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20)

叶修自作主张地给许博远请了一天的假,大概是看在他们平时都是全勤的份儿上,冯校长直接就给他们准了假。许博远看上去有点衣衫不整,整个人也懒懒散散地挂在叶修的身上,让路过的学生们都会不禁侧目。

“听说今天许老师班上有个学生发情了,应该是受影响了吧?”

“叶老师和许老师简直是模范情侣啊,有没有?”

……

许多种声音充斥在叶修的耳中,不过他也没有阻止,毕竟也没什么不对的,只要不让小蓝听到就好了。

“嘘,千万别在你们许老师面前说,不然他肯定不让我上床了。”

叶修对着身旁的学生们悄悄道,小蓝的薄脸皮可是出了名的,要是他知道全校都要知道他被自己抱出来的事情了的话,那么估计他得有一个月不能开荤了。

在自己学生们一脸“我们懂得”的表情中,叶修抱着许博远一路走到停车场,把爱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驾驶座上。轻轻抚摸着恋人白皙的脸庞,叶修的眼中露出更加爱怜的神色,他的小蓝,怎么是别人可以占有的呢?

绕岸垂杨,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这一次,不论是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放过你了。

“叶修,救我……”许博远无意识地一声呢喃和紧皱的眉头让叶修的心狠狠地被揪了一下,指尖摸过许博远的眉角,轻轻抚平,叶修凑到他的耳边低语:“别怕小蓝,我在呢。”这一次,怕是真得被吓坏了。

似乎是听到叶修的话,许博远竟然安分了下来,嘴角也不自觉得染上了一丝笑意。叶修又看了一眼许博远,用衣服把透风的地方替他掩好,看着他舒服得朝暖和的地方拱了拱,才放放心心地开车回家。

其实叶修觉得许博远出生就是为了克自己的,不然他也不会一次次为了这个男人失了方寸,今天被吓到的可不仅仅只有小蓝一个,包括他自己也被吓了个半死,真得一点都不敢想,再迟一点到他看到的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回家的路程并没有用过多的时间,这段路上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来往车辆,所以叶修很顺畅地就把车开回了公寓。考虑到许博远在进行了“剧烈运动”过后还没来得及清理,叶修急急忙忙地抱着许博远就往家跑,生怕迟了一点让许博远不舒服导致发烧。

等到叶修放好水从浴室出来,许博远已经一脸朦胧得坐在沙发了,似乎看到有人影在那边站着,他用那双蕴满水汽的眼睛茫然地看了过去——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蓝这怕是睡迷糊了。

“小蓝,还知道我是谁吗?”叶修走过去用手在许博远面前晃了两下,才看到许博远的眼睛渐渐有了神采。

“叶…叶修?这是在哪儿啊?”许博远揉了揉发酸的眼睛问。

“这是我家,现在我要抱你去洗澡。”

许博远还来不及阻止,身体就腾空而起,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不过这种事情他自己也可以做啊!!“放我下来!我自己也可以洗的,不用你帮我!”许博远挣扎了一会儿,叶修看他太闹腾干脆把他放了下来。“那小蓝你自己去吧。”叶修的眼里闪过狡黠的光,他就不信了,如果小蓝还能走过去,那肯定是自己还不够努力。

果然不出叶修所料,许博远脚刚一触地就软了下去,“嘭”的一声跌倒在木地板上,疼痛的感觉让他的眼泪一下就飙了出来。“疼……”许博远糯糯的声音听得叶修有些心软,急急地走过去,一把抱起对方,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愿意。

这么别扭的脾气,也不知道是到哪里学的。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4314208846919

“小蓝,好梦。”叶修的脸上难得露出温柔的表情,也许他所有的温柔全都给了这个叫做许博远的人吧。 

叶修俯身吻了许博远的唇角,便拿起手机走出房间。小蓝,如果可以,真希望你不要知道这样肮脏的真相。

刚关上房门,手机就响了。

“喂,文州?”

“前辈吗?事情似乎变得严重了,已经控制不了了。”如此沉重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样子你已经想好怎么办了?”

“不,没有解决的办法,因为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小蓝,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告诉小蓝真相,让他自己注意?”明明是问句,从叶修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陈述句的语气。

“对,前辈,你一直说我太护着少天了,那么你何尝不是太护着小蓝了呢?”

停顿了好久,叶修才叹了一声气,也许真得还让他知道吧,毕竟那是要和自己共度余生的人啊。

“我知道了,会找个时间告诉他的。倒是你们,现在怕是楼都下不了吧?”现在那两人算是都在舆论的中心了,幸亏两人的家底还留了几分,真到特殊时候还可以让家里帮帮忙。

“是这样,不过前辈似乎忘了我和少天的家里也不算太差。”这两张没有曝出的底牌可是在这段时间帮过他们不少呢,不然他们可能早就被堵在楼上饿死了。

“那就好,别忘了请我和小蓝喝喜酒。”

“那是当然的。”

又寒暄了几句喻文州才挂断了电话,叶修靠在沙发上,又点了一只烟,烟味慢慢弥漫了整个客厅,真是个愁死人的问题啊。

小蓝,到底该不该告诉你呢?
而城市的另一边被叶修揍得很惨的绕岸垂杨正踢着路边的石子撒气,想着叶修的嘴脸就一阵咬牙切齿。

叶修,迟早我会把许博远抢过来,标记了又怎么样,老子照样抢。

“你是绕岸垂杨先生吧。”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绕岸垂杨的身后,像只受了惊的野鸟,绕岸垂杨猛地跳了一步。

“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和你一样恨叶修恨到死就好了。”

“那又怎么样?”

“难道你不想得到许博远了吗?”

“你…你有什么要求?”这个条件果然让绕岸垂杨心动了,宵想了这么久的男人能属于自己,那真是美妙到不行的事情。

“没有,到时候你只需要好好享受许博远就好了。”

“什么时候?”

“哈哈哈,这个还得过几天,等我的消息,而且别想反水,你的所有信息我都了如指掌。”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绕岸垂杨可是他选择了很久才挑中的对象,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那就等你通知了。”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