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林敬言24H】化身孤岛的蓝鲸【林方】(一发完)

#这是2:00的粮,活动大佬巨多,小透明瑟瑟发抖,今天的目标依然是努力不拖后腿!!!#

#爱玩儿的林和爱玩儿的方,希望看了不会被人打#

#好吧,请一定耐心看完~我承认最后一节有点崩…#

#莫名觉得有些羞耻~#

#妄图意识流,然而依然写成了讲故事…内心无奈ing#

#BGM:《化身孤岛的蓝鲸》#

————————————————————————

01.

在这个时代,生活节奏快得惊人,时常感觉只是低头再一抬头的时间,天便已经彻底黑了。初冬的天,黑得比以往任何一个季节都要早,方锐不过是低头把手里的公务处理完,抬头时天便已经黑了。

其实在两年前,方锐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花花公子,整天都流连在花丛里,每天面对着各种各样的美人,对于自己家族企业的事也从来不过问。他上面有三个哥哥,底下还有一个还在上学的弟弟,他作为家里的老四,似乎理所应当地成为了最闲散的那一个。

和狐朋狗友一起辗转在各个酒吧、娱乐会所,似乎只能这样才能满足自己日渐空虚的心灵。那个时候他以为的快乐,其实只是让他日后更加痛苦而已,因为就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看上去儒雅的男人,然后很遗憾地又把他弄丢了。

就是从那个男人离开的那天起,方锐再也没有联系过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他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一样,变成了一个和曾经完全不同的人,他想,如果这样还能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吗?

02.

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方锐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趴在办公桌上,他自己的事情事实上已经处理完了,然而他那三个哥哥可是拼命三郎一样的人物,每天的工作不做完是不可能下班的,所以他也只能认命地等。

“方经理,还在等啊?”方锐手下的最后一个职员在离开前特地问了一句,因为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平日里看起来嘻嘻哈哈的经理,此刻竟显得有些寂寞。

“哦,小罗啊,”方锐的记性很好,他很快便从脑海里提取出眼前这个女人的名字,“嗯,这不是在等董事长他们嘛,一会儿有个饭局,走不了。”

“那方经理我先走了,明天见。”女人笑着对他挥挥手,转身便走了。

“嗯,明天见。”

人在没事儿做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有的事他从来不认为是错的,有的事想多了又觉得后悔,后来被折磨得怕了,就用各种各样的工作麻痹自己,结果还因祸得福地发掘了自己还有些做这方面的潜能。

其实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过那个人了,只是一旦想起来,就是撕心裂肺,罢了,只怪那个时候还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仅此而已。

没有人会永远等你,等的不耐烦了,再长情的人也会转身离开。

这个道理,他明白的,太晚了。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会议室的门才推开,他的三个哥哥慢慢地从里面走出来,大哥方世镜在他身边停下:“小锐,你久等了,走吧。”

他站起身跟在大哥身后就想下楼去,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三哥跟过来了,肯定不会跟他说什么好话,果然方士谦一出口就是要气死人的节奏:“方锐啊,你到时候别又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了,这次的合作对象可是霸图,比上次微草的王杰希还厉害啊。”

方锐转身瞪了一眼方士谦,这家伙果然还记得上一次他喝酒之后的事情,真是有了男人就忘了弟弟,说起来要不是有他那件事,他和王杰希还不知道从哪里勾搭起来呢!

“算了算了,都多大人了,还吵吵呢?”二哥方明华简直就是他们的粘合剂,经常做着和事佬的事儿,“快点儿去吃了饭,我还得回家陪你们嫂子呢。”

“哦…”方锐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他觉得家里最没有人权的大概就是他了,接受着除了四弟之外的所有人撒的狗粮。

03.

饭店的位置是霸图选的,离方氏还算近,若是在高架桥上不遇到堵车,大概就十来分钟就到了,方世镜开车技术还算可以,运气也比较好,十分钟就从方氏到了目的地。看着眼前这座平淡而不失高雅的建筑,方锐在心底悄悄吐槽,韩文清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人不可貌相,没想到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人,竟然能选出个这么高雅的地方。

“你们来了,上去吧,大家都等着呢。”韩文清站在饭店门口,严肃的模样都让人认为他是不是哪个大老板家的保镖。

“好,”方士谦开口了,“这家饭店在市里都算不错的了,环境很好,没想到韩总倒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方副总谬赞了,这地方是我员工选的,夸奖的话到时候方面告诉他就好。”韩文清轻车熟路地按下了电梯的楼层,接着便没再说什么了。

听说霸图方面这次也来了四个人,只是进了包间才发现竟然少了一个,似乎是看出方锐眼中的疑惑,坐在韩文清身边的一个男人才缓缓开口:“敬言刚刚出去了,过会儿回来。”熟悉的名字从一个陌生的人口中说出来,方锐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怎么会这么巧,怎么就能在这一方窄小的天地里,再和那个人相遇呢?

可事实证明,还真是有可能的。

当方家的三兄弟看到从门外进来的人时,都同时在心里暗道一声“坏了”,门外的那人他们每一个都熟悉到了极点,因为他们都曾经看到过他和方锐在一起,说到底在他和方锐畸形的爱情里,大概他们还算得上帮凶。

“我迟到了。自罚三杯吧。”林敬言看着那几张熟悉的面孔,眼神中稍微露出了一丝惊讶,不过却很快收敛了,方锐吗?两年了,早该忘了。

“你不是胃不好吗?”沉默了好久,方锐突然说了一句,韩文清那些人都不知道林敬言和方锐之前的事情,听到方锐这句话都有些疑惑,不过看着林敬言一脸隐忍的表情,自然也想到了可能这两人之前发生过什么。

林敬言只是看了一眼方锐,没有说话,兀自端起酒杯就往肚子里灌,那模样像是要浇熄自己心中逐渐烧起的邪火。“抱歉,我去趟洗手间。”三杯酒下肚,林敬言的眼睛已经朦胧了,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喝酒的人,这一次实在是有些勉强了。

他迈出的步子有些踉跄,方锐有些担心,便也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果然林敬言正在用冷水扑着脸,希望脸上的红晕能够下去些,两年了,他和他都变了,这些小习惯却没有变,林敬言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胜酒力。

“林大大,好久不见啊。”他想要表现的豁达一些,才发现根本是不行的,从前发生过的事,是他们最大的障碍。

“……”林敬言没有随手戴上平光镜,倒是就这样抬头淡淡地看了方锐一眼,沉默了许久才接了一句,“嗯,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呵,他们之间哪里来的好久不见的熟稔,只有好久不见产生的距离罢了。

“林敬言,我…是不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方锐,你何必问这种已经知道了答案的问题?”他曾经把心捧到这个人的面前,只是他从来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才彻底醒悟,只是这样有什么意思呢?他累了,年龄也到了,没有力气再陪方锐玩儿那种感情的游戏,真的,有的时候不是喜欢就能解决问题的。

“林敬言!要怎么你才肯再看我一眼!”

“方锐,放弃吧。”林敬言没有回头,直接走出了洗手间,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承受一次失败了,有的人注定不会属于他,这些年,他早就懂了。

04.

林敬言第一次见到方锐是在酒吧里,那时候方锐虽然流连花丛,可好歹也是20岁的小伙子,平日里更是喜欢穿着白衬衣,一副干干净净的模样,像是个刚刚出社会的大学生。那一次方锐只是心情有些不好,坐在一旁喝闷酒,旁边的狐朋狗友凑过来想跟他说什么,他也是一脸不耐烦,谁想到林敬言这人竟然以为那些人会强迫他。

那个时候,看着大义凛然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敬言,他有些好笑,却偏偏硬生生地忍住,他倒想看看这个大家伙想说什么,谁想到林敬言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瞥了一眼他的朋友们,就拉着他跑了,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喂,大兄弟,你停一下,你拉着我跑干嘛?”方锐用力地甩了甩对方抓住自己的手,却愣是没甩开,没好气地问。

“你刚刚被人骚扰了,你不介意?我帮了你,也不感谢?”林敬言觉得有趣,这倒是个人才,自己可是救他于水火之间啊,就是这样报答救命恩人的?

“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你想要什么?”

25岁的林敬言也是个爱玩儿的人,却因为眼光太高,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类型,他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他挑了挑眉,暗示性地对方锐说:“我要你,你给吗?”

方锐也没想到林敬言会这么说,他原本以为这人会是个特别正经的人,可谁知道貌似和自己半斤八两?暗地里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敬言,方锐惊喜地发现这个男人貌似很不错,既然是送上门来的东西,哪有不要的道理。

“救命恩人想要,我怎么可能不给呢?”

后来的事情不用多说,两个才刚见面的人,顺理成章地滚了床单,那个时候林敬言抱着方锐在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就想,大概就是这个人了,他从来没想过会对哪个人一见钟情,可是在面对方锐的时候这件事就奇妙地发生了。

以前他的姐姐曾经说过,迟早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天生就来克他的人,林敬言觉得,他不仅遇到了,而且还在那个人身上跌得很惨,如果可能,他真的很想穿越回过去,一巴掌拍醒自己,没事儿干嘛喜欢上一个小没良心的东西,只不过这些都只能想想而已。

说起来,那时候的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一心一意喜欢着的人,真的只是当自己是419的对象,现在想来其实在他问他电话号码时,他露出的不悦的神色大概也能说明这个问题了,只是把你当炮友,你可笑的却当了真。

林敬言觉得,他大概是没资格怪方锐的,毕竟一开始就是他自己的独角戏,一个人自作多情地给自己加了戏,他无法原谅的是方锐明明只是个戏外的人,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给他的所有温柔,然后让自己越陷越深,如果一开始就说清楚,他大概就不会那么惨了。

只是到最后入戏了的,有何止是林敬言一个人呢?

爱情里的输赢,无非两种:一种是谁先爱上谁就输,这点林敬言占了;另一种便是谁还沉迷谁就输,这点方锐占了。

说到底,他们俩谁也没能赢过谁。

05.

如果说曾经方锐真的只是想要玩玩儿的话,到最后其实他已经想要收心了,他觉得如果未来一直陪着他的人是林敬言的话,也是个很不错的决定,只是说不定是对他的报应,连上帝都看不过去他的这种做法了——林敬言知道了。

他原本只是想把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断个干净,接着就干干净净地跟林敬言过日子,可是谁又知道呢?那些关系不是想断就能断的,有个难缠的男人,硬要他当面跟他谈,他没办法只好应约。

“这么晚了,去哪里?”那个时候林敬言这样问他,他好像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他骗了他,骗了这个最讨厌的欺骗的男人。

“有个朋友有事找我,我晚点儿回来。”

“我送你去吧。”

“不用了!”方锐近乎是落荒而逃,完全没有发现林敬言探究的表情,后来的两年里,林敬言无数次自欺欺人地想,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跟上去,会不会就不会发现什么,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也不会和方锐分开。

但是他自己将这个想法否认了,因为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他从来不需要别人的虚情假意,如果不喜欢,他不会逼着方锐和自己在一起,他可以原谅一切,却没办法原谅这样无疑是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的行为。

他庆幸自己没有在那一刻冲出去,还保留了自己仅有的尊严,他想,最后的时候还是保持自己绅士的态度吧,输了也不能太掉价。这场游戏是他用了真心,所以输得一败涂地,这不能怪方锐,但是这种畸形的关系,他也没办法再维持下去了,害人也害己。

“方锐,你走吧。”

“你…在赶我走?”方锐不可思议地望着坐在沙发上喝酒的林敬言,这人原本就不会喝酒,今天却反常地喝了那么多,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怎么?你这是想让我走?”

“你知道了什么吗?”他突然有些害怕,好不容易才握在手里的幸福,好像又要被自己放掉了。

“方锐,耍我很好玩儿吧?”

“我没有!”

“我不管你有没有,我累了,没时间陪你玩儿这样的游戏了,找别人吧,我想以你的魅力,会有很多愿意的。”林敬言没有看他,声音里也满是疲惫,他想好像是自己把这个人推开的,如果早点明白,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我不会走的,林敬言。”

“我就知道,这房子留给你吧,我走。”林敬言像是早就知道方锐会这么说一般,拉出自己的箱子,兀自地走了,像他强势进入方锐的世界一样,毫无顾忌地离开了。

方锐看着他的背影,才知道这次大概真的失去了。

他想起了曾经听过的一首歌:“我是一只化身孤岛的蓝鲸…”他就像是一只蓝鲸,飞鸟来了又去,他始终是一个人,直到遇到了林敬言。这个人像一片海,包容着他的一切,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也不再孤独了,即使没有了飞鸟,他还沉浸在大海的怀抱里。

可是这次,他连包容他的大海都失去了,如今的他,像极了搁浅在滩上的鱼,连呼吸都成困难,只能等待慢性死亡。

06.

再次遇到林敬言,是方锐意料之外的事,毕竟当初这个人走得那么彻底,就连工作也辞了,剩自己满世界的找一个人,却怎么都找不到。找人找久了,连心思都收了,彻底地跟那群狐朋狗友断了关系,方锐就像获得了新生一样,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却只有他的几个兄弟才知道,这人已经活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他丝毫不意外林敬言对他的态度,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人的固执,既然人是自己弄丢的,那么付出怎么样的代价,他都会把他找回来。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方锐用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淡定地回了包间,林敬言就坐在他的对面,眼神对视了一下,不知是谁先移开了视线,两个人都默契地回避了。其余的人都在天昏地暗地讨论着两个公司合作的计划,只有林敬言和方锐心不在焉,林敬言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骗不了自己,两年根本没有卵用,支持不了他忘记一个人。

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结,解不开,两个人就没有任何可能。

“对了,这个企划需要人监督,方总你有没有什么推荐的人?”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瞟了一眼错愕的林敬言,他只是来个神助攻,不用谢。

“嗯,我二弟和三弟在公司都有事儿,就这个四弟是个闲人,不如让他过去怎么样?”方世镜理所当然地收到了方锐感谢的眼神,他只是笑了笑,然后便深藏功与名。

“这样也好,敬言,你们认识一下吧。”

林敬言只觉得尴尬,他觉得说不定和方锐共事之后,他就会因为自己的话说得太满,而惨遭打脸,说什么没有机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没有什么防线可言。

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方锐高兴地跟着自家哥哥们回了家,而林敬言一脸郁闷,显然还没有想好第二天应该怎么面对这个曾经的恋人。

方锐以前也从来没有追过别人,方家的公子哥都是高高在上的,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更何况林敬言根本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好吗?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取得林敬言的原谅,但是方锐第二天依然以隆重地出场方式,博得了林敬言的关注。

也说来是方锐脸皮够厚,利用了这企划的机会,明里暗里给林敬言献了好多殷勤,又是带早饭,又是请晚饭,下雨叮嘱他打伞,胃疼监督他吃药…林敬言觉得,曾经的生活似乎颠倒了,以前是他照顾方锐做这做那,现在成了方锐替他干这干那,说没有感触是假的,本来就是从来都不曾忘掉的人,现在又有了这样的变化,说不动心就太假了。

但是林敬言是真的没办法冒险了,他已经27岁了,没有几年在爱情里蹉跎了,他想安定下来,不要再为了谁牵肠挂肚,而他的顾虑,方锐不知道,即使知道,他大概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07.

方锐最近有点儿怕,虽然林敬言的态度比之前好了许多,但是他却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竟然开始和同一个女孩子频繁进出公司了!这种现象让他产生了危机感,这几天他来霸图找林敬言,每一次都被告知跟人出去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又是和那个女人!

愁眉苦脸地走出霸图,没想到就看到让他更火的一幕,林敬言竟然对着那个女孩子笑得那么开心,他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这么笑过…

方锐不禁想,是不是跟自己在一起,这个人从来都不快乐,所以才不会这么笑,他突然就有些不明白自己这样坚持的意义了,如果林敬言喜欢上了女孩子,如果林敬言已经不喜欢他了,他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己的喜欢,这种感觉怎么都像是风水轮流转,果然是报应。

可他又不想就这么放弃,想了许久,还是决定问一问自家的“情圣”三哥。

“你是说你想试探一下他对你的感觉?”

“嗯,我都努力了那么久,林大大要是再没感觉,我就可以放弃了吧,我还年轻,他却没多久就要到三十了,我不想再成为耽误他的那个人了。”如果能有比他更好的人,那就放手让他走吧。

“那你就这样…”方士谦凑过去,在方锐耳边说了几句,便看到方锐一脸震惊地抬头,这样真的可行?

“你这什么眼神?不相信你老哥?”

“好吧,我信还不行吗?”今天他依然是被哥哥压榨的苦逼弟弟。

为了这个计划,方锐准备了很多天,买了一个朴素的戒指,布置了一个漂亮的会场,接着就只差一个林敬言了。

这次他终于堵住了独自一人的林敬言,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他把他拉上了从大哥那里借来的车。

“方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对话很迷,像是苏妹子经常看的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剧情。

林敬言知趣地闭了嘴,反正这人也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顶多做些比较伤他的事而已。


夜晚的江滨很美,路灯的光照在江面上,又反射着各种各样的光彩,方锐和林敬言才刚刚站过去,一盏大灯便打开了,接着便是漫天的花瓣从天而降,音乐也缓缓响起,如果到这时候林敬言还没明白方锐想做什么的话,他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方锐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林敬言清楚地看到了那盒子里的东西,是曾经他也想过要买给方锐的那枚戒指,就连样式都没变过,谁曾想到兜兜转转,流浪了那么久,这枚小小的戒指竟然再次回到了方锐的手上,说是造化弄人,大概也没什么错了吧。

林敬言没能想到方锐能做到这一步,在他的印象中,方锐都是爱玩儿的,以他的年纪甚至还能在玩儿几年,谁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想到向自己求婚这种事,这样的事不应该由他来做吗?

方锐举着戒指,单膝跪下,颤抖着想说出之前想好的台词,但是却被林敬言冷冷地打断了:“方锐,拿着戒指站起来。”

他有点儿心酸,果然林敬言已经不会再喜欢他了吗?方士谦说的方法对他一点儿用都没有,还是早点儿放弃吧,别再耽误他了。

原本他想开口说自己起开玩笑的,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倒是林敬言趁着他伤心的时候,一把把戒指拿了过去,照着他的模样单膝跪在了地上:“方锐,你似乎忘了谁在上面了?这种事,应该我来做,这戒指我就当是借花献佛了。”

“方锐同志,你愿意和我去美国结婚吗?”

“?!!!”方锐震惊了,这和原来的剧本不一样啊?

“最近我姐姐从美国过来了,想让我跟着移民去美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可能永远都不会见到我了…”

“不要,我去还不行吗?”林敬言的话没说完就被方锐打断了,虽然方锐的情绪激动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事,不过好在效果异常的好,“唉,姐姐?你是说那个女人是你姐姐?!”那他这几天吃的都是些什么飞醋啊。

看着方锐的表情,林敬言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看来这次还得谢谢他的老姐了。

08.

后来那个心结在某次两人表演爱情动作片的时候解开了,方锐那天喝点儿酒,一边叫着林敬言的名字,一边说着对不起,说着说着就流泪了,看着方锐的眼泪林敬言心肝儿都痛了,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其实是自己错怪这个人了。

那天这个人抱着要和自己永远在一起的心态,去找曾经的那些关系断绝来往,只是却被自己误解了那么久,他真的错了。

“老林,别生气了…”他听到方锐软软得在他耳边说,怎么可能还舍得生气?

“不气了,一辈子都不会再生你的气了。”林敬言轻声哄着他,像是在说给方锐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拥着这个人,就像是怀里抱着全世界一样满足,他想,他欠他的两年,他会用剩下的时间全部偿还,他会比曾经更爱他。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END——




后记:

写这篇文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犹豫,几乎是一开头便停不了手,其实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就像《蓝鲸》里的方锐,重要的是是否能够改正,可是现实不会像小说一样,错了还有机会重来,很多时候,即使你变了,也不会再有以前那个人在原地等你了。

所以大概写这篇文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都珍惜现在吧,别等到真正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最后还是希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