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⑩

夜晚的街道很热闹、很繁华,不过这却正好和许博远现在的心情相反。他不知道当自己看着叶修生生灌下五杯酒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那一瞬间,就好像灵魂都脱壳了一样,害怕的情绪多过了埋怨。

为什么会害怕呢?因为他看见过喝酒喝到胃出血的叶修,他看见过因为没按时吃饭就胃疼得厉害的叶修,他看见过很多叶修脆弱的样子,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问题让他用这种方式回答。他不希望,也不稀罕。不过叶修,你到底瞒了我些什么呢?

“小蓝,小蓝,对不起,对不起……”叶修伏在许博远的颈窝处,充满酒气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熟悉的气息,让他的整个身体都快要忍不住的战栗,叶修,叶修,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你到底对不起我什么呢?

“小蓝……陶轩……刘皓……”叶修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他断断续续地说了几个名词,虽然极其模糊,但还是听清楚了。陶轩?刘皓?叶修。这三个人又有什么纠葛呢?会不会这就是所有事情的突破口呢?

轻轻地拍了拍叶修的脑袋,毛茸茸的头发摸上去很舒服,他凑到叶修耳边道:“你安分点,我叫我爸来接我们,我一个人可没办法把你送回去。”似乎像是听懂了许博远的话,叶修乖巧地将头朝他的脸上拱了拱,然后停在了他的肩上。

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拨通了许父的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许博远有点想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爸,你来接接我们吧,我一个人把这个人送不回来啊。”许父一听情况似乎不对,我们?这孩子大晚上和谁在一起呢?看样子对方是醉的不清呢!“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去。”爽快地给许父报了地名,许博远就扶着叶修在路边等着许父开车过来了。

许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当他看到趴在许博远肩上睡得正香的叶修时有点惊讶,看懂了自家父亲的疑问,许博远轻声道:“这家伙喝醉了,你也知道他酒量不怎么好。”“可我也知道,这孩子行酒令可不会输。”许父也是听说过叶修“英勇事迹”的人,当然也就知道叶修行酒令有多厉害。

沉默了很久,久到许父以为许博远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时,许博远却说话了:“因为是我和他比啊,他放水了。”许博远说完话示意许父过来接一下叶修,他现在整个人肩头都已经被叶修给睡麻了。

可谁知道叶修喝醉了酒,睡着了表现得会如此孩子气。像是害怕许博远会离开似的,他整个人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许博远,在许博远的耳边不停地说着:“小蓝,不要走……”许父站在一旁无奈地摊开手,表示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帮不了忙啊,人家可是指名道姓地要你呢!

“叶修,听话,先放开我,上车了再抱,好不好?”许博远以前也照顾过醉酒的叶修,和现在的样子一样,喝醉酒的叶修似乎是他最原始的样子,没有了嘲讽和隐忍,变得和一个孩子一样任性又直白。

叶修抬头用他那双朦胧的眼睛看了一眼许博远,又看了一眼许父,然后乖乖地放手了。许博远趁机活动了一下肩膀,随后就和许父一起把叶修搀到了车里坐下,原本许博远是想坐副驾驶座的,不过在关门之前叶修小小地闹腾了一次,让许博远不得不留在后排陪着他一起。

一开始叶修的脑袋一直不停地向许博远肩上倒,有的时候睡相不好,就整个人都倒了下去,最后许博远把叶修的身体轻轻放平,让他的脑袋可以枕在自己的腿上,这才安心地抬起头。

这些许博远自认为没有被发现的举动,全都被许父用车内后视镜看得一清二楚。即使是许父,也不得不叹一句“造化弄人”,这两个孩子,经历了那么多还是能回到这一步,也算是不错了。“小蓝,你决定好了吗?”许父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把许博远问得有点懵。看出许博远似乎没有明白自己的问题,许父又问:“你决定要原谅他了么?”

原谅?他对这个人的埋怨原本就没有多深,不然也不会所有计划在这个人出现的那一刻又被全部打乱。他从来执着的都是那一个理由罢了,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理由,叶修都不肯原原本本地告诉他,那些搪塞的借口自己会信吗?

“说实在的,我只是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理由而已。”原谅的话,很早以前就原谅了吧,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允许他靠近。没等许父再说话,许博远自己先说了:“可是现在我连这个理由都不想要了。今天看着他因为我的问题连续喝了五杯酒,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爸,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我不害怕他不爱我,也不害怕他会离开,我只是害怕我会永远的失去一个人。”

“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那一年他被检查出胃出血的时候的样子,那样子的叶修看着都让人心疼。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不想再要那个理由了,只有他还在,只要他回来了就好了。他是我这一生认定的人,如果他胆怯了,就让我替他勇敢一次吧。”许博远一边说一边温柔地看着躺在他腿上熟睡的人,突然觉得就这样也不错,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他被伤害了,所以将自己窝在壳里,任性地让叶修给自己一个相信他的理由,叶修也照做了。叶修真的很好,好到他不忍心再亲手将他拒之门外,所以叶修,我欠你一句话:

“欢迎回家。”许博远伏在叶修耳边喃喃地说出了这句想了很久的话。感谢你,可以回到我身边。

“哎,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了,你们好好的,就是最好的了。”许父宠溺地对许博远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叶修这小子隐瞒了什么,不过他觉得任何东西都是没必要隐瞒的,小蓝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事事都需要他保护的人了,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的。

许博远点了点头,又低头用手指仔细描摹着叶修的睡颜,别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混世大魔王竟然也会有如此天真的一面,还好,这一面是独属于我的。

十几分钟的车程,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到了。许博远轻轻地摇了摇叶修:“叶修,我们到了,醒一醒。”不知道是因为睡了一觉清醒了不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叶修撑起身子,迷茫地看了看四周:“这里不是我家。”

“当然不是你家,是我家啊,下车了,自己能行吧?”许博远看着叶修点了点头,然后吃力地去开车门,总之一开始都挺顺利的,结果没想到一下车,叶修脚一软直接趴到了地上,吓得许博远马上跑了过去把他扶起来。

等到把叶修扶进自己的房间躺下,大概也是半小时后了。许博远浑身是汗,又匆匆忙忙地下楼去端许母已经煮好的醒酒汤,热乎乎的,还泛着一股股的香味儿。原本因为架着叶修上楼就用了不少力气,这下扶叶修靠在床头的任务更是艰巨,不过还好对方并不闹腾,一会儿许博远便将醒酒汤喂好了。

又去浴室打了盆热水,准备给叶修擦擦身子,免得第二天一身酒气。利落地脱掉叶修的上衣,苍白而又精瘦的皮肤显露了出来,许博远有点心疼了,明明走的时候还有小肚腩的,现在都这么瘦了,叶修,你到底是有多不会照顾自己啊?

顺利地擦完上半身,问题来了,下半身要怎么办?擦还是不擦,许博远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他本就是脸皮薄的人,要他去擦一个男人的那个地方,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两情相悦的……嗯?暂时算是恋人吧,不天雷勾动地火才怪呢!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4404835219142



小蓝,晚安。


PS:和好的有点突然,不过我是真得虐不下去了~😭😭大家多包涵,我的锅~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