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一彦为定ABO】慢慢喜欢你(一发完)

#背景和内容都是架空,不要上升到真人#

#xxj文笔,请原谅,不喜勿喷#

————————————————————————



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慢慢喜欢你。




01.



“我不要嫁给他。”



这是陆定昊第一次为了自己的自由和生活做出的反抗,但是很快所有的勇气都被父亲的一巴掌扇没了,他离开书房的时候很狼狈,楼梯转角的地方,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肆意地嘲笑他,他觉得无能为力,因为是omega,所以连自己的幸福也无法选择。



陆定昊作为陆家唯一的omega,在这场危机中理所当然地扮演了牺牲品的角色,他在一个月以后就会被送去林家,和那位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的林少爷结成合法夫妻。



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并不是林彦俊不够好,而是他自己不愿意把自己的幸福赌在商业联姻上,这会让他想起自己天真的母亲,嫁了一头危险的狮子,却以为对方是可以任人拿捏的奶猫。



拿着那叠厚厚的资料路过两个哥哥身边的时候,陆定昊像是不曾看到他们的嘲笑一样,笑着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到大哥道:“昊昊啊,你可真可怜,我之前有劝过父亲,可他…不听呢。”



陆定昊看了一眼演技浮夸的大哥,腹诽道,呵,能听到你替我说话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馊主意怕就是你在父亲面前说的吧。



“大哥,与其可怜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争取继承权吧,毕竟这家里除了我以外可还有一个儿子。”陆定昊这人最会说人家的痛处,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其实内心里住着个毒舌的小公举,心满意足地看着大哥变了脸色,他才闪身进了房间。



把关于林彦俊的资料摊在书桌上,陆定昊只匆匆看了一眼就知道上面写着什么,无非是林彦俊的个人喜好和习惯,他父亲还真是考虑得挺周到,可是他最讨厌这种讨好别人的事情,所以这些于他而言都是没用的。



怎么才能让林彦俊主动把这门婚事退掉呢?大概只有亲自去找他了,毕竟自己这种性格的omega似乎不怎么畅销,说不定只需要见上一面就完事了呢。



这样想着,陆定昊找出了刚刚父亲给他的电话号码,思来想去用了一个最不唐突的方式——



【林先生,你好,我是陆定昊,我想你应该从林叔叔那里听说过我的名字,对于这门婚事有一些事情我想和你当面谈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陆定昊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语气最好的一次,以往任何一次和朋友们发消息,他从来都是“某某某,有没有时间啊,等会儿出去吃个饭呗”,或者是“某某某,我在你家楼下了,快点儿死出来”,他这样的性格估计是omega里最粗暴的呢,也难怪身边有不少alpha朋友,却依然母胎单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陆定昊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终于亮了,屏幕上只有一串简简单单的地址,看得出对方似乎是个很严肃的人。



他没见过林彦俊的样子,曾经他应该是有机会见的,但是那次酒会因为惹恼了父亲,他被下令禁足,直到酒会结束才从房间里出来。



【好,那么不见不散。】



回复了这么一条消息,陆定昊把手机放到一边闭上眼,他想,大概明天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结果了。




02.



有很多事物其实陆定昊都不太清楚,比如这门婚事其实是在林彦俊默许的情况下定下的,也就是说林彦俊也是这门婚事的促成者,这同样意味着他绝对不会轻易同意陆定昊的请求。



林彦俊第一次见到陆定昊恰巧是陆定昊被禁足的那次,他从来不喜欢酒会那样乌烟瘴气的场景,随便找了个借口脱身,到花园里透气,谁知道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样子大概是个少爷模样的人。



额前的碎发被微风拂起,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林彦俊说不清楚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只是突然觉得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太复杂,像是在倾诉着什么,又像是在求救。



“你在干什么啊?”楼上的青年突然问,声音里带着点儿恼怒,应该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我只是出来透透气,并没有别的意思,请见谅。”



“哦,那可不可以告诉我,酒会好玩儿吗?我去不了。”青年的声音变得低落了,连带着那双眼睛里的光芒都暗淡了不少。



“不太好玩儿,你不去也是可以的,”林彦俊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耐心能那么好,陪着一个人天南地北地聊来聊去,直到最后他才想起还没问对方的名字,“你叫什么?”



“你在我家里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青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我是陆定昊,你们应该听说过吧,是我父亲为了联姻才专门认回来omega,我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意义就是这个了,谁让我是唯一的omega呢。”



林彦俊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自嘲的感觉,他看着他的表情,竟然还是笑着的,只是这笑变得越发苦涩,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在那眼神中透露的求救信号是什么,那明明是眼前这个人最后的一丝挣扎,对于命运的不甘,他想,他是可以拯救他的,他甚至在这个人身上体验到了另外一种感觉,怦然心动,百里挑一。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陆定昊”这个名字成为了他的良药,想起他的时候连苦咖啡都能变成甜的,他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他呢,他爱慕着一只受过伤的猫咪,猫咪甚至不会接受他的感情,可是他就是孤注一掷地喜欢着,默默关注着他的一切。



他知道陆定昊曾经有个很可爱的外号叫陆小芙;他知道陆定昊其实不喜欢一个人,因为只要是他一个人的话,身边总是会带着一只小博美;他知道陆定昊向往着普通人的生活,在他心底厌恶着让他失去一切的父亲;他甚至知道陆定昊因为长期服用抑制剂,以后可能会生育困难……



他知道陆定昊所有东西,可那又怎样,不能生育那就不要孩子,向往平静的生活就住到郊区,讨厌一个人呆着自己就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林彦俊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不会因为这些外界因素放弃,他喜欢的仅仅是陆定昊这个个体罢了。



林彦俊无法形容自己父亲告诉他婚事时的心情,惊喜又担心。他惊喜着上帝给了他一次机会可以拥有陆定昊,担心地却是陆定昊会想方设法地解除这门婚事,毕竟那是一个怎样向往自由的人啊。



可最后他仍旧是对这门婚事点了头,他们家的家风比陆家轻松些,如果林彦俊不同意的,基本是不会勉强,但是陆定昊不一样,即使他不同意他的父亲也会把他交给另一个人,林彦俊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使知道陆定昊可能会排斥,他还是接受了这门看上去不太公平的婚事。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对的,因为他收到了陆定昊发来的简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想要解除婚事的愿望,林彦俊第一次犯愁了,要怎么才能让陆定昊明白,他是真的喜欢他的,无关于其他东西。




03.



陆定昊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仅仅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没做,就让他感受到一种威压,这大概就是属于alpha的气场吧。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后背已经冒起了一层细汗。



“林先生,对于我们的婚事,我希望能让你知道我的想法,我并不是很想要这门婚事。”陆定昊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觉得面对这个男人大概也不需要用什么迂回战术,直觉告诉他,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这个人应该都能明白。



陆定昊的话说完,整个空间都诡异地沉默了,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刚准备开口解释一下,却被林彦俊打断了:“我不同意,我希望更公平地处理方式,我们的婚礼订在下个月底,做个约定吧,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能喜欢上我,那就不要取消婚礼了。”



“……你喜欢我?”



“对,我喜欢你。”



“你见过我吗?你就说喜欢,林彦俊,你的喜欢也太肤浅了吧?”陆定昊怀疑地盯着他,他从来没想到谈判失败的结果,现在看来这婚事真的很难取消了。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那好吧,约定好了一个月,不许赖账,我已经录音了啊。”陆定昊坏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林彦俊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他怕是对这人毫无办法了啊,重话都不舍得说一句的。



林彦俊自己也没多大把握一定可以做到,但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一天就成真了呢。



自此以后,每天林彦俊的行车路线就从以前的两点一线,变成了现在的四点一线。



每天早上带上早餐到陆定昊家里接他去上学,一开始陆定昊还有些抗拒,可是都被他父亲暴力镇压了,看着陆定昊顶着脸上的手掌印出来的时候,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他终于不再控制自己,猛地抱住了陆定昊,良久以后,他缓缓抚上他的脸庞。



“陆小芙,你疼吗?疼就说出来。”



陆定昊的眼睛睁得特别圆,似乎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叫他,自从母亲离开以后,已经没有人再这样叫他了,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疼还是不疼,他学会了一个人忍受这些疼痛,原本他已经习惯了,可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那么想哭呢?



他的泪流下来了,顺着脸往下落,一滴两滴,一颗两颗,很快漫延成灾。



“我不想哭的,这样好丑,都怪你!”陆定昊锤了一下林彦俊的胸膛,他在他的怀里,任由自己的泪水浸透了对方的衬衣,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好好好,都怪我行了吧,”林彦俊觉得这哪是个媳妇儿,明明就是个小祖宗,还是能闹腾个不停的那种,“还疼吗?”



“林彦俊,我…好疼啊。”陆定昊终于还是说出来了,那一刻林彦俊抱着他的手臂又紧了一点儿,他想这就是被珍惜的感觉吗?这怀抱像是最温暖的港湾,他想,林彦俊我可以更依靠你一些吗?



他好像有一点喜欢他了。



那一天林彦俊带他回了自己的公寓,公司没去,连带着他也没有去学校,在那张大床上,林彦俊抱着他,让他终于睡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好觉,没有噩梦,也没有被惊醒。




04.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林彦俊依然对陆定昊很好,包容着他所有的任性。陆定昊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给陆定昊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陆定昊想吃什么的时候,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陆定昊……



有的时候陆定昊也会觉得无所适从,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的喜欢,可是林彦俊不觉得,因为喜欢一个人就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陆定昊是他喜欢的人,自然也应该拥有这样的待遇。



他们俩的性格如此合拍,就连陆定昊自己也承认自己是喜欢林彦俊的,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也算是喜欢了,这个约定其实是自己输了,但是他还是想等到那一天才把这个惊喜告诉林彦俊。



离一月之约还有一天的那个晚上,上海突然下了雷阵雨,一阵阵闷雷轰鸣着,像是要把世间的所有一切击碎,陆定昊害怕地躲在被子里,自欺欺人地想也许这样就听不到雷声了吧,可实际上,那吓人的声音依然在他头顶盘旋着。



陆定昊特别怕黑,也怕打雷。



十岁那年,他那个单亲妈妈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去和一帮小姐妹们蹦迪,那个晚上也像是今天这样漆黑,窗外也像现在这样打着闷雷,他因为浑身发热难受得靠在墙角,似乎那冰凉的墙壁能够给他带去些清凉。



他听着雷声,惊慌又恐惧,却不知所措,黑夜里像有千百只恶鬼要将他拖入深渊,他挣扎着却无处遁寻。



他妈妈是在清晨回来的,看到倒在角落里的孩子,只会惊慌失措地大喊,如果不是邻居提醒她要把他送到医院去,可能他也等不到遇见林彦俊这一天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怕极了黑暗以及雷鸣。



手机屏幕一直在亮,可陆定昊已经无暇去顾及了,他能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那是发自内心深处地害怕,他突然很想林彦俊,很想听到林彦俊那些冷得让人忍不住想打人的冷笑话,也许那样也比现在这样好。



而如此了解陆定昊的林彦俊又怎么会不懂陆小芙的痛苦呢?只是现在陆定昊的电话已经完全打不通了,他甚至可以想象猫咪蜷缩在角落舔伤口的可怜模样,他想,现在的陆定昊一定想要他在身边。



拿了车钥匙,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会有危险,林彦俊直接驱车就去了陆家,让林彦俊恼火的是,陆家现在除了陆定昊和几个佣人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这群人连自己的儿子和弟弟都能放着不管的吗,难怪陆定昊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地方,的确该走,这根本就是个吃人不眨眼的狼窝,全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人。



“陆总不在吗?”



“陆总和大少爷二少爷去美国出差了,家里只有小少爷。”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林彦俊觉得心疼,他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的宝贝,在别人眼里竟如此一文不值,如果现在陆定昊的父亲在他面前,也许他真的会忍不住揍他一顿也说不定。



他很快就找到了陆定昊的房间,轻轻地扣了三声门,模模糊糊地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问话,林彦俊飞快地答道:“是我,陆小芙,开门。”里面先是诡异地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是一声巨大的响动,像是把什么东西掀到了地上,就在林彦俊准备撞门的时候,门却打开了。



在林彦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陆定昊就扑了上去,林彦俊手忙脚乱地接住了他,把人抱进屋子里,借着窗外的灯光他才发现屋子里一片混乱,被子揉在一边,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被洒落在地上,一个玻璃水杯破碎了一地,上面还沾了点儿血。



“陆小芙,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林彦俊晃了晃怀里的陆定昊,陆定昊在他的怀里被撞了好几次,鼻尖都是红的,泪水还在流着,却忍不住抬头骂了一句。



“林彦俊你神经病啊,干嘛晃我,我没事儿,就是刚刚脚被划破了。”


“这叫没事儿?抬起来给我看看。”



陆定昊发现林彦俊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也不敢再反驳他的只好乖乖把脚抬起来,放在他腿上。



“玻璃渣刺进去了,我跟你处理一下,可能有点儿疼,你忍忍,忍不了就说出来。”



陆定昊点了点头,其实他没什么感觉,唯一一点对黑暗的恐惧也因为林彦俊的到来被驱散了,他想他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人,是想和他过一辈子的喜欢。



“林彦俊…”他突然喊了他的名字。



“什么?”



“你轻点儿,我疼。”



“看把你给惯的,看来以后我不能惯着你了。”



“你敢!你不惯着我,我就不要嫁你了!”陆定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林彦俊像是要把他刺穿。林彦俊实在舍不得逗他了,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低头吻了吻他的唇,傻瓜,我这么喜欢你,又怎么会不宠你呢?



陆定昊愣愣地接受着这个吻,他突然很想跟林彦俊说一句话,实际上他也这么说了:“林彦俊,你娶我吧。”



他说得如此认真,连眼睛里都是从未出现过的光彩。



“好。”



林彦俊清楚陆定昊向往自由,而那种自由自己能给他,林彦俊喜欢陆定昊,陆定昊也喜欢林彦俊,人一旦两情相悦,不管在哪里都应该是自由的。



第一次,他如此得偿所愿地拥抱了他的太阳。




05.



一个月后,当林彦俊牵着陆定昊的手走进教堂,在神父面前发誓的时候,他听到陆定昊的喃喃低语——



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让我慢慢更加喜欢你。



———END———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