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⑨

蓝雨酒吧和许博远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迷乱的灯光在黑暗的空间中狂舞,舞池中摇摆着形形色色的人,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大概是这次身边多了个叶修吧。他把许博远护得极好,用手圈住许博远的腰,将人朝自己怀里送。许博远大概也知道他这么做得意图,也就红了红脸,没再说什么别的话。

别别扭扭地到达包间门口,许博远先一步挣脱了叶修的怀抱,推开了房间门。而看到这一幕的喻黄两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这两个人又在搞什么,最后还是喻文州拦住了即将进入包间的叶修:“前辈,你和小蓝,这是?”“哦,就你看的那样,我毕竟是‘抛弃’他的人,不会那么轻易被原谅的。”叶修淡定地解释道,许博远肯给他一次机会已经是不错的了,又何必再要求太多呢?

推开房间门,叶修就看见已经和许博远疯成一团的众人,还有那么在许博远脸上许久都不曾出现过的笑容。还好,你还没有因为我而忘记应该怎么样去笑。

“来了来了,正主来了,你们都让开!”宋晓眼尖地看到了和喻文州、黄少天一起进来的叶修,立马嚷嚷着让众人让了位,把许博远旁边的位置留给了叶修。叶修也没客气,直接走过去就坐到许博远的旁边。还抱歉地对他笑了笑:“小蓝啊,你看后辈都跟我让座了,我也不好不坐,是不?”叶修,你就要点脸吧。许博远看着笑得一脸贱样的叶修,在心里腹诽道。

包间里的气氛很好,毕竟都是一些许久不见的朋友,特别是许博远和叶修,两个人都曾经是时差党,好几年都不回国一次,这次好不容易回国安定下来,肯定就成了所有人洗刷的对象。可人在清醒的时候都不会问出什么比较敏感的问题,大多就开开玩笑,糊弄糊弄就过去了。

“唉唉唉,来来来,谁先来唱一首,暖暖场呗。”宋晓见大家都已经落座,直接嚷嚷道。过去这么多年,最闹腾的依旧是宋晓和卢瀚文。“少天前辈,来唱一个吧,最近发了新歌,唱你自己的呗。”被这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弄得没了脾气,黄少天有点自暴自弃地说:“好好好,你们这是串通好了是吧,我唱了的话,你们也得唱,不然我多亏啊。还有,现在不仅小蓝胳膊肘往外拐了,连小卢也这样了,我觉得有必要让刘小别管教管教你。”

嘴上说着不情愿的话,却还是把话筒拿到了手里,而离点歌的机器最近的喻文州自觉地上去替他点了一首《沉眠》,这首歌是黄少天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自己的歌,因为歌词是讲述的属于他们的故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最后才稳定下来,说到底他们比叶修和蓝河幸运了不知多少。

“凌晨两点的星光,寂寞得让人心殇,空白的照片墙,和残忍的月光……”这是很久之前他和喻文州第一次分开的那段时间,自己生活的真实写照。“沉眠于夏月初季……”他微微抬眼看了看喻文州,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文州,那么多人走了又来,只有你一直都在。

“压力山大啊,黄少和班长隔空都在传情,是吧,景熙?”坐在郑轩身边的人点了点头,又低头摆弄起手机来,这种时候千万别抬头,别秀恩爱秀得太明显,绝对会成众矢之的的。

唱完以后黄少天果然没准备放过起哄的宋晓和卢瀚文,让他们一人唱了一首以后,所有人又把目光对准了两个焦点人物:叶修、许博远。“前辈唱一首吧,给我和少天一个面子。”喻文州在大家期盼的眼神中对叶修说。

“唱吧唱吧,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唱过了。”叶修最后一次在ktv唱歌是三年前,说来也是好笑,才匆匆许下的承诺,才不过几天就被打破。“你要唱什么?我帮你点。”坐在叶修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许博远,突然站起身道。

看着许博远,叶修也一时半会儿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图。可是当他说出《洋葱》的时候,分明的看见了许博远的指尖颤了一下,几秒,甚至更短。小蓝,原来你也记得,这首当年我许下承诺时唱过的歌,可是我却没有什么勇气再向你承诺什么了。

许博远感觉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让自己想起当初那段黑色的记忆。《洋葱》,叶修,你说要把心剥开给我看,可是最后我看到的又是什么呢?点完了歌,故作淡定地坐会叶修身边,许博远像个不会哭笑的木偶人一样呆呆地盯着屏幕上反复跳转的画面。

“……大家都吃着聊着笑着,今晚多开心,最角落里的我,笑得多合群,盘底的洋葱像我,永远是调味品,偷偷的看着你,偷偷的隐藏着自己,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唱后面一段的时候,叶修一直盯着许博远,可是对方却一直把视线放在别处。你以为许博远不知道叶修一直盯着他吗?他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面对他罢了,就像他说的那样,不管再怎么忘不了,现在的叶修都不足以让他相信,他可以给他幸福。

不知道是谁先鼓起了掌,随后整个包间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老叶,你可真不够意思,唱歌挺好听,怎么不多唱唱?”黄少天打趣地问,他当然知道叶修这家伙是只会唱歌跟一个听的,不过看他吃瘪的表情也挺不错。

“如果某人愿意听,我当然愿意给他唱一辈子啊,就怕某人已经不愿意听了。”叶修叹了口气,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不是这样的,如果你唱,他也愿意听的!”许博远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果然一遇到叶修,所有的理智全都拿去喂狗了!

话一出口,气氛中就开始弥漫着一种叫做暧昧的气息,这一次,没有尴尬,却是让许博远更加难熬。这种话,简直就是打自己耳光嘛,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似乎看出了许博远神色中的不安,叶修轻声开口:“这样吧,按老规矩来,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人不仅要被罚酒,而且要接受赢得人的指示,如果无法完成,就要自罚三杯。”

此话一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都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叶修算是这里面酒量最差的人,从前就是这样,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他灌醉,但是却总是赢不了他。喝酒叶修不擅长,不过行酒令却是他擅长的,所以他总是赢得很坦然。叶修最好的战绩,是一个人灌醉了六个人,而且他最护短,所以许博远也像沾着他的光一样,很少有被灌醉的时候。

“来来来,叶不羞,我先来!”黄少天自告奋勇地打了头阵,坐到叶修对面连袖子都挽了上去。“少天啊,可不要输的太惨,回去找文州哭啊。”叶修说着满上了三杯酒,那自信的模样就像他已经知道了结果似的。

两人出拳的同时也喊出了两个数字。“五。”叶修懒洋洋地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结果。“九!”而黄少天一上来就叫了个大得,结果可想而知。叶修只比出了“一”,而他自己比出了“四”,叶修轻松地赢下了一局。“来吧,少天大大,这酒给你满着呢!先喝了,再来真心话大冒险。”叶修把三杯酒依次摆在黄少天面前,用一种挑衅的眼神望着他。

“叶不羞,你那什么眼神,我跟你说,我分分钟喝倒你!”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猛地三杯下肚,那豪放劲儿让人都想不到这人是个omega。“废话那么多干嘛?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叶修果然道行比黄少天高上许多,根本不去理会黄少天的垃圾话,直接甩出下一个问题。纠结了半天,黄少天才缓缓道:“真心话吧,我老了,玩儿大冒险玩儿不起了。”“我看你是不敢玩儿吧,要是对象不是文州,你今晚就惨了。”叶修补刀道,黄少天一脸的生无可恋,干嘛这么聪明。

“好吧,我就问你,你的初恋是谁?这问题简单吧。”叶修一脸“你看我多善良”的表情望着黄少天,看得黄少天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不过还是忍了下来。“你问得什么烂问题!除了喻文州,还是喻文州,我这辈子就没想过会是别人!”黄少天噼里啪啦地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什么,有种想要找个地方钻进去的冲动。

喻文州及时走过来拥住黄少天,摸摸那个黄灿灿的脑袋,又轻轻地吻了吻他的眉角,转头对着叶修说:“前辈,你好像从来没有跟小蓝比过吧?来一把?”叶修紧紧地盯着喻文州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什么东西,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文州,心真脏啊。明明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让小蓝输的。

“好吧,小蓝,来吧。”叶修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男子,感觉到了一丝疲惫,自己到底能瞒多久呢?有好多次都好想告诉他,但是这些黑暗还是别让他知道好了。

此刻,那么多双眼睛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桌前的两个人,就想知道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他们都知道两人已经分手,很多人都认为叶修不会再放水,但是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许博远赢了,甚至赢得很轻松,就像叶修赢黄少天一样。

“我输了,先喝三杯。”叶修本就不胜酒力,三杯下肚,脸就开始泛红,眼前也有些发晕。“叶修你要选真心话还是……”许博远看着有着醉意的叶修有点心疼地问,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

“真心话吧,小蓝想问什么就问吧。”这一刻,叶修怎么可能还猜不到喻文州这样安排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让自己亲口对小蓝承认自己不是抛弃他,但是说了的话,按照小蓝的性格必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些原本不想说的话就会被说出来。所以就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吧,让我用一生来赎罪。

“叶修,我问你,你当初为什么要走?我不信你会因为那样的理由抛下我。”许博远小心翼翼地看着叶修,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这空间里凝固了,他期待着一个答案,却又害怕知道这个答案。

看吧,我就知道。

沉默了很久,叶修抬手又把面前的三杯酒斟满,抱歉地对许博远道:“小蓝啊,这个问题我是真得没办法回答你,我自罚三杯。”说着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又灌下两杯。许博远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修,叶修,你真的是宁可伤害自己也不肯告诉我真相吗?

当叶修端起第三杯酒往嘴里送时,许博远“腾”地站起来,抬手打掉了叶修手中的玻璃杯,“卡擦”,整个空间里都回荡着尖锐地破碎声。众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都不知道该劝还是不该劝。“叶修,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吗?我不问了还不行吗?你赢了,你赢了……”许博远望着叶修有点语无伦次地说。

“小蓝,你怎么哭了?别哭啊。我最怕你哭了。”叶修颤巍巍地站起来向许博远走去,刚走到人面前就向前一倾,倒在了许博远的怀里。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不会喝酒啊,许博远摸了摸叶修鬓角的头发,又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抱歉啊,我先把他送回去,今天又不能陪你们玩儿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送他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啊。”黄少天一边帮许博远搀着叶修,一边嘱咐道。“知道了,没问题的,黄少陪他们玩儿吧,我们下次再约。”许博远抱歉地朝着好友们笑了笑,然后吃力地架着叶修走出了包间。


“世事难料,以前最令人艳羡的一对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包间里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又是一片沉默。

相爱,却没有勇气再在一起,这才是对双方最大的折磨。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