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15)

春日的下午,太阳懒洋洋得照耀着大地,可叶修和许博远的心情却是像凛冬一样寒冷,四肢像是失去知觉了一样,只知道麻木地向前走。沉默让他们像困兽,无力地撕扯着牢笼,却无力挣脱。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让所有人都没有防备,不管是叶修还是喻文州都想不到黄少天会遭到这样的陷害。不过经历过这次的危机,估计也能让他明白一些事情,这些年,文州把他保护的太好了。

在这个已经挖掘不到太多爆点的时代,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可能成为风暴中心,而这一次,黄少天更是被扔进了风暴中心。在这样一个原本应该很安宁的下午,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公寓楼下却是站满了狗仔和记者,连出口都被挤得满满当当。

叶修隔着老远便看到了几个老熟人,他这样明目张胆得走过去估计明天有得多一条新闻叫做“时隔三年,骗子叶修卷土再来”?看了看身旁的许博远,问:“小蓝,不如你从正门进去吧,我这张脸太帅,我怕一上镜头就被认出来了。”许博远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虽然按照他们家那个阔绰的样子,的确是有点引人注目,光是他那张和叶秋一模一样的脸就足够让人写上好一阵子了。

“那我先进去,我记得这栋公寓背后有个小门儿,你从那里进来,我到里面等你。”许博远对叶修笑了笑,指了指电梯口。叶修走上去抱了抱他,才慢悠悠地走小路绕到后面去了,而许博远则是装作刚下班的样子,轻巧地从人墙中溜了过去,到达电梯口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像是一只偷腥成功了的猫。

许博远正暗自窃喜,却猛地被人拍了拍肩膀,吓得他直接跳了一下。转头就看到叶修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瞬间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窘迫。“小蓝,不至于吧?”叶修的眼中装满了戏谑。“我这不是害怕吗?万一我暴露了,那群人又不知道要胡说什么了!”许博远的腮帮子鼓鼓的,像是被气的不轻。

“好了好了,咱上去。”叶修一面轻拍着许博远的背,一面按了电梯。或许是为了治安着想,事件一被爆出来喻文州就让警卫将这栋楼保护起来了,毕竟记者和狗仔是很恐怖的存在。一不小心很可能伤及无辜。所以此时电梯里除了叶修和许博远以外,并没有其他人。

在电梯里的时间总是难熬的,让人忍不住想一些本不该想到的事情。

许博远又发呆了,最近他老是莫名其妙地发呆,一发呆就想到很多事情,比如叶修那次醉酒时说的话,他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他提到的那两个人——陶轩和刘皓,不过却始终不明白叶修为什么会提到他们。

“小蓝,该走了。”电梯到达楼层,叶修走了出去,却发现身后的人根本没有跟出来,又返回去把许博远亲自牵了出来。“怎么?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连电梯都忘下了。”叶修看着许博远无奈地问。

“没什么,这几天老是分神,可能是睡眠不好吧。”许博远没有告诉叶修关于他醉酒那天所说的话,即使这个人知道也不会告诉自己的吧。
屈指扣了扣房门,一声警惕意味十足的话从门的另一端穿过来:“谁?”

“是我!许博远,我们是过来看看黄少的。”许博远回答着喻文州的问题,叶修靠在门栏处,默默地点了一支烟。

门被打开,喻文州有些憔悴的脸显现在叶修和许博远两人眼前,是有多么疲惫才能变成这副模样?眼中全是深深浅浅的红血丝,脸色苍白,步履虚浮,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一样。“文州,你几天没休息了?”叶修把烟蒂扔到地下,在用脚在上面碾了几下。“前辈,小蓝,进来坐,”喻文州把两人迎了进去,又泡了两杯茶,“算上事发那天,大概有三四天没睡了吧。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他每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除了把之前堆积的事务处理完,还要处理少天的“吸毒门事件”。自从少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以后,他更是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就害怕少天做出什么傻事。直到现在这一刻,他才不得不检讨自己,是不是真得把他保护得太好,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让小蓝去找他谈谈吧。”叶修抿了一口茶水,突然觉得涩口难以下咽。喻文州点了点头,就把许博远带到一个紧锁的房间门口:“小蓝,你来叩门吧,少天估计是不会让我进去的。”喻文州笑得有些勉强,说完便转身走回客厅去了。

许博远来不及叫住他,他能从喻文州的眼神中看出,这个alpha有多么渴望能够抱住他的omega,然后给他一个吻,但是他不能,因为有一个人不希望他看到自己如此不堪的样子。

“黄少,黄少,我能进来吗?”许博远敲了敲门问。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哑得不成样子:“小蓝?文州没在外面吧?”他轻应了一声没有,随后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门被推开,一张苍白而没有生气的脸出现在许博远面前,眼睛没有一丝神采,如果不是脖子处的旧伤,他压根不会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黄少天。

“进来吧,小蓝。”黄少天微微侧过身子,让许博远可以进去。

房间里没有一丝亮光,明明是大白天,窗户却被不透光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唯一能透光的小角落也被黄少天用各种各样的东西给遮了个严实。木地板上全是散落的曲谱和稿子,而垃圾桶旁边也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团。

要说唯一的亮光,只是在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手机了,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手机,也惨兮兮得躺在地上,无人问津,就像此刻的黄少天一样。

黄少天站在那里没有动,而许博远却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符让他可以猜到让黄少天变成这个样子的大部分原因。莫名其妙的“吸毒门”,粉丝的不理解,不相关人的责骂……作为一个公众人物,黄少天承受的压力比任何人都要多,可是在这个需要粉丝们不离不弃支持的时候,让他看到的却是这样的话。

“这简直是丢我们omega的脸!”

“这种人干嘛要活着?吸毒,吸毒,怎么不吸死呢?”

“还以为终于有个靠谱点的明星,亏我还怎么喜欢他。”

“真是恶心。”

……

许博远有些无措地拿着手机站在那里,这些话,那些人怎么说得出口呢?

“小蓝,你说我没有吸毒,怎么那些人都不信呢?”黄少天的声音中藏着深深的疲惫,似乎是不想挣扎了,不想再去问为什么了,心灰意冷,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感觉。许博远终于在那一排排阴毒的咒骂中找到了黄少天回复的少的可怜的字句。

那些话简直就像是在黄少天的伤口上撒盐,痛得他生不如死,却又毫无办法。“黄少,我知道的,你没有吸毒,”许博远走到黄少天面前,笃定地看着他,然后当着黄少天的面“梆”的一声将手机砸到地上,“看到没有,黄少,那些人不值得你这样,他们不相信你又怎么样,我们信啊!别为了这样的人伤害爱自己的人。”

黄少天眼睁睁地看着手机在自己面前关机熄屏,他呆呆地看着许博远,突然无神的眼睛里出现一丝水气,泪就这么汹涌不决的留下来,他把头埋在许博远的怀里,瞬间许博远感觉到自己的胸前就有了些湿润。

许博远温柔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嘴里还不停说:“我们都知道你没有吸毒,我们都明白,所以黄少别再这样伤害自己了。班长很担心你。”“小蓝,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我呢?他们不应该成为我的支撑吗?”黄少天一边流泪一边问。是啊,粉丝和明星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真得是可以无条件的相信你吗?

观众总是盲目的,他们会在你最辉煌的时候说着爱你,却又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成为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少,粉丝都是靠不住的,真正爱你的,了解你的,是少数,能为你坚持的最后的,更是少之又少。为什么要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呢?你的身边有班长,有叶修,有我,还有郑轩他们,爱你的人那么多,何必在意那些不了解你的人的想法呢?”许博远的声音很轻,像一根飘落在心上的羽毛,轻轻柔柔地扫去心上的尘埃。

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黄少天在许博远的胸前轻轻地喘息了一会儿。“黄少,乖乖睡会儿觉,别再让班长担心了。”许博远在黄少天耳边说,感觉黄少天点了点头,他才把黄少天扶到床上躺着。把被子角给黄少天压好,许博远又给黄少天说了一会儿话,等到听到均匀的呼吸声,许博远才小心翼翼地退出房间。
“怎么样?”看到许博远走了出来,喻文州便走过去问。“睡着了,我把他手机给摔了,班长你重新给他买一个吧。”许博远有些尴尬地说,其实是不用这么暴力的,但是当时实在没忍住。

“噗。”叶修的笑声打破了诡异的沉默。说实话,他还真没想到,小蓝会气得把少天的手机都给摔了,这人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你笑什么?如果你看到那些话,估计你也得摔。”许博远还在为自己努力辩解,不过这倒是真得,那些话真得不是一般人接受的了的,他看到的那些都算是客气的了,还有一些更加肮脏的话,他都没敢看。

“谢谢你们了,小蓝,前辈。”喻文州望着两人很感激地说,如果不是他们还不知道少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别这样啊,班长。你们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不帮你们,我帮谁啊。”许博远面对这样的感谢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像很久以前那样,在黄少需要的时候帮上一把而已。

“那看样子少天已经没事儿了,那么我们就先走了。”叶修拉过许博远的手对着喻文州道,虽然这家伙是自己的后辈,但是离自己的omega那么近,怎么看到有点不爽。

“那前辈、小蓝慢走。”把叶修和许博远送到门口,喻文州不方便再出去,就在此和他们分别了。


叶修就一直拉着许博远的手,没有放开,直到电梯在一楼停下,叶修不得不从后门出去。不过他在离开的时候,对许博远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小蓝,千万不要放开我的手。” 许博远有些莫名,全当他在发疯,锤了他一拳:“神经病啊你,快走了,我到外面等你!”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看着许博远的背影,叶修突然觉得,就这样也不错。

你在,就是上帝对我最大的馈赠。


PS: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样的叶修和小蓝呢?😂😂😂😂😂😂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