躺回了床上,或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吴羽策竟然缩成了一只黑猫的模样,窜进了李轩的怀里,两条黑色尾巴在李轩的胸口扫来扫去,被轻轻拍了一下,满眼委屈地盯着李轩看,李轩心软得不行,抱着吴羽策又是一吻。



“乖了,阿策,晚安啊。”



吴羽策蹭了蹭李轩的下巴,算是也道了一声晚安,便缩进李轩的怀里,愉快地睡着了。



这夜,吴羽策一夜无梦,睡得香甜。



07.



后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吴羽策和李轩之间那点儿误会说开了,两个人也都被自己蠢哭了,为了那么点儿小醋,差点儿坏了自己的大姻缘。



大三的时候吴羽策带着李轩去见了家长,起初吴羽策的父亲还不太同意,因为他们两个都是重种,在一起很有可能是不会有后代的,而吴羽策这一代只有他一个独苗,若是这样这香火怕是就要断了。



可谁知道天意弄人,这见了家长没几个月,吴羽策就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去医院检查,结果才发现怀上了,两家人都挺高兴的,就张罗着把婚给结了。结了婚的两人像是没事儿人一样,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即使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他们也还像曾经年少时那样,吴羽策生气了,李轩会哄,李轩胃疼了,吴羽策就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帮他暖暖胃……



幸福越到后来,就越简单,细水长流,日久情深。



而那曾经唯一的一次疯狂,只是为了抓住想要逃离的你罢了,还好,我抓住了,还好,我没有辜负那年的年少轻狂。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