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江山为聘④

#默默来还一发点文,可能又有变成大长篇的可能~#

#前期太子叶×质子蓝#

#后期皇帝叶×礼部尚书蓝#

#唐雎不辱使命梗#

#私设许博远与喻文州、黄少天是好友,有十岁许博远出没#

#祝大家元旦节快乐!!!!2016年的最后一篇文章!!!!!!!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也要开开心心#

#这章有沐秋和沐橙出没,不过是作为叶修的亲友团哦,只是友情向,千万不要乱站cp#

#好了,貌似有一个不算伏笔的伏笔#

——————————————————————————

嘉世帝给许博远安排的住处在北宫的最南边,那里算得上是整个宫里最偏僻荒凉的地方,甚至比起冷宫都还要荒凉一百倍,这也足以看出在嘉世帝心中这位邻国质子到底是个什么地位,不过太子叶修闹得这么一出却让人不得不重新给这位质子一个定位,被太子庇护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叶修已经在外面转了好几圈了,而进去的御医现在还没有出来,他只好逮了一个出来换水的侍女问问情况。

“回禀殿下,质子没有生命危险,会吐血只是急火攻心所致,御医说只需静养几日便可。”侍女颤巍巍地回答完叶修的问题,便施了礼告退了。

大概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御医们才从房里退出来,关好房门转身就看到一脸焦躁的叶修。“殿下可是有事要说?”为首的御医姓吴,算得上是一直照顾着叶修健康的人,也是叶修在这个冰冷的皇宫里唯二信得过的人,只有弱冠之年,却已经是御医之首,掌管整个太医院。

“他情况如何?”

“殿下,说实话,质子的身体情况不太乐观,原本路上受了风寒,却因为赶路而耽误了治疗,又加上急火攻心,吐了血,这身体已经是大不如从前了,若是可能,还请殿下请示陛下,让质子静养一月。”吴雪峰清秀的眉峰微微皱起,他的心里还在思索着许博远那紊乱的脉象,简直是一团乱,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嬷嬷是怎么照顾人的。

“这个我自会找时间禀明父皇,不用担心,现在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可以,等会儿我会开个方子,负责照顾他的嬷嬷在哪儿,交到她手里或许要信得过些。”

“嗯,姚嬷嬷在殿外,你直接过去找她便是,我先进去了。”看着叶修推门而入,吴雪峰也背着药箱出去把药方给了姚嬷嬷又叮嘱了几句饮食方面的问题,就离开了这冷阁。

其实以冷阁的环境是很不好养病的,这里太过潮湿,而且一到晚上总是有几分阴气,让人内心感到惶恐不安,这对于病中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只是现在他没办法帮这个少年换一个好些的地方养病,朝中局势复杂,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大概也只能先亏欠着他了。

“人都走完了,你该醒了吧,小家伙。”叶修漫不经心地看着许博远一直抖个不停的睫毛,很想凑上去揪住不让它动,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结果就是许博远捂着眼睛大叫一声从床上撑起来。

睫毛被扯掉的痛苦让他整个眼圈都红红得,活像了一只被欺负狠了的兔子,在向着敌人呲牙咧嘴,可是在叶修看来,这只兔子是完全没有战斗力的,他只是轻轻一按就把许博远重新塞回被窝里。

“病了的人就好好养病,现在跳出来像什么你知道吗?”叶修故意停顿了一下,见许博远摇了摇头又接着说,“像猴子!”

“我才不像猴子!”许博远嘟着嘴,喃喃道,其实他也觉得奇怪,平时的他是不可能说出这种像是撒娇一样的话的,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他就很少再在爹爹面前表露过什么,只是每一次一到叶修面前,自己这些小孩子脾气总会被暴露的淋漓尽致,他还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

“终于有点儿小孩子的样子,明明才十岁而已,装得跟自己二十了一样。”叶修顺手捏了捏许博远还有些婴儿肥的脸,突然心里就像是炸开了花,惊得他缩回了手,定了定神才继续跟许博远贫嘴。

“你自己还不是,你说说你比我大多少?”

“大三岁也是大,小蓝,你好好休息,等一月后你身子好些了我给你介绍两个人认识。”

“小蓝?这什么名字?换一个!”

“不换,本殿下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小蓝再见。”仗着许博远生着病没办法跟他闹腾,叶修暂时带着胜利的曙光离开了冷阁,那一天伺候叶修的宫女太监们都感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因为自先皇后西去后,太子就没有真正开心地笑过,只是这一次去冷阁回来以后,却开心得跟寻常人家的孩子一般,他们也说不清这是好是坏啊。

灯火通明的升龙殿上,一主一仆正小声说着什么。

“陛下,太子殿下从质子的冷阁出来以后就一直很开心,就像是先皇后在的时候一般,这可如何是好啊?”

那质子本就是一颗棋子,若是在这个时候得了太子殿下的欢心,这以后的计划不就得全乱了。

“暂且先看看,若是阿修喜欢就暂且留着他,不过若是阿修的心思太看重这人了,那他就留不得。你看着办吧,朕累了。”

“奴才遵命,今夜陛下要去哪位妃子那里?”

“今晚朕就住这升龙殿吧,你且下去。”嘉世帝疲惫地招呼了一声自己的心腹,便闭目靠在椅子上。

阿柔,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呢?续娶了陶丞相的妹妹,却害得父子不像父子,如果我再把蓝雨质子置于死地,大概就永远得不到原谅了吧,不过那又如何,阿修必须要安安稳稳地在这个位置上坐享万里江山,而我不过是在为他扫清障碍,不怨亦不悔。

许博远的身体底子到底是那颠簸的几个月里熬坏了,身体也是反反复复了好几次也不见好,也好在自从叶修那次请示了嘉世帝,给他争取了静养的空间,再加上吴太医的方子,他的身体才慢慢好了一些,不过却也吹不得风,经不起冻。

四月初,春风刚刚吹进园子里的时候,许博远的冷阁来了两个不速之客,男的跟叶修差不多的年纪,而女孩子却是和自己一般大,他刚来嘉世,还不太清楚嘉世有哪些不能惹的人,刚巧姚嬷嬷已经出门有一会儿了,许博远着一身白衣孤零零地站在庭院里,似乎风一吹就要倒了一般。

“你就是蓝雨质子喻蓝桥?”那少年的眉目间不似叶修那般的硬朗,倒是多出了一份清秀,说白了许博远倒是觉得这个少年长得过于清秀了些,不过他那一身凛然的气势却又让他跟这个词语沾不上关系。

“我是,请问有事吗?”许博远正站在园子里浇花,此刻也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少年,他刚刚想了许久,能够自由出入这里的人本就不多,那么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必定也是大富大贵之人,大概也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

“听闻蓝雨质子擅剑,不如跟我过几招?看你身体还未好全,我便让你三招,如何?”那少年拎着一杆长枪,随手又丢给许博远一把长剑,倒是他以前学剑时惯用的,不过他学剑只是为了防身,比试倒是第一次。

“不必,无需关照,请吧。”

“承让了。”

刀光剑影,少女在一旁看得很认真,审视着握着长剑与自己一般的少年,不错,不偏不倚,不卑不亢,难怪是叶修看上的人,虽然这一次是必定输给哥哥了,但是小小年纪便是一身正气,这样的人日后定能成大事。

最后还是许博远输了,当手中的长剑被面前的人挑翻在地上时,他就知道自己输了,不过倒也是心服口服,这少年一定不是一般人,这长枪一出怕是黄少也难以匹敌,嘉世真是人才倍出啊。

“是蓝桥输了,在下心服口服。”

“客气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难怪阿修那家伙每次都在我面前提起你,不错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那少年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一个没注意,许博远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顿时咳嗽起来。

闻声而至的叶修,一进院子就看到咳得满脸通红的许博远,又看到手足无措的挚友,顿时起了调侃之心:“沐秋啊,胆子越发的大了,我听说今天你又在宫里欺负人了是不?还欺负在小蓝头上了。”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也喜欢颠倒是非啊,我那明明是见义勇为,拔刀相助,而且我和你家那位明明相处的很好,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欺负他了,我给你治治,眼戳的毛病可不太好。”那少年似乎是叶修的好友,举手投足之间有种浑然天成的霸气,既然是好友,必然身份也不算太差。

“那可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小蓝,你说说是个什么情况?”叶修故意不去看挚友憋屈的表情。

“见色忘友的家伙…”少年白了叶修一眼,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像是一颗青松屹立不倒,不知为何许博远觉得这个人以后就会像以前自己见过的那颗青松一般,正直,仁义,坚强不倒。

“这位公子并未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刚刚不过是我被呛到了罢了,叶修,你太过小题大做了。”许博远笑了笑也不去戳破叶修的小心思,只是淡淡地说。

“叫什么公子,太客气了,我是苏沐秋,苏将军的儿子,那边那个是我妹妹苏沐橙,从此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不必客气。”苏沐秋又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不过这次似乎是克制了力道,毕竟刚刚那阵仗还真是太可怕了。

“多谢少将军抬爱,蓝桥担当不起。”许博远依旧不冷不热地回答,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有看过和敌国质子交朋友的将军之子吗?跟叶修人一样,估计也是个不达不目的不罢休的人,想当初叶修可是整整在自己面前烦了自己整整一周,自己才肯叫他叶修而不是太子殿下的。

“我就跟你说了吧,不行啊不行,当初我可是努力了很久才让他改称呼的,苏沐秋,你要更久才行。”

“那怎么办?”

“你和沐橙每天来陪陪小蓝不就完了,拉拉好感度嘛,”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拉过苏沐秋站到一边,“喂,不准把好感全拉到你一个人身上去了,偶尔帮我说句好话呗。”

“看你的诚意。”苏沐秋朝叶修挑了挑眉,让人办事儿怎么可能没有报酬。

“天香阁的烤鸭,包你吃一周,这个条件怎么样?”

“一个月,否则免谈。”

“好好好,你是大爷,我这个当太子都给你跪了行不?”

“这还差不多,对了,还有胧月阁的甜点,沐橙喜欢。”

“好,成交,别忘了你说的话。”叶修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像是把自己的终生幸福都托付到了他的身上,他只希望苏沐秋的那张嘴在面对小蓝的时候还有用,毕竟有的时候自己也会被噎得没话说。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正事儿,叶修才拿出手里的食盒放在圆桌上:“小蓝啊,我听姚嬷嬷说你喜欢吃桂花酥,虽然不知道和你们蓝雨的口味一不一样,我还是去给你弄了点儿,你吃吃看?”

许博远望着食盒里似曾相识的糕点,眸子一下子就沾上了雾气,好久不曾见过桂花酥了,即使知道和蓝雨的桂花酥肯定不是一个味道,许博远却也吃得心满意足,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或许也不会那么难熬了。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们改日再来找你,今日叨扰了。”

“不客气,叶修,谢谢,我很喜欢你送的桂花酥。”许博远说这话的时候,唇角的笑意都遮不住,眸子里像是注满了星光,一片璀璨。

“不用谢我,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你带就是了,我们走了。”

“好,我送送你们。”许博远把他们送到冷阁门口,目送着他们的身影在远处化为一点才又回到院子里,看着食盒中的桂花酥发呆。

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很多有的没的的东西,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不过很快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的思绪,那是从宫外回来的姚嬷嬷:“公子,有人来过了吗?”

“嗯,太子殿下刚刚带着他的两个朋友过来探望,还送了我最喜欢的桂花酥。”许博远开心地把食盒举到姚嬷嬷的面前,他在姚嬷嬷面前是不敢直接称呼叶修的名字的,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叫了,姚嬷嬷总是会变成一副很可怕的样子。

姚嬷嬷看着许博远眼中的星光,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在了她没办法控制的时候,她只希望不要是她想的那样,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会少有的板着脸对自己的小公子说:“公子,你忘了老爷临行前说过的话了吗?”

听到这句话,许博远瞬间变了脸色,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达到了,姚嬷嬷才说:“公子,别跟他们走得太近,你们永远不会是一路人。”

是啊,他又怎么会轻易忘记爹爹说过的话呢,他记得,爹爹最后的那句话是——

“保护好自己,蓝雨,一定会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