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17)

沉默包裹着叶修的身体,把他扔进一种叫做寂寞的液体里,让每个细胞都痛苦地叫嚣着,想要摆脱这种痛苦。没到这种时候,叶修就会特别特别想念许博远在身边的感觉,很安心,很舒服。

那种想要把他一直放在身边的感觉,从他和小蓝重新在一起开始,就一直没有断过,想要告诉所有人,这个人是我的。或许是失去了太多,所以现在反倒是学会了怎么去爱一个人,而不是伤害。

漆黑的手机屏幕突然发出刺眼的光,叶修看了眼屏幕,是自家弟弟打来的,果断地接起了电话。

“喂,混蛋弟弟,查到什么东西了吗?”叶修手里的烟早已烧得只剩下烟蒂,把烟蒂丢进垃圾桶,才淡淡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倒是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俩跟一个叫陈夜辉的人走得挺近的。”叶秋翻着手里的资料,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对他哥哥说。

“那么照片上那人是谁查到了么?他最近的动作呢?”叶修把身子撑在阳台上,风微微吹过他的发梢,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照片里的人就是陈夜辉,他最近就只是去了次蓝雨酒吧,其他的就应该没什么了。”

“好吧,就先这样吧,混蛋弟弟,我挂了。”叶修听到叶秋说出了和自己预想很接近的答案,就想马上通知喻文州他们小心些,果然这并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件,如果陈夜辉去酒吧是为了黄少天,那么陶轩他们就真的可能再对喻文州或者许博远动手。

直接挂掉了叶秋的电话,叶修打通了喻文州的手机,听筒里的声音表明着他们似乎正在洗碗或者干别的事。

“前辈,有什么事情吗?”叶修愣了半天没开口,倒是喻文州先问了一句。

“文州啊,这几天做什么一定要谨慎点,别给别人留了把柄。”叶修提醒道,千万不要这个的事情刚解决完又来一件更糟糕的事。

“好,前辈是听说了什么事吗?”喻文州敏锐地察觉了什么不对。

“没呢,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怕被驴踢。”说完叶修就挂断了电话。再望向窗外早已是墨色染满了整个天空,几颗不太明亮的星星点缀着夜空,清风再次吹来,带来属于青草的香味。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第二天真得是个好天气,一切都很美好,如果排除他一整夜没睡这件事的话就更好了。叶修的脑袋还因为没睡醒而有些犯迷糊,不过一想到今天小蓝要去学校的图书馆,他瞬间就清醒了不少,现在这个特殊时候还是陪他一起去比较好。

“喂,什么事啊?叶修。”拨通电话几秒钟,听筒里就传出一个朦胧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被自己的电话吵醒的。想着许博远起床气十足的样子,叶修不由地勾起嘴角。

“小蓝啊,快起床了,我过会儿来接你。不是要去学校的吗?”叶修靠在床上,眼睛望着窗外被光辉渲染的绿叶,声音中的宠溺藏都藏不住。

“今天上午没课,不能晚点去吗?”叶修听着许博远破天荒地给自己撒了一次娇,更是觉得新奇,不过也就没有逗他了。“好吧,那你继续睡,等会儿我过来叫你。”睡意还未散去的许博远当然不知道叶修心里打得如意算盘,所以心没有叶不羞脏的小蓝就坐等被吃吧。

想要快点见到小蓝的这种心理驱使着叶修精神特别好的从床上爬起来,几乎是用了他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直接驱车就往许博远家里赶了。

站在许博远家门前,叶修有种丑媳妇儿见公婆的感觉,内心之忐忑。正当他还在纠结要不要敲门,自己的衣服有没有整理好的时候,许博远家的门突然就打开了。叶修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许父却开口了:“小叶啊,小蓝还在睡呢,叫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和你伯母正要出去。”

“伯父伯母慢走,我就先去了。”叶修礼貌地让了路,又对许父许母说了一句就到楼上去叫许博远起床了。


http://htmlify.wps.cn/doc/index.html?ts=1459919424634&ksyun=U1XNNsbd%2Findex.html


“你这个混蛋,又得换被子了!而且还要洗澡。”许博远有气无力地瞪了叶修一眼,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会撩人了。

等到许博远和叶修再次收拾好已经九点过,驱车到达学校也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了。图书馆门前已经围了很多学生,一看许馆长终于来了,都纷纷让出一条路给他,方便他把图书馆门打开。

“大家别挤,挨着挨着进去,不要慌。”面对这样汹涌的人潮,许博远冷静地喊道。叶修停车过来之后就看到他的小蓝站在图书馆门口维持着秩序,哎,小蓝真得已经成长了许多了啊,说起来以前还经常会哭鼻子呢。

等到图书馆门口的人都已经全部进去了,许博远才分神来向叶修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过去了。许博远和叶修走进图书馆的时候,阅读室已经没有位置了,抱歉地对着叶修笑了笑:“叶修,我去帮你拿书,你去前台坐吧,没位置了。”

叶修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就听话的帮许博远守前台。而许博远自己走进文学读物专区,拿了一本大学时候叶修最喜欢的另一本书《百年孤独》,正准备返回,却偶然看到王杰希蹲在那里选书。

“王杰希?”许博远试探着叫了一声,对方惊讶地抬头,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叫他。

“许老师,是您叫我吗?”王杰希站起来,手里抱着一摞有关于中医方面的书。

“怎么?对中医感兴趣?”许博远笑了笑,现在对中医感兴趣的学生还真是少见。

“嗯,还好,想学一点,以后好有第二选择。”

“很有志向嘛。最近过得怎么样?你的alpha有没有……”许博远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突然闯入的人强势打断。

“他过得很好,就不劳老师你费心了。”许博远看不清方士谦的表情,但是却敏锐地感觉到他的不高兴。这是怎么了,怎么抱着这么大的敌意?而且自己也是omega啊,又不会怎么样。

许博远有点莫名地看着王杰希被方士谦拉走,王杰希最后的那个眼神透露出的东西,太让人心惊了。死寂,哀莫大于心死,方士谦,你到底做了什么?

隐去内心的疑惑,许博远把书递给了叶修,坐了一会儿,明显表现出一种坐立不安的姿态。叶修对自己恋人的动作都特别了解,他知道一定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小蓝这个样子。

“小蓝啊,你不是今天早上被我……”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博远用书轻轻砸了一下脑袋。

“叶不羞,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许博远的眼睛瞪得老大,面上出现了红晕,这人怎么到哪儿都这么不正经,这种黄腔就回家再说啊。

“冤枉啊,小蓝如果我不说话,你找黄少天说话啊?”叶修露出一个贱贱的表情,让许博远有种想要揍他的冲动。

“我说不过你,你好好守着,我去趟厕所!”许博远气冲冲地丢下一句话就向厕所冲去。

“真是气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猥琐……”许博远一边走一边吐槽,越大越没个正形。

原本许博远上完厕所就想出去,却没想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方士谦和王杰希!

“方士谦,你到底想怎么样?”似乎是被强吻了之后,王杰希有气无力地问,不过许博远依旧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无可奈何以及心如死灰。

“怎么样?你问我怎么样?你父亲间接害死了我父亲,这笔帐不应该算到你头上吗?”方士谦的语气之恶劣,让躲在隔间里的许博远都有点生气,更别说外面的王杰希了。

“你已经毁了我了,还想继续下去吗?”王杰希的声音突然平静得如同死水,怎么也起不了波浪。

“对,你记住,你王杰希永远都是我方士谦的,别想从我身边逃走。”说完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然后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才迎来第二声关门声。

估摸着两人都已经离开,许博远才从隔间里出来,表情异常沉重,原来这就是一切恶化的原因吗?这一切又和王杰希有什么关系呢?

过了好久叶修才看到许博远从厕所里出来,不过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怎么了?小蓝,一脸没精打采的样子。”

“叶修,你说父辈之间的事为什么总会扯到下一代身上去呢?”许博远坐到叶修身边,头靠在叶修的肩上,淡淡地问。

“又听到什么了?一下子这么悲观,如果是为了方士谦和王杰希的话,大可不必,”叶修抬手揉了揉许博远的脑袋,“他们只是忘记该怎么去爱罢了,终归要经历一些挫折的。”不然身份悬殊如此之大的爱情,拿什么去承担风险呢?

许博远点了点头,希望如此吧,那个少年,原本也可以像自己一样幸福的,现在却要经历这样的波折。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