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江山为聘⑧

#默默来还一发点文,可能又有变成大长篇的可能~#

#前期太子叶×质子蓝#

#后期皇帝叶×礼部尚书蓝#

#唐雎不辱使命梗#

#私设许博远与喻文州、黄少天是好友,有十岁许博远出没#

#出宫去了,不过被发现了,会受到什么处罚呢,下一章再说吧#

————————————————————————

华灯初上,叶修回到杭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不过城里不寻常的热闹和人山人海都在提醒他一件事,今日是中秋佳节,和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想着自己在路途上耽误的时间,又想着许博远可能还在等着他回去,连挥动马鞭的手都更有力气起来。叶修的眼睛在夜色下显得更加明亮,一边注视着夜色中到处涌动的行人以免踩到路人,一边驱使着身下的良驹希望他能够跑得更快些。

在陵县的这几个月,叶修时常便会梦到许博远,虽然总是能梦到,不过却都不是什么好梦,所以也让他在闲暇的时候总是有些担心,好几次悄悄往杭城送信给关榕飞才放下心来。有的时候关榕飞懒得再给他们当中间人了,许博远便会直接写信交给关榕飞,让关榕飞派人送到陵县,那些或长或短的信里,包含着一颗青涩的还未成熟的心,叶修看着那些信,连每天的疲惫都感受不到了,他想,小蓝肯定对他也是一样的,只是他还太小不懂那种感情是什么,不过他愿意等,所以没关系。

两天前最后一次受到杭城来信,陵县的灾后重建工作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叶修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便把剩下的一些工作全部都交给了吴雪峰,自己一个人快马加鞭地上路了,也不为别的,他只是希望能够在中秋那一天回去,陪在那个小家伙身边而已,那个人太寂寞了,在嘉世冷漠的宫殿里生存着,也幸好了他还有人爱着,才没有变成丧心病狂的模样,要知道嘉世的皇宫逼死过多少人,又逼疯过多少人。

嘉世的皇宫也沉浸在一片欢庆的气氛里,每一座宫殿和庭院都点满了灯,整个皇宫都包裹在一片橙黄的暖光中,不过也总有那么一两个意外的地方,一是冷宫,二则是许博远所住的冷阁。冷宫是弃妃所住的地方,自然是不配拥有那样明丽的颜色的,而冷阁却是因为许博远拒绝了嘉世帝的好意,连人都不齐,还过什么中秋啊。

遣散了下人,连姚嬷嬷也被赶了出去,许博远一个人跳上不太高的房檐,曲着腿抱着膝盖,抬头看着似乎离自己不算太远的月亮发呆。

说起来,好久没有收到父亲的消息了,不知道他们在蓝雨好不好,有没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以前他还在家的时候,父亲就经常因为公务而劳累得趴在书桌上睡觉,他总会悄悄披一件衣服在他身上再关上窗户出去不再打扰他,而现在自己不在身边,他会不会不记得这些事情……

他担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却终究没有任何办法去知晓,嘉世帝将他变向地软禁在皇宫里,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出宫的机会,别说打听消息了,就连只是出宫去散心都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他只希望别让他的一生全都浪费在这座冷漠的宫闱里。

叶修回到宫里,还没有去给嘉世帝请安,就直接到了冷阁,当他看到小小的少年蜷缩着身体坐在屋檐上,看着天边的月亮时,不得不说,自己心疼了。他从背上跳上屋顶,悄悄地走到许博远的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正在发育的男孩子声音里带着些嘶哑,却不难听出来是他一直在担心着的人,许博远把捂在他眼前的手放开,转过头就看到了叶修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种郁结于心的感觉一下子便散了,他就这么望着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多大的人了,还玩儿小孩子玩儿的东西。”

“小蓝啊,你这样就不对了,我明明是看你不太开心才这样做的。”

“其实我也没什么,就是想家了,没办法,每逢佳节倍思亲。”许博远看着叶修异常地认真,也第一次觉得没有亲人在身边的中秋,也许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你想不想出宫去?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夜市很热闹。”

夜市吗?不知道嘉世的夜市和蓝雨的比起来,会不会更热闹一些呢?但是自己真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宫吗?如果不行,叶修带着自己出去,岂不是很危险。

“还是算了吧,我也没多想出去。”思来想去,许博远还是决定算了,一来他摸不准嘉世帝的态度,自己受罚也就算了,他最怕的是要连累叶修一起受罚,二来如果没办法大大方方地走出宫去,就必须想办法偷偷溜出去,那样便太过麻烦了,两个原因一结合,许博远最后还是选择不去。

像是猜透了许博远的顾虑,叶修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哥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小蓝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考虑得太过清楚,今朝有酒今朝醉,何必在意那些,若是受罚,我和你一起便是。”

叶修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特别漂亮,许博远每次看着那双眼睛,便所有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直直得盯着那双眼睛,却没有从他的眼睛看出一丝一毫的动摇,不知道为什么,许博远就是有一种感觉,如果今天自己没同意的话,大概也会被这人强行地拉上吧。

眼神闪烁了一下,沉默了几秒,许博远叹了口气:“叶修,我们得早点回来,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开罪下来,我倒是无碍,倒是你,我有些担心。”

“不必担心我,父皇不可能对我做出什么。”毕竟到现在为止,那个男人心里最看重的继承者,不还是他吗,即使他根本就不愿意。

“那…好吧,我们怎么出去?”

“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如果许博远知道叶修会让他扮成太监的样子出宫的话,那他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地就答应了他,以前在蓝雨的时候,黄少和文州殿下也曾经怂恿过他,不过他都拒绝了,那两个人知道他脸皮薄也就没有坚持了,没想到兜兜转转他还是体验了一把这种感觉。

守卫的士兵们见到是叶修带着太监出宫,只当是太子殿下有事带人出去办,连阻拦都没有就放两人出宫了,两人前脚刚走后脚陶轩就到了,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问:“太子殿下这是要去做什么?带的又是什么人?”

“不清楚,不过殿下带的人好像是照顾他的公公。”

“照顾他的公公?恐怕不是吧,我刚刚过来才在路上碰到了小李子,呵,你可知私放宫人出宫是什么罪?”陶轩睨了一眼侍卫,像是在看将死之人一般,“来人,把这两个侍卫拉下去,以后再敢有人私放宫人出宫下场就跟那两人一样,另外宫人出宫必须出示令牌,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是,丞相大人!”

他倒是越来越想知道了,能让太子殿下费尽心思带出宫的人到底是谁,不过现在他要做的是要去一个地方,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如果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那么以后对付叶修都不用费那么多力气了。

毕竟人一旦有了弱点,想要击溃他,就太过于简单了。

嘉世的夜市很热闹,宫外的世界都许博远而言都充斥着新鲜感,实际上从他几个月前他第一次到嘉世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出过宫,嘉世帝是不会允许他随随便便出宫的,当初他之所以会要求蓝雨皇子来嘉世当质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想要囚禁蓝雨皇子,彻底断送了蓝雨发展的可能,却没想到被蓝雨搞了这么一出狸猫换太子。

“怎么样?嘉世的夜市很不错吧。”

“嗯,很热闹,以前在蓝雨的时候也经常和黄少还有文州殿下一起去逛夜市呢。”

“文州殿下?”叶修疑惑地呢喃了一声。

“你说了什么吗?叶修。”许博远没有听清,又重新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们走吧。”

街道上热闹而喧哗的声音把叶修的注意力分散了,让他没有那么仔细地去思考刚刚的疑问,许博远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露出了多大的破绽,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沉默得不说一句话,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并且和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

“糖葫芦,卖糖葫芦喽,一文钱一串儿…”突然间出现的叫卖声打破了他们之间似有若无的尴尬,许博远的眼睛听到糖葫芦的时候就变得锃亮,隔得老远就望见了那个叫卖的老者,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直朝那个方向挤去。

他那些小举动怎么会逃得过叶修的眼睛,像是知道他想要什么一样,叶修转过头就对他说:“想吃糖葫芦?怎么还想个小孩儿一样,你在那边等我,我去给你买。”说完也不听许博远的回答就朝着卖糖葫芦的老者走去。

看着叶修消失在人潮里,许博远的内心突然变得很不安起来,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他想要一个熟悉的人待在他身边,可现在那唯一一个熟悉的人都暂时离开了,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吃糖葫芦,只是这样东西正好能够让他回忆起一些美好的场景罢了。

叶修买了糖葫芦,小心翼翼地把它护在胸口,生怕人潮涌动时不小心把这糖葫芦给弄坏了,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爱吃这种东西了,可没想到小蓝却是这么大了依然那么喜欢。

他始终都觉得人总有一天会长大,所以一直努力抛弃着一些幼稚的东西,接着找到一些更实用的东西去替换,他想,也许是他在宫里待得时间太久了,久到一些习惯都已经被感染,他现在可以用成熟的思维去思考问题,但是却一点都不快乐,那种感觉就像是已经忘记了要如何去快乐了。

不想让小蓝也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叶修想比任何人都对他好,好到他感受不到冷漠,感受不到寂寞。

“小蓝,给,这糖葫芦太黏牙了。”叶修满嘴的嫌弃,却还是把糖葫芦递给了许博远,看着许博远心满意足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变得开心了呢。

“喏,”许博远把糖葫芦伸到叶修面前,叶修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一起吃吧,糖葫芦很好吃的,以前小的时候我只要一吃糖葫芦就能很开心了,叶修应该也能很开心吧。”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许博远,明亮的灯火照亮了他的那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样子特别好看,原本不爱吃糖葫芦的叶修鬼使神差地在那处明显的牙印上又覆了一层,看着许博远脸红的样子,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愉悦了起来。

“你怎么能吃我吃过的地方呢?”

“怎么不能,小蓝吃过的地方比较甜啊。”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的话,叶修就再次心满意足地收获了一只害羞的小蓝了,在许博远快要爆发的时候,叶修又及时的打住了,不过这次他直接牵过了许博远的手。

“你太矮了,我怕你走丢,我拉着你就不会走丢了。”许博远狠狠地瞪了一眼叶修,这人就不会好好说话吗?什么叫做太矮,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话吗?连哄人都不会,不过许博远也没有甩开他,默许了他的这一行为。

一高一低两个身影在人群里穿梭着,时常有行人会把他们挤开,可是叶修总是会着急地再次转过身去找他,然后在原地看到无措的他。

许博远想得其实很简单,也许在原地多等等,想要等的人总是会来的,他抬头就看到了朝他走来的叶修。

你看,这不是就等到了吗?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