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叶蓝】偏偏爱上你③

浑浑噩噩,许博远只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



这种失魂落魄的感觉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最后一次,大概是知道叶修抛下自己出国的时候,那个时候用心灰意冷这个词语来形容也不为过。



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这么些年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又是在为了什么坚守自己最后的忠诚,或许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许博远迫切地想要自己冷静下来,他匆忙地踢掉鞋子,赤脚便冲进了自己房间的浴室。当冰冷的水从头顶上冲下来的时候,他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一点点的平静,此时许父的声音在门外想起:“小蓝啊,拖鞋给你放门外了,等会儿出来记得穿,别着凉了。”



他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将浴缸里灌满了热水,一个人,还是对自己好些吧,毕竟已经不会有人会在自己感冒的时候担心地在耳边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了。



许博远缓缓地将自己的身体沉浸在滚烫的水中,水的温度高得可怕,才一会儿便将他白皙的皮肤烫得泛红。但是他却像没有知觉一般,整个人都浸在其中,感受不到一点刺痛,就好像这样做,可以抹去刚刚在陌生的alpha身上沾染的气息。



这一刻他突然有点庆幸那个人的突然出现,否则他现在会不会还在这里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更令他在意的不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边,而是这个男人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那股从内向外散发出来的痞气,还有懒散的处事态度,都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叶修。



许博远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怎么可能呢?那个人已经出国了,不会再回来了。 一时间寂寞像是疯狂生长的杂草,肆意地爬满了他早已伤痕累累的心脏,这么多年,伤他最深,让他最痛的,说到底,还是只有叶修一人而已。



热气在整个封闭的空间里弥漫,水汽渐渐爬上对面的镜子,模糊了镜中的身影,记忆也悄悄地漫了出来。原来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在许博远的印象中,A大最出名的不是它的专业,而是在东南角的几棵“情人树”,有不少A大学子都把这几棵树传得特别玄乎,说得好像在树下告白就真的能一直在一起似的。



明明是这么不靠谱的传说,但自己竟然还信了。那个时候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亲密得其实就只差告白这一步了,所以他对叶修说一定要在“情人树”下表白,不然他可不答应。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他们在一起的那三年中他最任性的一次。



直到现在许博远都记得当时叶修无可奈何的表情,还有低叹一般的说话声:“小蓝啊,怎么连你也信这个?哥可是从来不信的,自己的幸福就应该自己去争取,把命运寄托到几棵破树上有啥用?”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满嘴牢骚的人,最后还是满足了他的愿望,不过现在看来,真得是自己太过天真了啊。


那个时候叶修是怎么说的呢?


“小蓝啊,我说我们一个商学院学霸,一个文学系高材生;一个alpha未娶,一个omega未嫁,不如凑合凑合过了吧?”那声轻呼像风一样吹起了他心中的涟漪,平静的心湖终于是被这阵不按常理出牌的风吹得微波荡漾。


“叶修,哪有你这样告白的,如果不是我,看还有谁敢要你!”当时的自己是这样说的吧,年轻的少年总是那么有自信,可是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真是令人讽刺,当初的两人竟然只剩了自己。


说实话,不怨是不可能的,他埋怨过,想要忘记过,可那个人像是他的一颗智齿,碰一碰都痛彻心扉,像是留在身体上的旧疾,无法清除。那些记忆,或甜蜜,或痛苦,都成了他的折磨,一点点的折耗着他最后的防线,所有情感的爆发,于他而言或许只需要一根导火线。


即便过去那么久,许博远也不得不承认,除了当年抛下他独自出国这件事外,叶修不乏是个极好的alpha,也是一个极其理解自己的alpha。从这个男人身上获得的尊重和平等,让许博远有种已经打破了性别界限的错觉,可自他以后却没人能再给他这种感受了。


可是这个男人也拥有着可怕的独占欲。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4403644031062


“我还以为你睡在里面了呢。对了,爸爸给你商量个事儿。”许父走过去接过许博远手中的毛巾,缓缓地替他擦起来。


“爸,你还没说什么事儿呢。我已经答应去A大接手你图书馆馆长的职位,别告诉我还有什么事儿。”作为一个omega,有的时候许博远觉得自己的直觉不是一般的准,比如现在。他的父亲正在没皮没脸地求他再接手在文学系里的教学工作。



“爸,你当初说的什么,不会自己都忘了吧?”许博远一边享受着许父的擦头服务,一边补刀道。毕竟当初自己回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事儿啊。



“小蓝,你看爸年纪都这么大了,也该退休了,过个把月都可以和你妈一起出去周游列国了,就行行好呗。”许父有点谄媚地对他笑着,笑得他有点慎得慌,这人严肃的时候吓人,不严肃的时候更吓人,完全就像分裂一样。



像是生怕许博远不同意一般,他又补充了一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书房里那幅名画吗?你答应了,我就把那幅画给你,怎么样?”想到父亲书房里的那幅画,许博远的心开始有点松动,毕竟那幅画的确是他一直想要的。


房间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许博远在不停地纠结,最后他还是没有抵住画的诱惑,对着父亲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必须现在把画给我,不然明天我可不会跟你去学校。”许父拿他没办法只好忍痛割爱,把画给他了。



送走了父亲,许博远锁了门,再次缓缓地靠着门坐到了地上。A大,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地方啊。



是吧,叶修。








PS:表示一个文被吞两次,也是醉了。。。。
大家多包涵,我的锅。。。。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