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百日叶蓝DAY6】江山为聘①⑦

#这章姚嬷嬷受伤了,不过顺利地把许博远染上瘟疫的消息传给了叶修,很快就会去救他了!!!#

#感觉进度还是好慢~#

————————————————————————

此时天色已晚,冷阁又被封锁,姚嬷嬷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那一套她许久不曾穿过的夜行衣,作为许博远唯一的侍女,要在照顾公子的生活起居的同时,保护好公子的人身安全,就必须要有上乘的武功,姚嬷嬷自然也是会武的,只是她从来没有真正用到过,没想到来这嘉世第一次用真功夫,竟是为了翻墙出去找叶太子,想想也是挺讽刺的。



她的身子有些矮小,猫着腰窜上墙顶的模样,像极了在黑夜里潜行的猫。在墙上观察了一阵子,姚嬷嬷才发现这些侍卫会在一炷香的时间换班,那个时候倒是一个可以顺利离去的时间点,又蹲守了一会儿,终于是等到了这批侍卫第一次轮换的时候。



她从墙上敏捷地跳下,落到黑暗处,与黑暗融为一体,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那换班的侍卫突然拿灯向那黑暗的小巷子照了一下,却什么都没发现,大概是错觉吧。



“你可真是魔怔了,这殿里就住了个染了瘟疫的质子,还有他那个上了年纪的侍女,怎么会有人趁机翻墙出来,想多了。”那人的同伴见他的举动都纷纷笑了起来,其实若不是嘉世帝吩咐,他们都不会到这种晦气的地方来,还好不必进殿里。



“也对,或许真是我想多了。”换班的侍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迷迷糊糊地说,或许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那个从墙上一跃而下的黑影。



将身影隐在暗处,姚嬷嬷听完了他们的对话,突然有些后怕,她若是再慢一步,兴许便被刚刚那个反应挺快的侍卫发现了,幸好除了发现她的那个人以为,其他的通通都是草包,否则她还没出这冷阁便被拿下了。



侧身隐于黑暗中,姚嬷嬷开始在偌大的皇宫中寻找叶修的如龙殿,宫里的地形十分复杂,若是让姚嬷嬷白日里大大方方出来慢慢找,起码也得花个十来分钟,如今在夜色里,又要避开如此多守卫的士兵,当真是又把难度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没能成功找到如龙殿,但姚嬷嬷也并非是丝毫没有收获的,比如她现在竟然先找到了嘉世帝的寝殿,而如龙殿在她的印象中是在这寝殿的东方,沿着这条道过去便是了。由于这附近都属于皇帝的寝宫,没有一样可以遮蔽的事物,姚嬷嬷只能靠着墙根儿走,才能不那么容易被发现。



此刻明明已经夜深,嘉世帝的寝殿里竟然还是灯火长明,这么一想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既然已经来了,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探访一次呢?



从黑暗处跳上屋顶,悄悄移开一块松动的砖瓦,一束微光便从底下的屋子里斜射上来,姚嬷嬷凑过去一看,才发现这寝殿里竟然还不止嘉世帝一个人,另一个她很熟悉,就是经常找公子麻烦的皇后陶涓,心中不忿,却只能暂时忍下,且听听看他们会说什么。




“陛下,这次喻蓝桥应当不会再有机会翻身了。”陶涓坐在嘉世帝的身侧,眼睛里都是爱意,不过这个男人不会懂便是了。



“这样自然是最好的,别让太子知道这个消息,否则必将功亏一篑。”嘉世帝将书卷置于一侧,冷冷地望着眼前这个女人,当年的事他早已查清楚,也已经明白阿柔的死与这个蛇蝎妇人有莫大的关系,现在还留着她,是看在她兄长的面子上,若是再有逾越的举动,就莫要怪他不客气了。



“当然,子蓁办事,陛下尽管放心,”陶涓捂着嘴笑了笑,装作没有看到嘉世帝眼中的厌恶,又继续道,“不过子蓁也有一事想请陛下帮忙,不知能否看在此次的份儿上,往后留我远儿一命。”



“哼,这与朕没有关系,叶远的生死到那时便由不得我了。”这女人到现在还妄图保她那个草包儿子,那样的儿子留着也是叶修为王路上的阻碍,还是尽快除去为好。



听到嘉世帝的话,陶涓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的爱意终究是被时光消磨得没有剩下丝毫,她原本以为他会看在叶远是他们的孩子的份儿上饶了他,可惜的是,他心里永远都只有他和吴雨柔的孩子,而自己的孩子,竟然连存活的必要都没有。



陛下,是你先不仁,那便不要怪我无义了。



有的感情,早就应该埋葬了,她所有的错付,都将在今日被全数收回。



“那便罢了,这事儿也是他们孩子之间的事,我们这些长辈,管不了了,”陶涓掩去了眼中的痛苦,“对了,这安神香是兄长让我带来的,今日便替陛下点上吧。”



“甚好,陶卿有心了。”一听到安神香,嘉世帝的心情便好了许多,每每闻到这安神香的味道,他总是感觉睡觉也安稳了不少,精神也好了许多,朝中如此多官员,还是陶卿深得我心啊。



可惜,这样的人才竟会是皇子党一派的人,幸好他并未做出什么破坏平衡之事,否则也就莫怪朕心狠手辣了。




姚嬷嬷在屋顶听得真切,内心更是久久不能平静,她之前以为过很多种可能,却独独没想到嘉世帝竟然会和皇后联手起来对付公子,而且听上去就连陶轩也在这件事中参与了几分,这样看来,公子会中招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了,毕竟防不慎防。



如今知道了真相,便是要加快速度去如龙殿找太子殿下,公子如今还未有能力自保,在宫中唯一能护住公子的,如今看来竟然真的只有叶修一个了。



原本准备离去,只是姚嬷嬷在起身之时,竟然将一边的另一块砖瓦碰响了,这一点点轻微的声音,在武功极好的嘉世帝耳中是如此清晰,他一边感慨梁上之人武功绝好的同时,也不禁为他惋惜,毕竟遇上了自己,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用内力将手中的飞镖向上一送,姚嬷嬷躲闪不及,被扎了个正着,手臂被尖锐的利器所伤,鲜血直流,一双明亮的眼痛苦得眯着,这镖着实有些厉害了,自己恐怕是再无力一战,这么看来应当是被嘉世帝发现了。



“大胆刺客,我这升龙殿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饱含着内力的传音,差点儿震得姚嬷嬷一口血喷出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想要说话的冲动,这时候只有找机会逃出去了,半分都不能逞强。



听到嘉世帝的声音,就连着附近的侍卫也纷纷赶了过来,一时间场面竟然是有些混乱,姚嬷嬷来不及深思,只是想快些逃离这困境,摸出身上仅剩的几颗烟雾弹,向嘉世帝和侍卫的方向甩了出去,瞬间炸开一股呛人的浓烟,趁着这个时机姚嬷嬷一路向东边逃窜。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姚嬷嬷已经是离开多时了,不过嘉世帝却并不认为捉不到这人,毕竟自己的镖,可是将那刺客伤得极深的,也不知方才的话那人听到了多少,不过不管是多是少,总归是要死的。




手臂上的血一直在往下滴,沿着走过来的路上也留下了血迹,姚嬷嬷深知这样下去不行,便直接撕开了衣服的一角,将那被飞镖刺中的伤口捆住,这样好歹能再坚持一会儿。



“追!血迹就在前面了!”这时姚嬷嬷的身后传来追兵的声音,她此刻已经没有过多的选择,若是再往前走,恐怕是会被捉住的,不如就近溜进那家妃子的宫殿,这样还能有逃脱的机会,这样想着,姚嬷嬷想也没想便冲进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内。



如龙殿里的叶修正在熬夜看着有关于治国理政的书,却不想正看得入迷时,竟然有人闯了进来,看着一身黑衣,看体型像是个女子的刺客,叶修的心情有点儿复杂,这样概率的事也能被他撞上,倒也是够幸运的。



叶修抓起一边的宝剑,便朝着黑衣人刺去,许是那人感觉到了危险,条件反射一般的拿手中的短刀挡了一下,才堪堪挡住了这一击。原本叶修还想继续攻击,直到让这人说出她来这里的目的,可还没等他动手,面前的黑衣人便拉下了她的面罩。



“姚嬷嬷?!”叶修有些惊讶,看来小蓝的安全根本不用担心啊,看得出来姚嬷嬷武功不错,只可惜,遇到了父皇那样的高手,“你怎的这身打扮?”



“此地我不宜久留,那我长话短说,”姚嬷嬷满脸的着急,现在公子还在冷阁中生死未卜,若是稍微慢了一点,后果她想都不敢想,“公子出事了,帝后联手让他染了瘟疫,然后封锁了冷阁,明显是想让他自取灭亡,太子殿下,如今能救公子的人只有你了。”



“什么?原来父皇一直是在骗我吗?”叶修细细想了一下最近父皇的反常,只要自己一提到喻蓝桥,父皇绝对会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原来是因为这样。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姚嬷嬷本就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看着叶修不说话,她便也一句话也不说了,到了最后,反倒是门外的喧哗声将这沉默打破了。



“前面是太子殿下的寝殿啊,真的要去搜吗?”



“当然,那刺客可是在这里消失的,即便是太子殿下,也脱不了嫌疑。”



似乎是觉得这人说得有些道理,侍卫们全都拿着火把朝这边赶了过来,原本姚嬷嬷是想让叶修将她交出去,毕竟话已经传到,她相信叶修会想办法去救公子,谁知道说时急那时快,叶修随手按了一下桌上的某个地方,身后的书架便分开显出一道门来:“姚嬷嬷,你且先在里面躲上一躲,我去去就来。”



接着门便被关上了,姚嬷嬷被锁在密室里,丝毫不清楚密室之外的情景。




“太子殿下,我等奉命搜查一名女刺客,还请殿下多包涵。”为首的侍卫恭敬地对叶修说了一句,叶修点了点头,便放他们进去了,反正你也找不到,还怕你搜不成?



结果当真是整个如龙殿都被侍卫们上上下下翻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那个女刺客的身影,莫非那女子还能凭空消失不成,这等怪事也让他们遇到了,奇怪奇怪。



“今日惊扰了太子殿下,还望殿下不要在意。”



“本殿下当然不会在意,你们察完便走吧,莫要扰了休息,”叶修摆了摆手,拂袖坐在榻上,装作要更衣休息的模样,“尔等速去,我要歇下了。”



“是,臣等告退。”



等到听着所有侍卫通通都离开了如龙殿的范围,叶修才熄了灯,悄悄地跑到书桌前,打开了密室的门,才将姚嬷嬷放了出来。



“姚嬷嬷,你且小心回冷阁,我不日便会带着雪峰去冷阁。”



“那便劳烦殿下了,奴婢就先离开了,如今给殿下添了麻烦,于心有愧,算我欠殿下一个人情,若殿下需要奴婢做什么,随时可以来找我,这便是信物。”姚嬷嬷从身上摸出一块玉珏,这是蓝溪阁的信物,若是日后叶修有难,自己也应当是可以帮上一帮的。



“那我便收下了,嬷嬷路上小心。”



“多谢殿下,奴婢先告退了。”



看着姚嬷嬷再次消失在夜色里,叶修才躺回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满满都是小蓝痛苦挣扎的模样,或许这便是魔怔,只是甘之如饴。



小蓝,等我。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