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毕侃】遇见(一发完)

#xxj文笔,一个幼稚的校园paro,来吃颗糖冷静下,毕侃还是可以甜的#

#不管怎么样,李希侃和毕雯珺都会继续粉的,毕竟是那么可爱的两个人,相信他们是可以走花路的!#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吧!加了单人tag,不行就删#

#有些ooc,希望大家请勿上升真人,我以后会努力的!#

———————————————————————



有的人天生是你的克星,一遇上,就让你心碎。



01.


李希侃第一次见毕雯珺是在高中,那个人比他高一届,在主席台上发言的模样,像是整个人都在发光,后来他才知道,毕雯珺那样的学生简直不是和自己一路的,老师们口中的优等生,父母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那个时候他还是不喜欢毕雯珺的,完全只是觉得,这个人好厉害,好想和他做朋友,就是这种感觉,小孩子一样的感情解释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称之为感觉。


真正接触到毕雯珺还是在高二的时候,那时候学校正在严禁手机,可李希侃偏偏是个不怕死的,带手机其实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的手机里全部都是各种偷拍毕雯珺的照片,这些照片当然不是拿给他自己看的,而是卖给那些暗恋未果的小学妹儿的,用这种方式李希侃可是赚到了不少外快啊。


可是在某一天上午自习的时候,李希侃习惯性的摸摸裤兜,却发现一直被自己放在裤兜里的手机不在了,想了想手机里的几百张照片,又想了想自己的零花钱,李希侃把脑袋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我的钱啊,都飞了。


“宝宝,你咋了这是?”作为好朋友兼同桌的罗正轻轻晃了晃李希侃的肩膀,可趴着的人朝他摇了摇脑袋,又自己郁闷去了,罗正没问出答案,只还转头继续去研究那些要人命的算术符号。


“正正啊,我的钱飞了。”过了半晌李希侃才抬头对罗正道,罗正get不到他的点,完全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只能默默头以示安慰。


“正正啊,你看看我啊,我手机掉了!”李希侃看罗正继续埋头做题去了,急急忙忙地把整个头都凑到对方面前,想要获得点儿安慰,可是却被罗正一脸冷漠地拍开。


“一边儿去,没看我忙着吗?之前就告诉你不要带手机,更不要偷拍毕学长,你不听,这下手机掉了不是大事儿,你祈求别被毕学长捡到吧。”


“啊?不要这么倒霉吧?”


“你看看你会不会这么倒霉。”罗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李希侃立马觉得后脊发凉,这难道是“丧花”的新技能,不能啊,不会真被说中了吧?


李希侃战战兢兢地过了一个下午,没有人来找他,更没有老师叫他去办公室,这是不是就说明他的手机应该没有被任何人捡到?可实际上的情况是,他的手机不仅是被人捡到了,而且还被交给了当事人。


毕雯珺完全无法形容自己看到那个手机里几百多张自己照片的心情,大概是有点儿想要打人的,毕竟任何人都不喜欢自己的隐私受到侵占,这种行为已经可以构成侵权了吧,他不是明星,没有义务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镜头之下,他有一瞬间真的想把这手机的主人狠狠教训一顿。


“喂,雯珺哥啊,我觉得你现在不得了,男女通吃了啊,这手机的主人是个男生吧。”


“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刚刚翻了翻他的信息,结果看到了他的名字唉,李希侃,这个名字熟不熟?是不是觉得挺熟的?”


“李希侃?”毕雯珺来回把这个名字念叨了好几遍,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上一次头式不合格的人里面不就有他吗,看起来是个挺清秀的男孩子。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毕雯珺转身就往外走,留Justin一个人在后面喊:“哥,你去干嘛啊?”


“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你有晚自习就先回去上,帮我请个假。”毕雯珺朝他挥了挥手,便转身去了高二的教学楼。


“什么鬼,雯珺哥不会真的去找李希侃算账了吧?”Justin看着毕雯珺越来越远的背影喃喃道,他只希望李希侃永远不要知道是他的锅啊。



02.


在见到李希侃之前,毕雯珺从来不知道一个男孩子的眼泪也可以这样多,也从来不知道一个男孩子也可以哭得那么可怜,让他现在根本狠不了一点儿心去责怪面前的男孩子。


“喂,你别哭了行吗?别人会以为我在欺负你。”毕雯珺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手足无措,这人完全是个哭包嘛,比范丞丞还能哭。


“你…你不是来…来找我算账的吗?”李希侃看到毕雯珺的时候是真的吓傻了,本来自己就做了坏事儿,结果还被本人逮到了,看样子是来势汹汹,总觉得会被揍一顿,虽然看样子毕学长脾气很好,应该不会打人的样子。


“你这样哭我怎么找你算账啊?”


“那你就不要找我算账了嘛,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不是跟踪狂,你的照片我也没有私藏,我卖给别人了!”李希侃还有点儿害怕,眼角还带着泪,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毕雯珺对天发誓,如果李希侃不说把自己的照片卖给了别人,他可能会就这么放过他,可现在他都被气笑了,可却没舍得说他一句重话。


“李希侃,你真的是要气死我,我朋友都不敢拿我照片都给别人,你倒好,还卖了个好价钱。”


“我不是,我没有,唉,我错了!学长,给个机会吧,照片我删了,别告诉老师我带了手机行不?”看着李希侃的表情,明明眼睛还是红红的,却又做出这样的谄媚样子,说是只小狐狸也不为过了。


“看你表现,这样吧,以后我有吩咐你随叫随到,直到我气消了为止。”毕雯珺其实也并没有对生气,他完全只是想把这只小狐狸留在自己的身边,看看他还会做出多么啼笑皆非的事情,可谁知道,就留出了后面的那么多事情。


手机被扔进他自己的怀里,李希侃连忙看了一眼里面的照片,果然一张都不剩了,不由得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这怎么办啊,他大半个月的饭钱呢。


“我的照片就够你半个月的饭钱?是你吃太贵了,还是我的照片太廉价啊?”毕雯珺真的觉得李希侃简直是他见过最极品的人,哪有这样的人啊,又可爱又那么让人讨厌。


李希侃瞅着毕雯珺也不说话,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像是在诉说着他的什么罪行似的,最后毕雯珺实在忍不住了,才开了尊口:“这样吧,你每天和我一起吃饭行了吧,免得你说我让你连饭都吃不起了。”


“耶!”李希侃高兴地跳了跳,那感觉说是像中了彩票也不为过了。


毕雯珺觉得自己大概不是收了一个小跟班,而是养了一个活祖宗。



03.


李希侃融入一个新团体的时间很快,他几乎是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跟毕雯珺的朋友们混的很熟了,有的时候范丞丞几个人周末放假偷跑出去上网的时候也会顺道叫上李希侃,最后他们都会在快要上晚自习之前被毕雯珺一个一个从网吧里揪出来,哦,除了李希侃。


毕雯珺或许从来没有注意过一点,他对李希侃永远是特别的,他或许会气冲冲地把Justin和范丞丞以及李权哲从网吧里提溜出来,可是面对李希侃他永远会最后耐心:“李希侃,你下次不要跟丞丞他们去网吧了,你好好学习好吧,还有我毕业以后你也不要偷偷跑去。”


李希侃每次都会对毕雯珺言听计从,但是一般实效性不长,大概在一个星期以后的相同位置,他同样会找到一个窝在角落偷偷玩儿游戏的小狐狸,被抓住后,这只狐狸依然会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你。


“你不要对我卖萌了,这是没用的,再有下次你的午饭就没有了。”当毕雯珺再次看到李希侃露出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时,终于忍不住说,如果忽略他脸上的红晕,或许会更有说服力。


“唉?我哪有卖萌啊?我明明是个酷盖好吗?”李希侃特别不服气地想拍一下毕雯珺的脑袋,谁知道他比毕雯珺矮了好多,根本打不到,气得他直接扭头不理人了。


“这样好了吧?”毕雯珺低下头顺便把李希侃的手放到自己的脑袋上,感受到这人的爪子不安分地在自己的头发上挠了几把,他僵硬了一下,也是忍下来了,毕雯珺觉得他这辈子都没那么宠过一个人了。


一边的范丞丞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毕雯珺也这么温柔了,竟然能纵容一个人到这样的程度,不可思议,这人不会真的喜欢上人家小学弟了吧?


把李希侃送回自己班上,毕雯珺他们慢悠悠地往自己班上走,他们几个都是班上的优等生,班主任对于他们的一些小动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即使晚自习迟一点儿到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哥,你真喜欢上李希侃了啊?”


“啊?大概吧,现在还不知道啊,过段时间再说,我也不确定,只是想要一直宠他而已。”看别人宠他的话,心里大概会很不舒服吧,他希望李希侃只被他一个人宠着,这样的独占欲能够叫做喜欢吗?



04.


李希侃最近很苦恼,因为要准备高考的原因,毕雯珺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了,每天都只能蔫了吧唧地跟在罗正旁边,连吃饭都吃得不是滋味儿。


“宝宝,希侃,你怎么不吃饭啊?等会儿下午有有体育课的,到时候低血糖咋办?”


“没事儿啦,我没胃口,”李希侃趴在桌子上,用筷子一点一点地挑着餐盘里的饭,“毕学长不在的第七天,想他。”


“不是吧?你…”


“正正啊,你知道的话就不要告诉别人哦,要保守这个秘密。”


“但是宝宝,他都要毕业了,你们这样怎么行啊,而且大学肯定什么样的美人都有,指不定哪天他就不喜欢你了。”


“你在说什么?我是喜欢他,但是他不喜欢我啊,不然干嘛每次见我都没什么表情啊?”李希侃有些郁闷,他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了,以前初中的时候他也是有男孩子喜欢的,可是到毕雯珺这里怎么就不管用了呢?


“什么鬼?毕学长不是见谁都是一样的表情吗?”罗正觉得李希侃怕不是对毕雯珺这个人有什么误解,不然会说出来那个男人有表情这样的话?


李希侃给了罗正一个白眼,转身端着自己的餐盘去倒,那可是满满一盘子的菜啊,旁人看了都觉得肉疼,不过李希侃这盘菜最后还是没有倒掉,因为他碰到了毕雯珺,毕雯珺总是有办法治他。


他只是皱了皱眉毛,李希侃都能想到他在想什么,大概就是自己才没在几天就不好好吃饭,诸如此类,事实上他想的也的确没错,毕雯珺回头就看到端着盘子过来的罗正,也不问李希侃,就直接问罗正:“最近他有好好吃饭吗?”


“唉,正准备给你报备呢,这孩子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这下午还有体育课,不好好吃饭怎么行呢!”


李希侃一直瞪着罗正,可这人完全没发现他的眼神示意,直到毕雯珺黑着脸打断了罗正的话,皱着眉面向他说:“不好好吃饭?下午还有体育课?你是想晕倒以后让我担心吗?我已经高三了,有的时候照顾不了你,你就不能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吗?”


三四个问句把李希侃都砸晕了,他有点儿不明白毕雯珺的意思,可对方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他怕自己多想,也就没有多问那一句,只能在毕雯珺的注视下把餐盘里的东西吃完了,最后还被毕雯珺赏了一记摸头杀。


之后又大概有一两个星期他们没有见面,不过这只是毕雯珺单方面认为的,他不知道李希侃来找过他一次,但是正好看到了一个女生扑到他怀里,人和人之间总是有那么多狗血又相似的误会,如果不是亲眼见证,李希侃大概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女生分明是看准时候才扑上去的,不过李希侃倒是不明白,自己就是单相思一个怎么也能被人针对呢?


女生还真是神奇的生物啊。


然后李希侃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开始主动地躲着毕雯珺,虽然喜欢,但是李希侃是个胆小又惜命的人,他可不想成为女性的公敌。


当毕雯珺在第三次找李希侃未果之后,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小狐狸在躲他,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这个紧迫的时间段让毕雯珺注定没有什么时间去找李希侃讨论一下某些重要的问题。


直到高考之前他才终于抓到了李希侃一次,虽然这只狡猾的小狐狸依然想要趁机跑掉。


“在躲我?”


“没有啊,我怎么敢啊?”


“我觉得你胆子挺大的啊,说说看,为什么?”


“唉,和你靠太近了,都快成女生公敌了,我还想安全活到毕业呢。”李希侃这句话说的是真的,这学校里其实完全没有老师们想象中那么平静,因为这种幼稚的事情打架也是常有的事,偏偏李希侃不喜欢这样子,他不理事惯了,看到这种事都是条件反射地避开的。


“噗…你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现在知道怂了?”


“早知道怂了,这不都没缠着你了嘛。”李希侃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想他和毕雯珺到底算什么,说是兄弟又好像自己对于毕雯珺而言是特别的,说是相互喜欢好像也不是那样的,至少毕雯珺没有亲口承认过,所以他也不会自作多情地往上凑。


“李希侃,等我通知书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哦,好吧,那到时候再说吧,毕学长你高考要加油!”


“嗯,我会的。”


那一天毕雯珺是心满意足地回教室的,而李希侃回教室的时候满脸通红,罗正问他好几次怎么了,结果被这人红着脸打了好几下才终于get到了什么,不说了,这碗狗粮喂的妙啊。


那个轻吻成了毕雯珺高中最后一年最美的记忆,那样子的李希侃他希望只有自己能看到,这样的独占欲,怎么可能不是爱呢?



05.


毕雯珺得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就跑到李希侃家楼下,拿着手机给他的小狐狸打了个电话。


“喂,李希侃,你在家吗?”


“我在啊,什么事儿啊?我还有一年毕业呢,你别耽误我,我成绩不好。”李希侃说话的时候有些委屈,毕雯珺甚至可以想象他的小狐狸是怎样嘟着嘴在说话的。


“唉,我知道,你下楼来,我就在你家楼下。”


李希侃闻言立马跑到窗边,拉开窗帘就看到站在树下的毕雯珺,他惊讶地对着电话道:“你傻啊,跑来干嘛?你等着,我马上下去!”


“你慢点儿,我等着你呢。”


毕雯珺看到李希侃房间灯关了,然后是一声“咣当”的声音,楼梯间的灯也亮了,他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一蹦一跳地从楼上下来,那双眼睛里面像是装满了星星,他望着自己的时候,像是望进了一片星河。


李希侃几乎是扑到毕雯珺身上的,毕雯珺也如意料之中地接住了他,说实话他早就想这么做一次了,毕竟毕雯珺身上总是香香的,特别好闻。


“你下次能不能别这么马马虎虎的,要是我没接到你怎么办?”


“你连我都接不住的话,还怎么当我男朋友?”


“你又知道了,”毕雯珺弹了一下李希侃的脑门儿,满眼的宠溺,“好吧,这次算你猜对了,李希侃,你愿意做我一个人的小狐狸吗?”


“嗯,好啊,不过你考得学校我估计考不上啊,我不想异地恋的。”


“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免费给你补习,要不要?”


“当然要!”


“那我有什么奖励吗?”


李希侃思来想去也没主意,只好红着脸踮起脚吻了毕雯珺的唇,接着就被毕雯珺按着加深了这个吻,他不禁气愤地想,以后他一定要比毕雯珺长得高!


实际上他再次被打脸了,因为不管怎么样,他都比毕雯珺矮了一厘米,这大概就是从身高上面决定的gongshou吧。



06.


毕雯珺在十八岁那年遇到了十七岁的李希侃,然后从此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辈子都是为了他的欢笑而欢笑,为了他的悲伤而悲伤。


有的人就是这样,一遇上,就让你的整颗心都稀巴烂。


———END———


评论(6)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