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27)

小小的跳跃,可能人物的转换有点快的样子,希望大家别介意。快要完结了,不过大概又得拖几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许博远的父母接到电话二话没说就出门朝目的地赶,叶父订的饭店是市里最好的一家,站在饭店门口的许教授也不得不感叹,不愧是叶氏集团的总裁,出手就是大方。

当全部的人都落座,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当然这种热闹只限于双方讨论孩子婚事快要魔障了的父母。

“老叶啊,你们家小叶挺不错的嘛,这才回来多久,连孩子都有了。”许父的话瞬间让许博远闹了个大脸红,这话听着怎么说得自己那么不矜持呢?

“那是,我们叶家的孩子能有多差。”叶父的声音里充满了骄傲。好好好,这孩子一怀上,就终于不用担心这个烦人的家伙的终身大事了,当初还担心人家小蓝不让他标记,结果没想到还真成了。

“这小蓝和叶修的婚事,订在多久合适啊?”终于还是许母提出了这个双方都关心的问题。

然而,却瞬间冷场了。

叶修靠在椅背上像是毫不在意地哼着小曲儿,但是微微泛红的耳朵却可以发现这个平时最不要脸的人竟然也害羞了。叶秋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默默低头看着手机上的股票行情,用行动表示着“我是单身狗我什么都不说”的气场。而许博远更是瞪了自己母亲一眼,然后更加用力地揪着自己的衣角,最后还是叶修在旁边握住他的手,不然衣服恐怕都得揉得不知道有多皱。

“这个?光顾着高兴,还没想呢,就等着和你们一起来决定。”叶母笑了笑,抱歉地说。果然是因为大儿子太让人操心,这下好不容易做了件让人高兴的事,连他们也跟着糊涂了。

然后这个饭局就变成了两家父母商量婚事的地方,不过最后结果是好的,两方都同意订在六月底,这样两个月的假期就能变成蜜月期了。

看着自己父母如火如荼地讨论着,许博远悄悄扯了扯叶修的衣角:“叶修,你说明明是我们的婚事,怎么他们比我们还激动?”

“大概是因为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孩子终于真正长大了吧。”叶修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因为我们终于要离开他们的怀抱,所以他们才想给我们最好的东西吧。

这样想着,叶修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温柔。说实话,老头子嘴上嫌弃自己这样嫌弃自己那样,到最后不过都是因为觉得自己选择的路太苦,他只是不满意自己那么早就不再需要他的庇护。

大家一起愉愉快快地吃完了晚饭,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许父似乎是跟叶父喝酒喝爽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小蓝,我跟你说,今天我就…我就特批你去叶修家了,啊,过得开心点啊。”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母拉到了一边:“你搞什么?我话还没说完……”“你少说几句也不会死,”许母一脸嫌弃地拉着许父,又转头对叶修说,“你伯父他今天有点高兴,小蓝就拜托你了。”

看着叶修保证一样的点了点头,许母才扶着喝得烂醉的许父上了车。

而叶父他们就比较方便了,叶秋从来不喝酒,开车的任务自然落到了他的身上。“混蛋哥哥,我就先送爸妈回去了,你有空还是多回家看看,爸他还是挺想你的。”叶秋看着眼前和自己相似的脸,有点感慨,原来时间已经那么久了,你都已经快要结婚了。

哥哥,你真是从来都走得那么快,偶尔也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好啊,你快走吧,我看老头子那样子快不行了,快把他送回家去。”叶修敷衍地点点头,嫌弃地看了一眼东倒西歪的叶父。

“你就省省吧,都这样了还贫啊?我们就走了,改天见。”

“改天见。”

叶修和许博远两个人看着叶秋开着车离开后才准备去停车场开车。

去往停车场的路上没有灯,考虑到许博远有点轻微的夜盲症,叶修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许博远的手。黑暗中,寂静得连对方连绵的呼吸声,和有力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许博远的手被紧紧握在叶修宽厚的掌心中,轻轻一动就能感受到对方手上薄薄的茧。

“叶修,你会这样一直牵着我的,对吧。”许博远抬头看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叶修问,乌黑的眸子在黑暗中都显得那么熠熠生辉。

唇角勾起一抹笑,叶修用另一支手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发:“想什么呢?除了你,还有谁受得了我?”

只有你啊,小蓝。

“说得跟你没人要似的,”许博远没好气地拍开叶修的手,狠狠地瞪了眼对方,“我跟你说,叶修,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所以也请你不要放弃我。”

“好了好了,说得这么严肃,这不是都要私定终身了,还这么说呢。”叶修重新把许博远的手握在自己手中,这双手的主人就是即将和自己走过一生的人啊,不想放开,也不能放开。

开车回去的车程并不太长,才不过十几分钟叶修就把车停回了自家的楼下。

“小蓝,出去走走怎么样?有些事情看来不得不告诉你了啊。”叶修无奈地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有些事,最开始觉得不让你知道比较好,不过最后却还是觉得,你有权利知晓关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事。

“好啊,正好去买点水果和菜,我记得叶修你家里什么都没有吧。”许博远托着腮帮子说,这家伙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不健康的东西。

“也行,外面就有个大超市,挺方便的。”

暮春的夜晚,总是透着几分不属于春天的炎热,不知不觉就已经快到夏天了。繁星点缀着墨蓝色的天空,在黑暗的幕布上填上了几分神奇的颜色。风中飘来一阵青草混杂着泥土的原始的甜味儿以及涩味儿,如果没有叶修那句扫兴的“这什么臭味儿”的话的话,也许会更好一些也说不定。

“小蓝,其实我对我离开的原因有所隐瞒。”

“我知道的,也许一开始还在怀疑是你抛弃了我,可是后来我愿意相信事出有因这个词语。所以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许博远的眼眸在星光的衬托下更亮了,“我不需要从别人那里打听什么,因为我始终相信着,你一定会亲口告诉我。”

“小蓝,今天就让我破个例,抽根烟,”叶修点燃了一根烟,衔在嘴里,“这个故事要说完大概得很久了,不过总结来说就只是两个人名而已——陶轩、刘皓。”

“陶轩?刘皓?”许博远将这两个名字放在嘴边来回咀嚼,然后突然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他们俩合伙让你陷入如此落魄的境地。”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毕竟那可不是普通的陷害啊,估计也谋划了挺久了吧,”滴水不漏,让他当时连翻身喊冤的机会都没有,“学术思想的抄袭,算是很严重的事情了吧。”

“怎么会?!”许博远听到抄袭两个字的时候,一时没忍住叫了出来,叶修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当然我是不会,不过百口莫辩,大概就是当时那种情况了,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叶修无可奈何地看着许博远红了一圈的眼睛,还真是说哭就哭啊。

他是他们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不把这颗石头搬开,他们又怎么可能平步青云呢?不过现在看样子即使没有了自己这个阻碍,他们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我啊!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说着说着许博远的声音里就多了一丝哽咽。再怎么说,也至少让我知道,你没有想要抛弃我啊。

“我知道,我知道的,所有说啊,小蓝,真是抱歉啊。”叶修转身给了许博远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对方接触到自己胸前的一瞬间,叶修感觉到了湿意,揉了揉许博远的头,默默地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这样,当时我敢不敢告诉你啊?

两个人都正专注着此时的话题,以及彼此的眼睛,根本没有留意那个在角落里的人。等那个人突然出现的时候,叶修已经来不及将许博远拉开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博远被那人很快的撞倒在了地上。

“呜……”作为一个快要当父亲的人,许博远倒地的瞬间下意识地捂住了肚子,而撞人的人的眼睛里滑过一丝了然,然后在叶修冲过来抓住他之前跑掉了。

“可恶!”叶修看着逐渐跑远了的身影,有点恶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平息了一下怒火才过去扶起了许博远,“有没有摔着?哪里不舒服?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

看着叶修满脸的担心,连一向的嘲讽都维持不下去了,许博远竟然不由自主地“噗嗤”笑出声来:“叶修,干嘛那么严肃,没什么大事。我可是你的omega,偶尔也相信一下我啊,我们的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掉的!”

“小蓝,你一天少吓哥几次,年纪大了,不禁吓啊。”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话最多了!”

原来还真是怀孕了,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黑暗中的身影舔了舔嘴唇,散发出一股让人觉得恶寒的气息,那是代表着污浊的味道。

黑暗中隐藏地利爪,早已蓄势待发。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