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百日叶蓝DAY11】江山为聘②②

#依然是甜甜的,很贴心,保证不虐吧,应该!!!!#

#深夜党修仙成功,这更完了,今天就没有了~#

#祝食用愉快,比心❤#

————————————————————————

林杰扒拉着自己的针包,把一根根银针放回原位,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抬头望了眼漆黑如墨的夜空,思绪不禁翻涌,为医者,看过太多生死,却从未将自己代入过那些痛苦之中,如今看到质子殿下与太子,他竟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与雪峰的事。



“夜深了,怎的还在外面站着,嘉世的晚上风挺大的。”吴雪峰从身后走过来,把从姚嬷嬷那里借来的披风披在林杰的身上。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林杰拢了拢披风,头微微向吴雪峰的方向偏去,他能感觉到吴雪峰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却很快恢复,左手犹豫很久才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揽在怀里,“雪峰,我,不回微草谷了。”



“为何?你…”



“我想了很多,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一些。”相信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当初的事,他恨过怨过,但是却很快清醒了,吴雪峰的做法何尝不是在保护他,只是他始终把他当作一个需要保护的人,却不曾相信他是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如果吴雪峰肯再相信他一些,他们就不会错过那么久了。



“罢了,师兄,你可清楚,我身边有多危险?”



“我知,所以我才留下。”与其让我一人在微草谷枯等至死,倒不如与你共赴那刀山火海,岂不快哉。



“那便不要后悔。”



“落子无悔。”



从这天起,微草谷里少了一位避世的高人,杭城里多了一位救世的神医,翻覆之间,事态万千。



翌日,许博远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初夏的阳光刺得眼睛发疼,撑起身子想去将窗户打开,谁知道全身无力,还差些从床上栽下来,如此想想也就只能不了了之。寝殿里除他之外无人,床边的桌子上留着一本话本子,不用看都知道,是昨日叶修照顾他时留下的。



那人虽贵为太子,却总是喜欢看这些谈情说爱的话本儿,这本儿说张生负了那崔莺莺,那本儿又唱起了游园惊梦,牡丹亭下风流无限……在遇到叶修之前,许博远从未觉得这些话本有多好看过,许家的教育让他觉得,这些话本都太过艳俗,不是他应该看得,只是一遇叶修误终生,这辈子估计他都跟节操这种东西无缘了。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



许博远躺在床上,把那本《聊斋志异》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品出其中的韵味,只是读到其中几个故事时,总是有种郁结于心的感觉,无非是相爱之人却无法相守,亦或是你曾以为深爱的人,却往往是真正捅你一刀的人。



不过人与妖,鬼与神,跨了几百个物种,没有好结局,也算得上情有可缘的事情吧。



那人和人呢?



就一定都是好的吗?



“公子,你醒了啊?”许博远正纠结着这个问题,姚嬷嬷便推门而入,手忙脚乱地把话本藏起来,才若无其事地答了话。



“嗯,醒了。”



“公子不必藏着掖着,那话本儿还是昨日我给太子殿下找来的,”姚嬷嬷看着露出一角的话本,走上前去,拉出来重新摆在桌子上,“你也应该看看了,别被许大人教成了个榆木脑袋,这书怎么不能看了。”



听着姚嬷嬷埋汰自己的父亲,许博远也并未有生气的意思,反倒是想笑,实际上他也这么“噗嗤”一声笑出来了,确实是自己太迂腐,这种东西也是该多看看,下次也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对了,叶修呢?”



“怎么?我才离开几时,就到处问我的行踪了啊?”许博远这厢话才刚出口,殿外就传来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那人分明还未到门口,声音却就远远地传来,真不知他是太心切还是太莽撞。



等了一会儿,那人才一身朝服出现在殿里,许博远一字未说,只是默默看着他,像是能把人盯出个洞来似的。许博远不说话,叶修也不说,他就是想听听小蓝看到自己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虽然总感觉会有些不对,但是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



“大,骗,子。”许博远面无表情。



“啊?”叶修一脸懵逼。



“抱我,抱我一下就原谅你了。”许博远向叶修伸出手,他看着叶修向他走来,接着便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有些眷念却不敢贪念的地方。



“唉,你可是吓死我了,小蓝。”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定了这个人还有生气,才缓过气来,昨天真是要被这人吓死,那样子连呼吸都弱得听不清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小蓝这个模样,不过他也希望是最后一次,这样的刺激还是不要了吧。



“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许博远拍了拍叶修的背以示安慰,所以这诡异的气氛是什么?一开始不是自己来寻求慰藉的吗?怎么变成他安慰叶修了?算了,只要他人没事儿就好。



“这能一样?”叶修放开他,又转移了话题,“我可不是来玩儿的,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从今天起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了,开不开心?”



此话一出,不仅是坐在床上的许博远愣住了,就连一直站在旁边当背景的姚嬷嬷也愣了,嘉世帝会这样妥协了吗?明明之前一直想要除掉他,明明巴不得他在这皇宫里被囚禁至死,怎么会就这样改口了呢?



“你,又做了什么?”几乎是条件反射,许博远便这样问道。



“什么都没做,以理服人咯,父皇他啊,还没昏庸到拿国家的前途开玩笑。”叶修不在意地笑了笑,把骨子里的随性放大到极致,他原本就应该是这样一个人啊,快意恩仇,是皇宫和皇位把他囚禁了,许博远这样想。



“好了,好消息也说了,我便先走了,药要按时喝,这个月别随便下床,我明日再来看你。”叶修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拂了拂衣袖,便推门离去。



踏出殿门,叶修叹了口气,他知道对于自己的说辞,许博远是不相信的,那小家伙总是把父皇想得太过于险恶,却不知皇帝就是这样的,做着所有人都认为是坏事的事,心甘情愿地听那些逆耳的言论。他确实不满如今父皇的一些作风,但是不得不说,他的父皇曾经是一个很好的皇帝。



今日他也不过是将囚禁质子殿下的利与弊跟父皇分析了一遍,让父皇自己权衡一二才做下的决定,蓝雨,真的已经不是当年的蓝雨了,而嘉世却依然是当年的嘉世,没有任何进步,他把这些摆在明面儿上说,也是为了让父皇明白,再不前进,便只能落于人后了。



蓝雨不甘于落后,那嘉世便更是耻于落后的,还望父皇能够早日明白,别再误信了奸臣,也别再误宠了奸妃。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