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百日叶蓝DAY15】祝(一发完)

#2018年叶修生日快乐# 
 
#00:30# 
 
#祝叶蓝能够越来越好吧!很久不写了,希望没有退步,就是两个人不断成长的故事吧!希望大家喜欢💕# 
 
——————————————— 
 
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01. 


“对不起。” 


许博远听到自己这样说。 


五年的感情,就这么用轻飘飘的三个字概括,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又不得不相信。 


就在刚刚,许博远向叶修提出了分手,令人惊讶的是,整个过程竟然异常顺利,他从来没有想过叶修会答应的那么快,他连理由都想好了,却什么都没有解释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整个人都是懵的,震惊地望着叶修,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够如此坦荡地说出“好”这个字。叶修的眼眶看起来有点儿红,看样子应该又是昨晚熬夜看剧本留下的后遗症,以前许博远曾明里暗里说过他许多次,叶修却是没怎么听的,直到现在也是老样子,叹了口气,许博远站起来准备上楼收拾行李,既然已经分手,那么再继续呆在这里就没什么意思了。 


路过叶修身边的时候,许博远的手腕被拉住,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这双手曾经牵过他的手,曾经抚摸过他的所有,可是从今天起,它却不能再属于自己了,许博远莫名有些羡慕能跟叶修走到最后的那个人,因为他知道这双手的温度有多炽热。 


“要走了?不住一晚?” 


“都这样了,就不了吧。” 


许博远狠心地拨开叶修的手,叶修似乎也没想到许博远会这样决绝,他甚至不太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就这样突然的,他深爱的那个人就要离开他身边了,而自己别无他法,连起码的挽留都做不到。 


他没敢去看叶修黯然的表情,害怕自己又一次心软地留下来,说起来选择分手与其说是不爱了,倒不如说是爱得太深感到累了,在他和叶修的这段关系里,他始终都是付出的较多的那一方,而叶修不是不回应,只是回应地太少,总让人有几分勉强的感觉,到后来他连奢望都不想奢望。

 
在不平等的感情里,付出的较多的那一方,总有一天会感到疲惫,累了,自然就会想要逃离。他想,不如都彼此好好冷静一下吧,若是兜兜转转,返回来还是彼此,到那时再携手同行似乎也不迟。 


“我送你下去。”沉默了好久,叶修抽完了手里的烟,起身就想去拿许博远的箱子,却被这人躲开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你早点儿休息吧,别再熬那么晚了。”熬那么晚,谁还会替你泡一杯咖啡,或者煮一碗面呢,我成为了你的习惯,可是现在你必须戒掉它了,叶修。 


“小蓝…” 


许博远停下来听他想要说什么,静静地等了几分钟,叶修却还是没说什么,像是在措辞,又像是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去说,空气安静得可怕,连带着许博远的情绪也有些焦躁起来。 


“我们之间的问题,有修正的可能吗?” 


许博远脚下的动作一顿,随后点点头,没等叶修再说什么便离开了那栋房子,承载了他五年记忆的地方,终于是要离开了。 


接下来他要去环球旅行,把那些曾经想和叶修一起去的地方自己去一遍,然后他或许会匿名给叶修写很多信,告诉他自己很想他,但是他不会让他猜到那个人是自己,他甚至有可能会给叶修去一通越洋电话,只是为了听一听他的声音,但是他依然不会说话,让叶修猜到自己。 


他是如此爱这个人,但是现在却要说再见了。 


再见,叶修。 


02. 


许博远大概是种慢性毒药,一旦碰了就不可能再有治愈的可能,只能一点一点侵蚀你的五脏六腑。 


叶修又做梦了,从许博远离开之后到现在,一共半个月的时间里,他梦见了许博远不下十次,每个梦里,那个清秀的大男孩儿都在哭,而他想要安慰,却什么都做不了,他是旁观者,眼睁睁看着许博远哭到抽搐,也毫无办法。 


睡不好的结果是工作效率变低,原本以前能一次过的镜头,竟然也NG了好几次才过,作为导演,喻文州是第一个察觉出叶修不对劲儿的人,叶修这几天看上去还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偶尔闪烁的眼神还是能看得出,这人就是在游魂。 


“前辈。你和许博远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什么都瞒不过你,”叶修轻叹了一一声,缓缓将一切道出,“分了快半个月了,我能感觉彼此仍然相爱,可是其中总是少了些什么,大概是那些少了的东西让小蓝没办法坚持下去了吧。” 


说着说着叶修烟瘾就犯了,不知道从身上哪个旮沓翻出来一盒烟和打火机,之前许博远不愿意让他抽,他倒是戒过一段时间,可如今在烦闷的时候仍然忍不住抽上两只,似乎依靠这种方式就能少点儿烦心事一样,实际上不过是寻求一种慰藉罢了。 


许博远是喻文州公司的导演,当初靠着一部小成本文艺片横空出世,倒是有不少人熟悉,甚至是叶大影帝的登顶之作也是由他导演的,说是他成就了叶修的影帝史应当也不为过,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实力,不过最近几年他却很少再拍电影了,其中的原因喻文州也是知情的,因为他和叶修在一起了。

 
他原本就是有些耿直的性格,怕是长期面对媒体总会让他们看出什么端倪,索性直接宣布了将暂时告别娱乐圈的决定,这样大概是对叶修最好的选择,毕竟这人还在事业上升期,如果可以,叶修应当可以走到更高的地方。 


这件事喻文州曾听他提过,依稀记得当初许博远说出的原因,只是因为叶修还在事业上升期,再加上叶修也没有要公开的意思,那他便选择了顺从,感情里总有人要退让,而在许博远和叶修的感情里,大概许博远总是退让的最多的那一个。 


“有问过原因吗?我倒是可能知道一些,但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这个原因。” 


“问过,可是小蓝啊,他不肯说。” 


“那我把我知道的东西告诉前辈吧,”喻文州站起身,背对着叶修道,“当初他决定暂别娱乐圈的时候,我问过他为什么,值不值得,他告诉我,因为你还在事业上升期也没有要公开的想法,所以他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维护你们的感情,可最后没想到却还是毁在你们自己手里。” 


“感情都是相互的,前辈,兴许是你回应的太少了,我知前辈有些话难以宣之于口,但是不说对方就一定不知道。” 


“等等,文州啊,我哪有不想公开的意思,可我一直以为是小蓝不想公开啊,我又想着公开对小蓝可能不好,才一直没有公开的,”叶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而且我并不是没有回应啊,每次纪念日我都会送花到你们公司,他晚上睡觉总是盖不好被子,我还得半夜起来看看, 不然准得感冒。” 


叶修劈里啪啦说完,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大概是我回应得太不明显,让他觉得我不够爱他吧,说起来也是我的错,忘了他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总容易多想,从几个月前我就该注意的,可我那时太忙没时间啊。文州啊,如果这一次小蓝能回来,我就不演了,总得让我也退让一次。” 


“你那么爱演戏,不后悔?” 


“有什么可后悔的,小蓝也那么爱拍电影,不也为了我暂别娱乐圈了吗?”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慢慢来吧,现在我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总会有办法的。”叶修弹了弹烟灰,最后一截烟也落地,他扔掉那剩下的我烟头跟喻文州道了别,转身离去。 


小蓝,别怕。 


你想要的,这一次我全都给你。 


03. 

许博远这次的旅行谁都没有透露,从叶修家出来他就拔了自己的电话卡,原本是想直接扔掉,最后犹豫了好久还是把手缩了回来,他到底还是不舍得,即使不用了也不想就这样随手扔掉。 


第一站他就去了法国,很早以前许博远曾经对叶修说过,如果他们能走到最后,希望能够去法国办一场婚礼,即使没有人参加也可以,只需要一个教堂,一个神父,还有他和他就好,现在看来倒像是自己立了一个不得了的flag。看着面前高大的教堂,许博远的眼睛里有些酸涩,他突然觉得他在自己折磨自己,明明自己是最离不开叶修的人,但有的时候必须要这样他们才能有未来啊。 


“远,修没陪你一起来吗?我记得你说过想在这儿举办婚礼的。”站在许博远身边的是他在法国的友人,前几年和叶修来玩儿的时候介绍过他们认识的,他倒是意外这人竟然还记得。 


“哦,我们之间出了点儿问题,分手了。” 


“噢,我的天啊,”友人双手捂嘴,那样子浮夸到许博远都忍不住想笑,“抱歉,我不知道你们……” 


“没关系,我想等等他,要是他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就回去。”许博远对着人笑了笑,笑容里有着一些勉强,但是眼神却很坚定,他想他必须这样,否则迟早他和叶修也会出现问题。 


他要的不多,只好叶修再多回应他一点就够了,就这么一点就够了。 


“我明天去普罗旺斯,后天就飞西班牙。” 


“放开点儿,远,旅途愉快!” 


“谢谢。”许博远对人道了谢,又聊了几句便回到了酒店,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他是从小都有写日记的习惯的,只是后来和叶修在一起了,反倒没那么常写了,现在正好把这个习惯重新捡起来。 
 
到法国的第一天,我很想你。 


亲爱的,晚安。 
 
许博远放下笔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想把叶修从自己的脑海里赶走,最后的结果却只是他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即便如此,第二天依然是要去普罗旺斯的,去那里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前几年他自己过来的时候叶修没有陪他,后来叶修也没什么时间过来,他想能不能给叶修寄点儿什么东西回去,便计划来了这儿。

 
他自己也是个不省心的,这都分开了怎么还是忍不住想为他好,大概是因为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身份转换吧。 


依然是那片薰衣草田,他站在灿烂的阳光下,心底却是一片斑驳,他还有很多想要和叶修一起做的事没做,还有许多喜欢的没有和他分享,但是他们的缘分就目前为止似乎只能到这儿了,也许会有不甘,也许会思念,可是却不会后悔,他知道,总有一天,他想要的,叶修会给他。

 
他给叶修写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带着一些淡淡的薰衣草香,他落笔写下最后一句“Je t'aim”长长地叹了口气,希望他不要知道最后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吧,也不要猜到写明信片的人是自己。离开法国的时候,许博远把明信片给了即将回国的友人,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带给叶修,随后便去了机场,后来这张明信片送到叶修手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他看见那熟悉的字迹,很快就猜到了这人是谁,但是既然他不愿意让自己知道,自己便装作不知道吧,可总有一天,他会回来,回到自己身边的。 


“叶修啊,这明信片谁寄的?挺别致。”陈果站在旁边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 


“没谁,一个故人罢了。” 


许博远到达西班牙就直接去了马德里,他想要试一试喷泉许愿池到底灵不灵,不知道是在什么心理的驱使下,他拨通了一个不用看电话簿都记得很清楚的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喂?”他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放在一边,把那枚硬币抛出去,看着硬币沉入水底,默默许下一个愿望—— 


上帝啊,希望你把我带回叶修身边去吧。 


“……是小蓝吗?”他没有听到回答,只模糊地听见那划破长空的风,呼啸着吹过,下一秒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有一阵阵忙音,电话挂断了。 
许博远收好手机,挂掉了叶修打回来的越洋电话,心里纠结到极点,唉,又得换张电话卡了。 


04. 


许博远这一走就是半年,期间叶修只收到过他的一张明信片,还有一通什么都没说的电话,他想,这大概是许博远思念他的表现,他明明从字里行间都感觉到了想念,可这人却仍旧倔强地不肯回头,或许应该再快一些了,把所有一切准备好,然后接他回家。 


那个熟记的电话号码依旧打不通,叶修叹了口气,眉目间都是颓然,蹲在地上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萧瑟。他为他们准备了纪念日的礼物,可现在连人都联系不上,又怎么把自己的心情传达到呢? 


“怎么?情场失意?”吴雪峰走过来站在他身边,他们现在都是出来自立门户的艺人,以前在嘉世的时候关系就很不错,现在见面也能面不改色地开几句玩笑。 


“别提了,这半年情场就没得意过。” 


“还是因为许导?以前倒还没看出来许导性子挺倔的。” 


“倔点儿好啊,这倒没什么,主要是现在他不愿意让我联系他啊,电话也不接,这可咋整啊。”叶修觉得他的头发都快在这半年愁掉了,没别的原因,就因为一个许博远,他想,他还是认定这么一个人吧,要是再重新开始,他觉得他可能会变成个秃头的叶影帝了。 


“他的朋友应该知道他在哪儿吧,要不你问问看?” 


“也只能这样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许博远已经回国了,并且就借住在那位朋友的家里,至于为什么没有换回之前的电话卡,完全是因为电话卡在旅行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下水道里,他伤心了好久,最后没有办法才不得已接受现实。


他回来好几天了,不过也没有特意去联系过叶修,一来是没必要,二来他们现在还没有复合,不过他总有种感觉,在不久之后他们应当又会回归到以前那样的状态了,在结束旅行之后他想了很久,自己能不能接受身边是除了叶修之外的其他人,最后他发现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提出来的必要,因为他想象不出来不是叶修的那种情况,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是那个人,只有这个叫叶修的人能给他快乐。 


“远,今天修来找我,问知不知道你在哪儿。”

 
“你怎么说?” 


“我说我不知道啊,然后他就给了我一封信,还有一个盒子,我就拿回来了。” 


“……”许博远也是无话可说,叶修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坑他的朋友,不过他知道这人蠢,却不知道竟然真能被叶修带坑里去,“你接了这东西不是摆明了知道我在哪儿吗?真是笨si了,算了,他应该早就猜到了,不然也不会找到你这儿。” 


许博远拿过信封,打开从头看到了尾,他不知道半年让叶修想到了多少,可他这半年却是想了很多,其实他们大可以不用分手,是他自己太冲动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看完了信,许博远整个眼圈都是红的,甚至喉咙里还压抑着几声哽咽,叶修果然是懂的,所以纵容着他的任性,信里没有什么抱怨他的内容,全是对他自己的反思还有多他的想念。 


他怎么能那么好呢?明明不是他的错,明明只是自己贪心想要更多,像一个幼稚的小孩子。是他自己自以为是,是他自己想让叶修更多的回应他,最后却是叶修先找到自己,即使他什么错都没有。 


“我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半年我想了好多,其实叶修没错,只是我自己太没安全感了。”许博远停了好久才缓缓开口,他比半年前成熟了不少,果然还是要多见见世面,眼界才能开阔,心境才会更成熟,至少现在的他不会再随随便便用某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理直气壮地分手了。 


“你看看盒子里面是什么?” 


“不用了,我知道是什么。”能是什么呢?不就是半年前他看上的那枚戒指吗,他会好好收好,等着叶修替他带上的那一天。 


05. 


叶修送完东西之后忙了好一段时间,等差不多有空闲的时候,得是电影节之后了,他有两部电影被提名了最佳男主角,不出意外,这应该会是他第四次获得最佳男主角,而这次之后他或许就会很少拍戏了,毕竟家里还有一个人需要陪呢。 


电影节当天晚上,最后一个奖项最佳男主角时,大屏幕上闪现过无数个被提名这个奖项的人,有黄少天饰演的《剑圣》中的夜雨声烦,有周泽楷饰演的《枪王》中的穿云,甚至还有王杰希饰演的《灭绝辰星》中高傲的魔法师,最后画面定格在叶修的脸上,那是他在《春雪》中饰演的君莫笑,这是叶修演过角色中最喜欢的一个,也是最像自己的一个角色。 


“那么这次的最佳男主角是谁呢?恭喜我们的君莫笑——叶修!”

 
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不意外,纷纷献上了自己的掌声,《春雪》是叶修演艺生涯的又一部巅峰之作,就连最苛刻的影评人也不得不称上一句不愧是“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叶修起身面对大家弯了弯腰表示感谢,整理了一下西装,慢慢走上舞台,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奖杯,叶修轻叹了一声,他即将做下的这个决定可能在别人看来会是损失,而于他而言却是件再幸福不过的事,他已经在大荧幕上活跃了整整十多年了,也该把机会交给那些有能力的年轻人了。 


“嗯,这个结果其实在我意料之中,不得不说《春雪》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我很感谢许导能给我这个机会,如果没有他的邀请,估计也不会有我这个四次获影帝的叶修了,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很可能有人会觉得不值得,甚至明天热搜上会出现很多不太友善的新闻,但是有的话还是得说。” 


“首先要感谢我的经纪人陈果,其次得感谢各位导演的赏识,若是没有这些人就不会有如今的叶修。我已经在荧幕上活跃了十多年,演戏是我曾经最重要的事,可是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很可爱、很固执的人,怎么说呢,他为了我放弃很多东西,而我以前没怎么表示过自己对他的感情,然后他生气了,一走就是半年。” 


“在一起五年,我很少有时间陪他,他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我不知道现在弥补他还来不来得及,但是还是要试试的,从今天起,我就要暂时息影了,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的决定,也希望我的粉丝能够祝福我们,不要去闹我的爱人,也不用问我值不值得,于我而言没有比这更值得的事了,而且如果我还在的话,这些年轻人不就没机会了吗,是吧。”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各位我们有缘再见。” 


叶修说完走下台,过了很久台下才爆发雷鸣般的掌声,今夜是叶修第四个影帝的诞生,同样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许博远不在他身边。 


典礼结束,叶修借口先离开了会场,在会场外,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路边,过于寒冷的天气让那人呼出的空气都是一阵阵白气,他愣了一秒,接着快步走上去从身后抱住许博远,把他搂进自己的大衣里。 


“来了怎么不进来?” 


“不适合,我听到了你的话,你没有必要为了我……” 


“不用说这种话,你值得的,以后我就有时间陪你了,”叶修抱着许博远,像是获得了失去已久的宝贝,“小蓝,那个盒子你拿来了吗?” 


许博远摸摸索索地找到身上的戒指盒,递给叶修,他大概知道叶修想做什么,实际上他也没想错,叶修单膝跪地,捧着戒指盒对他说了他一直想听到的话,五年飘荡无定所的心终于有了它的归宿,他听到叶修问:“愿意和我结婚吗?小蓝。” 


“我愿意。” 


 
——END——

评论(8)

热度(121)

  1. Dandrenor暖若安阳——杂食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