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江山为聘②

#默默来还一发点文,可能又有变成大长篇的可能~#

#前期太子叶×质子蓝#

#后期皇帝叶×礼部尚书蓝#

#唐雎不辱使命梗#

#私设许博远与喻文州、黄少天是好友,有十岁许博远出没#

#惊现叶不修#


#最后手动艾特一发@凌汛的鱼#

————————————————————————

从蓝雨到嘉世路途很远,单单只算上在路途上的日子,也大概有一个多月,长途跋涉过后不管是人还是马匹都累得很,可偏偏嘉世帝却指定了蓝雨国必须在下个月月初将质子送到都城,这不是难为人吗?只是蓝雨作为战败国,根本无法提出异议,便只能更加快马加鞭地赶路了。

许博远大概也知道如果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到达嘉世会是怎么一种情况,无非就是嘉世帝用这样的借口,将他们全部处死,然后蓝雨将彻底再无翻身之日,只可惜他算漏了一环,蓝雨帝又岂是那种甘心被他人玩弄于股掌间的人,狸猫换太子,真正的皇子还在蓝雨的都城,而他不过是个牺牲品,说得不好听些,死与不死,对嘉世而言都没有任何作用。

“公子,前面就是驿站了,您是否想要歇歇脚?”前来问话的是一直照顾着他生活起居的姚嬷嬷,大概是怕陛下为他准备的队伍会怠慢他,许尚书最后还是把府上的姚嬷嬷派给了许博远,这样的话也好有个照应。

“不必,若想赶路便赶就是,若是到晚了,我们的命都别想保住。”许博远挥了挥手,便靠在马车上小憩起来。原本在他这个年纪,若是生在普通人家,那可是个任性贪玩的年纪,只可惜他出生在官宦之家,便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公子,老爷分别时托我好生照顾你,你这般让我如何是好啊?”姚嬷嬷也是心疼,许博远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在家的时候又怎么吃过这样的苦,看着满脸疲惫的许博远,她顿时觉得苦在公子的身上,却疼到了自己的心里。

“出门在外又怎能像在家一样娇气,嬷嬷,不必多说了,快些赶路吧。”许博远揉了揉有些犯困的眼睛,强打着精神,毕竟也是十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经得起这样折腾,只是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现在更不是他能任性的时候。

车队依旧前进着,在天黑之前终于赶到了嘉世的边境,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守城的官兵们听说是蓝雨国护送质子的车队,便替他们找了一家条件比较好的客栈住下了,虽说是战败国送来的质子,但是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士兵得罪的起的,一个不好就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许博远因为长时间的赶路已经很累了,在姚嬷嬷的伺候下很快就睡下了,而姚嬷嬷在他床边叹息一声也退下,临走时熄灭了那盏燃烧得炽烈的油灯,一瞬间房间里昏暗一片,只剩下冰冷的月光从窗棂处照射进来,重新照亮了大半个屋子。

只可惜许博远睡得并不安稳,在梦里他又梦到了很久都没有梦见的母亲,那个温柔得不可思议的女子,梦见她抱着自己躺在椅子上,指着天空中一颗颗星星,对自己说:“远儿,你看到天上的那些星星了吗?若是有一天娘不在了,那就是变成了一颗明星,无论发生什么,娘都会保佑你平安的。”接着他就莫名其妙地醒了,就再也难以入眠。

闲着也是闲着,点了灯披上衣服,许博远便想去外面看看星空,他也曾跟着黄少一起学过武,虽不精通,可飞到屋顶的能力也是有的,只是不知是这客栈的屋顶太高还是他自己学艺不精,尝试了多次竟然也不成功。

“噗,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笨人,跳个屋顶都不会。”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倒是将许博远吓了一大跳,原本都快猜到屋檐的脚打滑了一下,竟然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

我是不是快死了?我还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我还没有等到蓝雨强盛起来,我还不能死啊!

可喜的是许博远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他悄悄地眯开一只眼睛,便看到刚刚的那个少年眼睛里露出了些许担心的神色,接着又换上了戏谑的神情:“我说你还想在我怀里待多久?你就不能胆子大点儿吗?看着啊,哥跳给你看。”轻轻把许博远放下,少年轻轻一跃便上了屋顶,趾高气扬地对许博远说:“看到没,这才叫高手,真不知道十岁的小屁孩儿自己出来干嘛,连个武功都不会,也不怕被吞了。”

“你能带我上屋顶吗?大哥哥。”那少年显然没有想到许博远会这样叫他,毕竟自己家里的那个笨蛋皇弟可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叫过自己哥哥了啊。好在他心理素质不错,只愣了一秒,便回过神来,毫不犹豫从屋顶上跳下去,拦腰抱起许博远又跳回屋顶。

“你就这么想上屋顶?”少年仰躺在砖瓦上问他。

许博远抱着双膝看着璀璨的星空,用还有些稚嫩的声音说:“嗯,我想看看今天的星空,我娘说过,如果有一天她不见了,就是变成了群星中的一颗。”

“我说,这种话我五岁的时候就不信了,你这人能信到现在,也是不一般。”今天也是有趣的紧,不过是夜里起夜入个厕,回来竟然能碰到如此好玩儿的人,这一趟偷跑出来也是值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其实也很早就不信了,只是我爹说人活着便要有个念想,虽说幼稚了些,却也好过没有,有的时候看着这漫天的星星就没有那么难过了。”许博远认真地望着那个比他大上两三岁的少年,看着那双闪烁的眼睛他突然觉得或许爹爹有一句话说对了,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不管是爹爹,还是他自己,亦或是这个带着他飞上屋顶的少年。

“我母亲也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为了家族的需要,我父亲不得不续弦,现在的正妻心狠手辣,巴不得让我和我弟弟死,而父亲却早已无心再管这些事儿,”那少年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说了句话,“小鬼,你有个好娘亲,也有个好爹爹,有的时候我倒是羡慕你们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用担心那些明枪暗箭,也不必忧愁人心险恶,他们这样的人,一旦错信了别人,便是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哥哥,你的母亲一定希望你好好活着,别人巴不得你死,你才要活得比那些人更好。我爹说这样才能让那些人吃不好睡不好!”许博远握了握拳头给这个萍水相逢的大哥哥出起了主意,少年看着眼前这个粉嘟嘟的男孩儿突然觉得,这孩子还挺可爱的嘛。

后来他们又聊了很久,年龄相差了三岁的两个人并没有任何沟通障碍出现,究其原因,许博远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于早慧了些,他们倒是无话不说,从父母谈到朋友,再从朋友谈到兄弟……

“我跟你说,我家那个笨蛋弟弟……”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自己的肩头一重,耳畔传来浅浅的呼吸声,才发觉许博远已经靠着他睡着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娘亲,娘亲”。还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要是自己别有所图,这家伙早就不见了。

摇了摇头,少年轻轻抱起许博远跳下屋顶,将他抱回房间,又替他掖好了被子,才关上门离去。

小家伙,你还真是幸运,想当初我那个笨蛋皇弟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却被你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得了去。

有缘再见了,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他们一定会很快相见的。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