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若安阳——杂食者

你喜欢田野而我愚笨,只能荒地植草十年,换一时春生。

专注于叶蓝、方王、刘卢、郑徐~

林方和双鬼并不经常写~不过也会努力为他们产粮的!!

追星老阿姨,偶尔会出现偶练cp,不喜可取关或者屏蔽

有想要勾搭的朋友可以随意加企鹅:879719344,本人话废,就很尬

比个心❤

【2017年全国卷三/高乔】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一发完)

悄咪咪转一发回主博!给大家比个心❤

疏篱:

#第一次写高乔还是有点虚的,反正是一个双向暗恋最后修成正果的故事#


#觉得自己绝对是零分作文的模板,完全没有沾到边边,只希望你们看的开心吧#


#给大家都比个心#


——————————————————————————————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我的高考


by    安阳




01.


乔一帆晕倒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高英杰正在教室里做物理试卷,握着水性笔的手一抖,试卷上就印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墨团,连带着做题的思路都被打断了,明明桌子上还堆着一大堆没做完的试卷,可这个时候高英杰偏偏一个字也读不下去。




乔一帆是从高英杰他们班上出去的,他们班是标配的理科班,班主任王杰希更是物理特级教师,做题的方法多变,思维也很活跃。高一入学的时候,乔一帆的成绩其实还不错,只是物理稍微偏差,可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努力地乔一帆物理成绩越来越差,差到能够拖他总成绩的后腿,班主任不得不找他谈了一次话,那次谈话之后,高英杰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变了。




在理科1班,跟乔一帆交好的人只有高英杰,只有高英杰会在他无数次问同一道物理题的时候,才不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而其他人,乔一帆问过一次就不愿意再去麻烦别人第二次了。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学理科,可他就是傻乎乎得,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可乔一帆是个对任何东西都很敏感的人,某一天,他偶然不小心听到有女生对高英杰表白,心里只是轻轻地刺痛了一下,他便知道自己一直坚持着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的原因是什么。




大概是因为喜欢吧,他和别人又有了什么不同的地方,除了成绩不好,甚至还喜欢上了同性,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秘密,直到班主任王杰希找他谈了一次话。




“一帆,你喜欢英杰吧。”乔一帆始终记得王杰希如此直截了当地问他,他无比庆幸地想,幸好那时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不然他应该要怎么办呢?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王杰希的话,也不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从哪里表现出来了这种想法,他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完了,一切都完了。




“老师并不想干涉你们的私人感情,但是为了你的未来和我的升学率,我还是要跟你建议,你的成绩更适合去文科班,你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私人感情,而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任。”




那次谈话之后,乔一帆从一开始的错愕,到后来的醍醐灌顶,他想,或许本来自己就想错了。一直以为喜欢他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可从没想过自己和那个人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为什么不能够因为喜欢他,所以让自己越来越好呢?




他喜欢高英杰,所以想要成为能够和他并肩的存在,想要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告诉他,我喜欢你,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从那一天起,乔一帆渐渐地不再在物理上浪费时间了,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语数外和政史地上,他清楚地规划着自己的未来,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呆不久了,他想,我可以变得更好。




高英杰也乐得看到乔一帆这个轻松的样子,曾经乔一帆努力学习着一窍不通的物理的样子,太让人心疼了,可却冥冥之中觉得乔一帆隐瞒可自己什么重要的东西。




02.




生活还是照样地继续过,只是乔一帆却似乎比之前还要活泼一些了,说起来以前乔一帆上课从来不说话,即使高英杰有心想跟他闲聊两句,这人也会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英杰,现在正上课呢,我们下课再聊。”可现在,越到期末,这人却越发猖狂了,就连上班主任的课也敢公然传递小纸条。




乔一帆用笔尖戳了戳高英杰,轻微地刺痛感让高英杰不得不分心过来看他到底写了什么,好在物理课对他而言还算比较简单,所以开开小差应该也是可以的,只是一帆这样,真的好吗?




他接过乔一帆的纸条,展开就看到一排清秀的字迹:【英杰,你分班的时候还会留在这里吗?】




高英杰不明所以地望了一眼乔一帆,只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不留在这儿,他当初进这个班就是为了最后分班的时候选理科啊,而且王老师也是个很负责的班主任,他可舍不得换别人,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有乔一帆啊。




【当然了,一帆不是也在这儿吗?】高英杰没有犹豫地写下了这句话,乔一帆看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眼底埋藏着深深的苦涩,可是他就要不在这里了,呆在理科班,他永远都不会有成功的那一天的。




【嘿嘿,英杰,一会儿中午我们吃什么?】




【土豆烧排骨?】




【可以是可以,就是不知道抢得到吗?】




【没事儿,老规矩,我去排队,你到时候直接过来就行。】




【嗯嗯,好。】




……




他们同桌两个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最后是怎么停下来的呢?乔一帆现在都能记得那个时候的场景,他还在那里傻笑,手里的纸条就被收走了,他错愕地抬起头,就看到王杰希一句话也不说地盯着自己,心里有些发毛,可奇迹般的却并不害怕,或许是知道下学期他已经不可能再是自己的班主任了,所以有些猖狂。




“乔一帆,高英杰,你们在我的课上聊得很开心啊,全都跟我到后面站着。”王杰希其实很少让人到后面站着听课的,他这样做的原因,也只是因为这两只太猖狂了,自己都已经暗示了好几次了,不但视而不见,而且还更变本加厉了。




被班主任同时点名批评的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里竟然都看出了一丝笑意,这还真是稀奇的经历,他们俩以前都没有过的,能和英杰(一帆)一起被罚站好像也挺不赖的。




“因为你我被罚站了,今天的午饭该你请我吃。”高英杰戳了戳乔一帆,侧头小声在他耳边说。




“好吧,我请你吃就我请你吃。”乔一帆笑了笑,算是同意了,说不定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高英杰在理科1班的人缘很好,比乔一帆这种边缘人物好得多,一下课许多人就过来想要安慰被乔一帆连累罚站的高英杰,可都被高英杰赶走了。其实以前乔一帆确实很在意别人对他的想法,可是现在他却莫名不在意了,反正也不会再相遇了,也不是什么多熟悉的人,他唯一有一些舍不得的人,是高英杰,可他却偏偏不想让他知道。




03.




乔一帆选了文科这件事,只有班主任王杰希一个人知道,算上他新班主任叶修应该有两个。他从来没有跟高英杰说过自己不会选择理科这件事,等到新学期高英杰满心欢喜地想到可以再次见到乔一帆的时候,却被人告知,乔一帆去了文科1班。




那种感觉就像是晴天霹雳,一阵一阵地,就把高英杰给劈醒了。




他觉得上学期期末,乔一帆所有反常的表现似乎都有了合理的原因,因为他就要离开了,所以他才什么都不怕;因为他就要选择文科,所以听政史地的课永远比听理化生认真…乔一帆是如此清醒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明白地其实是他自己。




脾气一向很好的高英杰也感觉到了出离的愤怒,他觉得乔一帆根本没把他当成朋友,虽然他也并不想和乔一帆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但是有的话他还来不及说,这个人就已经离他那么远了。




分班以后,高英杰第一次遇到乔一帆,就很幼稚地没给他打招呼,乔一帆准备脱口而出的一声“英杰”,也因为高英杰那有些冷淡的神情而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他知道自己一声不响地选择文科可能会让高英杰有些生气,却不想,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样的表情和曾经理科1班的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帆,是看到熟人了吗?”站在一边的安文逸抬了抬眼镜,敏锐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可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儿。




“不,没什么,我认错人了而已。”乔一帆默默地欺骗着自己,那个人怎么会是高英杰呢?高英杰也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吗?




再后来再和高英杰相遇的时候,即使高英杰有过想要打招呼的念头,可乔一帆都那样跟旁边的人有说有笑地和他插肩而过了。乔一帆觉得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大概是高英杰的一个暗示,他不愿意跟他打招呼,那么他就会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模样。




而次数一多起来,高英杰也觉得,乔一帆大概是在文科班交到了更好的朋友,已经不需要他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直误会着,一直互相僵持着,谁都不肯先低头,直到今天这件事发生才让他们的关系有了一点儿回暖的余地。




04.




听到乔一帆晕倒的消息,高英杰就开始坐立不安了,以前他和乔一帆是一个寝室的,也曾经见识过乔一帆猛地一下子就晕下去那种可怕的模样,心里不由地紧张了一下。




“我听说文科1班的班主任都让他今天不要带病上课了。”




“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




“我咋知道?我就只知道现在他在医务室躺着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来。”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高英杰的心情很烦躁,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跟乔一帆说过话了,他们之前似乎隔得越来越远,说起来这是不应该的,可是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那次任性的样子让乔一帆产生了什么误会,才导致了他们现在这样有些尴尬的境地。




高英杰整节化学课都是坐立难安的模样,就连化学老师也看出来了什么,下课就单独找他谈了话,高英杰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乔一帆病了,他在这里瞎紧张惹的祸,只能跟化学老师说了谎,说是昨晚没有睡好,结果又听了化学老师苦口婆心的一阵劝,原本打算下课期间去看一眼乔一帆的想法又落空了。




只能上午放学以后再去了,高英杰这样想着,只好冷静了一下,准备上下一节物理课。




而在医务室躺着的乔一帆正在经历着来自自家班主任的热心“盘问”,对于自己学生在高考前一个月突然在早自习上晕倒这件事,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他清楚的知道乔一帆是一个多么努力的学生,他的好成绩并不是天生的,他或许是有一些学习文科的天赋,可那些成绩可是真刀真枪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可这次这小子似乎努力过头了。




“说说看吧,这次为什么又犯低血糖晕过去?”




“昨天政治有些东西没搞清楚,熬了夜,今早起晚了,怕迟到没吃早饭就跑到教室去上早自习,结果上到一半就晕了。”乔一帆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他是真的没想到他的低血糖会发作,其实他已经很久都没这样过了,上一次低血糖晕倒还是高一那会儿,好像把英杰给吓坏了。




“如果我们班颁个拼命三郎的称号,我绝对给你提个名,”叶修叹了口气,他觉得他们一班的孩子没哪个是特别省心的,“快要到高考了,身体最重要,别到最后身体垮了,得不偿失。”




叶修已经带过好几届高三了,在最后关头身体出问题的人数不胜数,其中也不乏有一些成绩很好的学生,所以叶修才希望他的学生可以合理安排和运用好时间,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




“好了,我等会儿还有课,今天我帮你请一天的假,你好好休息,明天再继续备战吧。”




“嗯,麻烦叶老师了。”乔一帆窝在被子里,朝叶修点了点头,他现在有些困了,感觉闭上眼就能睡着,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叶修离开没多久,乔一帆就睡着了,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他做了一个算得上美满的梦。




梦里有他,有高英杰,还有三年来的得偿所愿。




05.




高英杰到医务室的时候,乔一帆还在睡,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乔一帆,他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心疼。和上一次的样子一模一样,都是这样苍白无力地躺在那里。




以前因为知道了乔一帆有低血糖,高英杰习惯性地会塞几个糖在口袋里,随时准备给乔一帆一颗,后来乔一帆离开了理科班,他也养成了习惯,改都改不掉。只是恐怕不会有人相信,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本来就爱吃糖他的口袋里才总是装着糖,而是因为有一个人需要,所以他才总是装着,即使后来某个人不在他身边了,这个习惯却依旧保持着。




随手拉了一条凳子坐在乔一帆身边,看着乔一帆的睫毛微微颤抖,他知道他快要醒了。




乔一帆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他身边的高英杰,像是见了鬼似的,可能他自己也没想到高英杰会知道自己晕倒这个消息吧。




病房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他们两个人望着对方,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似乎沉默就是给对方最好的回答似的,最后还是乔一帆先开了头:“英杰,你不生气了吧?”




“我有生过气吗?”高英杰表示自己委屈,他什么时候生过乔一帆的气了?他那个时候只是有点儿幼稚而已,谁想到让乔一帆误会了那么久。




“没有吗?原来是我自己理解错了?”乔一帆无辜地向高英杰眨了眨眼睛,高英杰差点儿没崩住自己高岭之花的人设。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一帆,你是不是又熬夜学习了?”话题突然一下变得正经,乔一帆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却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结果收获了高英杰式训话一筐,可乔一帆非但没觉得不耐烦,反而觉得特别开心,毕竟英杰的教育就是关心吧。




“嗯,以后每天我会去叫你一起吃饭的,不许提前跑掉,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英杰,”乔一帆笑了笑,最后忍不住提醒了高英杰一句,“快上课了,英杰还不去吗?我记得王老师他不太喜欢学生上课迟到哦。”




“唉?!我竟然忘了,那下午记得等我去吃饭!”高英杰一边向门外跑,一边叮嘱道,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神神秘秘地回过头对乔一帆说,“一帆,高考最后一天留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乔一帆也是微微一愣,好像有点儿知道高英杰想要说的是什么,突然他也鼓起勇气,朝着高英杰的背影喊了一声:“英杰,高考结束以后,我也有话想对你说!”接着乔一帆看到高英杰用肉眼可见的姿势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下去,然后很快稳住了身形,是太过于激动了吗?




他们似乎都是还没有开口,就清楚的知道对方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后来的一个月,文科1班门口总是会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高英杰每天雷打不动地叫乔一帆一起去吃饭,为了让他能够安心有效率地备考,他甚至窜通了乔一帆的室友,让他们帮他监督乔一帆,每晚必须早些休息,代价是请他们吃一顿豪华大餐,然后那个月末,高英杰望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钱包,欲哭无泪。




高英杰就想问,谁家追媳妇儿这么到位的,连媳妇儿的学习、生活全包了,认定了的,怎么样都肯定跑不了。




他们俩的英雄事迹连校领导都惊动了,连连夸赞他们两个是好朋友之间的模范,这样相互鼓励相互学习的精神是值得大家学习的。然而他们的班主任,王杰希和叶修,只是笑笑不说话,深藏功与名,思想这么单纯,还是你们太天真。




06.




高考听起来那么可怕,可实际上来的时候,也不过是两天的时间。




对于像开了挂的高英杰和乔一帆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自信满满地进入考场,又自信满满地离开考场。最后一堂英语考试结束以后,乔一帆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着急着离开,他只是站在对面那栋理科考场的楼下,静静地等待着高英杰出来。




大概两分钟以后,高英杰和以前班上的同学一同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树下穿着白衬衣的少年,抱歉地朝着朋友们笑了笑,便扔下了他们朝乔一帆跑过去。




“你不跟他们一起回去吗?”乔一帆指了指高英杰身后的那群好基友,有好几个他也认识,是以前理科1班的男生。




“不了,不是说了我有话跟你说吗?”高英杰对他摆了摆手,那些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应该是期待我要讲什么话吗?喜欢的人关注点总是不对应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真巧,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乔一帆笑意盈盈地看着高英杰,他总觉得他们会说出同一句话。




“那就一起说吧。”




“好。”




接着他们都听到彼此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了许久:“我喜欢你,高英杰(乔一帆),我们在一起吧。”




那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终于在这一刻说了出来,乔一帆涨红了脸,不禁想,果然说的话是一样的啊。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喜欢你,所以想要陪你度过剩下的漫长岁月,只愿你余生有我,都不孤独。




——END——



评论

热度(95)